2016年01月11日

天哪!巴菲特什么都知道

  研究巴菲特的書汗牛充棟,通常都是從股票投資的角度入手。不過也有例外,比如投資經理人詹姆斯·奧洛克林這本的《沃倫·巴菲特傳》,就從獨特的視角展示了一個資本管理者,民眾領導者的巴菲特。尤其是在揭示巴菲特模式的過程中,對強制性力量和能力范圍的研究,發人深省。

  巴菲特模式

出人意料的是,奧洛克林說所謂巴菲特的模式本應是一種失敗的模式。我們要問的問題是:“他是如何把這么一種本該失敗的模式轉變為成功的模式的?”

物理學法則表明,大黃蜂根本無法飛起來,因為它的翅膀表面積太小而且扇動速度過快,無法產生足夠大的推力從而產生所需的升力。伯克希爾公司也一樣,它應該長期業績不佳,因為經驗表明:保險業只是理論上有吸引力,高度多元化的公司效率極其低下,用并購把一大堆沒有任何共同之處的公司拼湊在一起簡直是瘋了,把公司全部現金用來再投資是危險之舉,讓經理們各自為戰也是很危險的,在公司目標回報很高時持有現金和其他低回報率資產只是一種固定載荷。但是像大黃蜂一樣,伯克希爾不僅飛起來了,而且表現得那么不俗。

奧洛克林富有說服力地解開了這個謎團。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巴菲特懂得,當人們應該遵守的行為規范靠內心養成而非自上而下制定時,那么人員管理便升華為個人動機。”巴菲特發現,只有大膽放手,才能實現管理上的控制,使他的經理人像所有者一樣行事,從而實現了老子式的管理———無為而治。

另一方面,巴菲特認為自己是資本市場中的一部分,他的工作就是分配資源,使其能最有效地運用。他希望最大限度地發揮客觀性,將主觀性減少到最低限度。通過把管理資本的領域落實到重要的和可知的方面,形成自己的“能力范圍”,從而具備了客觀性,大大提高了確定性和決策成功率,形成了一套有效的資本分配模式。

強制性力量

巴菲特第一次遭遇強制性力量是1961年收購登普斯特·米爾斯制造公司,他發現彌合所有權和管理權的差距、使自己的利益和管理人的利益相結合并非易事,兩年后他選擇離開———拋售他的股份。巴菲特此時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錯誤———收購了另一家“雪茄煙蒂”企業伯克希爾,因為對紡織業作出了承諾這種先入為主的結論使他落入陷阱,為紡織業的經營活動所累長達20年之久。

后來,在查理·芒格思維模式的影響下,“通過對自己錯誤的分析,并將這些錯誤與管理伯克希爾公司·哈撒韋公司時所遇到的挑戰聯系在一起”,巴菲特的認識產生了飛躍:無法回避的強制性力量在機構中是普遍存在的;當它發揮作用時,理性往往退避三舍;戰略性規劃是強制性力量的根源,因此管理者被剝奪或喪失了他們作為資金調撥者的洞察力。巴菲特用以下的例子來說明強制性力量的作用:(1)正如同牛頓第一定律所描述的那樣,一種制度總是會抵制其在目前方向中出現的任何變化;(2)正如工作可充填可利用的時間一樣,公司的規劃和所得將會具體表現為吸納額外資金;(3)任何渴望在商業上成功的領導者,無論多么愚蠢,都會很快獲得由他的屬下所做出的詳細的回報率和經營策略研究的支持;(4)競爭對手的行為,都會被人愚蠢地模仿。

徹底搞清楚強制性力量后,巴菲特努力把伯克希爾改造成一家強制性力量無立足之地的公司,通過拒絕將戰略性規劃作為一種領導手段,確保用資本利潤率目標來支配自己的行動和激勵約束那些擔任重要職務的雇員,即采取“資金調撥”的方式來抵制和化解強制性力量;同時建立“像所有者那樣行事”的企業文化來實現領導,給經理人充分的自由,使他們形成內在的動力,并且帶給巴菲特最大的服從和回報。

  能力范圍
 
巴菲特投資成功與失敗的比率是99:1。如此高的成功率背后,“能力范圍”概念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巴菲特所謂的“能力范圍”,是指“重要的和可知的事情”,巴菲特形象地把它比喻為棒球的“擊球區”。

巴菲特的能力范圍使他產生一種控制感,這是人類面臨不確定情況時都渴望得到的。控制感可以產生安全感,而且巴菲特的股東也是他的伙伴,加上安全邊際的保護、伯克希爾基本上沒有什么債務,所有可以想見的后果都是良性的,這就提供了安全感的第二重保證,促進了巴菲特在“擊球區”保持情緒平衡,能夠客觀地評價提供給他的機會,消除不確定性,極大地提高了擊球的命中率,使得他在資本管理方面高于平均水平并且長盛不衰。

奧洛克林認為,巴菲特在能力范圍的基礎上開發了一種“三步走”的精神模式:第一,確定他知道什么,其辦法是鑒別真理、真理之后的動因和它們之間的相互聯系;第二,保證他知道什么,其辦法是來一次逆向思維,以證明他以前的結論有誤;第三,檢查他所知道的,從他所做出決定的后果當中挑出反饋。

第二步通常是大家所忽視的,而這一步對保證認識的客觀性和正確性十分重要。牛根生曾說過他的養母對她的教育有一條對他影響甚大:“要知道,打顛倒;打顛倒,什么都知道。”“打顛倒”不就是逆向思維和換位思考的過程么?

奧洛克林一位好友讀完本書書稿后感嘆道:“天哪,巴菲特什么都知道!”

巴菲特擁有這樣的成功模式,并非因為是天才,而是因為他經歷了作者所謂的“認識爆炸”,經過了不懈的學習、不倦的思索和勇敢堅定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