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外匯高手之蘭迪·麥克

蘭迪·麥克在華爾街鮮為人知,但他20年來在外匯期貨幣場的戰績卻很少有人能匹敵。他以2000美元起家,第二年就賺到7萬,以后每年的利潤部超過頭一年。80年代麥克年收益均在100萬美元以上。麥克除了自己賺錢外還代家人、朋友做外匯,最早的兩個帳戶,1982午從1萬美元做起,10年后已超過百萬。

大學二年級,麥克迷上橋牌,白天黑夜地玩牌,結果6門功課不及格。麥克掇學從軍,被送往越南戰場。在那里,麥克經受了嚴格的紀律訓練,并學會了生存保護。他 同時還成為和平主義者。1970年回國后,麥克繼續求學,他哥哥為他在芝加哥交易所找到一份臨時工,他開始接觸期貨。麥克本來是要當心理學家的,但臨畢業前正趕上芝加哥交易所新開一個交易所,從事外匯期貨交易業務。當時芝加哥交易所的一個席位值10萬美元,但為吸引投資者,外匯交易斤的席位只賣1萬美元,并且免費贈送每個現有交易所會員一個席位。麥克的哥哥把他的免費席位轉送給了弟弟,還借給他5000美元。麥克將3000美元存進銀行作生活費,另外2000美元拿來做外匯期貨。當時麥克對外匯的知識非常有限,看到別人買馬克,他就跟著去買瑞士法郎,沒事時就下棋玩,就這樣第一年居然賺了7萬美元。

麥克1976年邁出了一大步。當年英國政府擔心英鎊升值增加,進口過多 ,因而宣布不允許英鎊漲到1.72美元之上。當時英鎊本來在1.6美元之間徘徊,在聽到消息后卻出人意料地一下子猛漲到1.72美元。以后每到這個點都反彈,但越彈越少。大部分人都在盤算,英國政府不讓英鎊超過1.72美元,所以在這一點做空頭應該是沒有風險的。麥克卻另有打算:既然英國政府態度如何明確都壓不住英鎊的漲勢,那么說明內在需求很旺,市場實際上是漲停板。這可能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在此之前,麥克最多只做三、四十張單,這一次卻一下子進了兩百張買單。盡管心里很自信,似他也怕得要死,因為這么多單子稍一反走就會完蛋。麥克連著幾天夜不安寢,早上5點鐘起床向銀行詢問報價。一天早上,他聽到銀行報價:英鎊1.7250美元。他以為對方報錯了,等再一次核實后欣喜若狂。他不光自己又買了些英鎊合約,還鼓動親友一起去買,然后舒舒服服地看著英鎊漲到1.90美元。三個月后他平單出場,順手在1.90又拋了幾百張合約,結果也賺了錢。這一次交易麥克凈賺130萬美元。

麥克另一次得意之作是80伴代初拋空加拿大元,從85美分一路拋到67美分,前后達5年之久,進單量1500張,贏利數百萬美元。這幾年期間,加拿大政府雖然多次干預支撐加元,但總是半心半意,直到有一天加拿大總理馬爾羅尼氣憤地說:我們不能任憑芝加哥的投機商決定我們的幣值。市場自此逆轉,麥克也及時出場。

麥克也有走麥城的時候。1978年11月卡特宣布挽救美元計劃時,麥克正好手頭有大量外幣買單。但頭兩天他從市場的力道看出漲勢在衰退,所以平掉了所有馬克買單,只剩下英鎊。得知消息后第2天 ,一開市外幣就大跌,期貨很快便到跌停板。麥克趕緊到現貨市場平單,虧損1800點,損失150萬美元。另外還有一次更大的損失也是做加元。80年代末加元一路上揚,麥克追勢進單,一共吃進2500張買單,本來是賺了200萬美元。時值加拿大大選,在一次辯論會上,本來遙遙領先的現任總理吃了大虧,民意測驗突然大跌16點,結果加元大幅下跌,等麥克受不了壓力砍單出場時整整賠了700萬美元。

麥克分析市場有獨到的見解。一方面他是技術分析派,相信最好的賺錢方法就是跟勢,特別是中間那一段。另一方面他又認為基本分析非常管用,是戰略決策的基礎。他認為一個勢頭的開端很難做,因為你對勢的方問沒有把握。結尾也很難做,因為許多人開始獲利回吐,市場來回波動很大。他認為中間這一段最好抓,兜底和找頂都是徒勞。對于基本分析,麥克不迷信經濟理論,他主要靠觀察市場對各種消息的反應來判斷市場走向。比如壞消息出來不跌反漲,說明市場內在因素非常看好。

麥克覺得市場本身也在變化。70年代的市場比較好做,破關跟進百試不爽 ,每一波漲或跌也比較明顯,中間周折比較少。麥克認為這跟當時大眾投資者較多有關。如今的市場是越來越專業化,假破關現象越來越多,狂熱過度的現象比從前少,所以賺錢難度加大了。過去只要方向判斷對了,具體怎樣做單無關緊要。如今市場復雜得多 ,方向看對了,進單出單時機不對也賺不了錢。麥克認為過去判斷只占9成,執行只占1成,如今判斷只占2成半,執行占7成半。


麥克雖然20年來保持不敗,但風險控制意識仍很強。他認為如果發覺市場對你不利,一定要趕緊砍單出場,不管損失有多大。為了保全性命,哪管受傷多重!麥克給同行的忠告是:千萬不要讓賠單失控。要確保即使自己連續錯二三十次也要保留一部分本錢。他進單一次承擔風險一般為帳戶的5-10%,如果輸了,下一次便只承擔4%的風險,再輸的話便減到2%。麥克做單不順時可以從3000張單遞減到10張單,等順手時再恢復做單量。

麥克認為,成功的交易員可以有不同的性格,斷有一點卻是共有的:他們都找到了適合自己性格的做單策略。他哥哥天性沉穩,從不愿承擔過多的風險,所以多年來專做套期交易,成績也不錯。他自己一方面喜歡冒險,他將這方面的勇氣用來進單,另一方面由于傳統保守的家庭教育又非常謹慎,他將此用在風險控制上。有些人違背自己 的個性,采取與己不符的交易策略。比如有的人擅長系統交易,但做單時卻任意否決自 己的交易系統提供的建議。還有些人傾問于做長線,但由于耐心不夠或者覺得不進場不舒服,結果老是走短線。有的人本來很適合做現場交易員卻偏要去當一個平庸的投資經理。有的人花了很大精力研究出一些可行的低風險套市交易策略,最后卻決定做高風險的戰略性交易。總之,揚長避短在麥克看來是制勝的要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