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全球金融界的壞孩子: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

全球金融界的壞孩子

因對沖基金成名,90年代初,狙擊英鎊一天獲利10億美元,成為傳奇人物。一個人倚仗自己的資金來對付整個國家及其貨幣營運,并獲得了成功,此人就是66歲的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這個國家是泰國,它的貨幣是銖。

成長歷程

1930年出身于匈牙利猶太律師家庭的索羅斯經歷了異常艱苦的二戰,父親賄賂官員給全家造了一批假身份證才逃過納粹制造的劫難。后來不堪蘇聯的專制統治,索羅斯逃到瑞士,并前往英國倫敦上學。在倫敦經濟學院,索羅斯用兩年修完了三年的課程。在剩下一年中,他選修了著名哲學家卡爾·波普的課。

1953年索羅斯從倫敦經濟學院碩士畢業,進入倫敦金融機構尋找工作,但在那種裙帶關系的金融圈,他根本找不到工作。索羅斯的第一個工作是做一個商業批發公司的業務代表,后來一家匈牙利人管理的金融公司聘用了他,不過,最終他還是被解雇了。郁郁不得志的索羅斯在同事的介紹下去了紐約。

1956年索羅斯懷揣自己掙的5000美元到了紐約。這些倫敦金融圈的紳士們萬萬沒想到的就是這位無法立足的索羅斯會在1992年成功阻擊幣值高估的英鎊,迫使著名的英格蘭銀行投降,退出歐洲匯率機制,這一役讓索羅斯賺了10億美元。

量子基金

到紐約后的索羅斯剛開始在金融圈做套利商和歐洲市場分析。這時的美國市場和歐洲市場都相對封閉,很少美國投資者會關心歐洲市場的情況。紐約期間,索羅斯結識了人生第一個重要的合作伙伴羅杰斯。

1965年兩人組建避險基金——雙鷹基金,資本額四百萬美元。

1973年改名為索羅斯基金,資本額約一千二百萬美元。

1979年,索羅斯將1973年與人合作成立的“索羅斯基金”更名為“量子基金”。羅杰斯精通分析,索羅斯善于判斷決策,他們完全拋棄了華爾街的凡夫俗見,獨辟蹊徑,很快基金規模達到1億美元。索羅斯先把基金分散成很多基金,然后發包給其他的經理人,自己變成基金監督者,但這種試驗并沒有很好的成效。

1981年,索羅斯基金第一次遭遇虧損,基金凈值下降約26%,資金贖回壓力使基金規模從4億美元降成兩億美元。隨后的1982年到1984年期間,也是死氣沉沉的歲月。

1984年,索羅斯不再將資金發包給別人,決定自己重新回到投資事業,開始組建自己的管理團隊。

1986年,量子投資公司的財富增加了42.1 %,達到15億美元。索羅斯個人從公司中獲得的收入達2億美元。由索羅斯管理的量子基金會在整個1996年的成績都相當令投資者失望,從1997年初到6月底的成績也不是十分光彩奪目,直到7月份,基金會的成績才大步躍前,將前6個月的盈利翻了一番。

1996年美國道·瓊斯工業指數上揚了22個百分點,而由喬治·索羅斯任董事會主席的量子基金會卻在低谷中徘徊不前,不去贏利倒也罷了,基金會還全年虧損了1.5個百分點。

1997年上半年,量子基金會的業績雖然增長了14個百分點,但與道瓊斯指數的20.6的百分點的增長比起來,依然沒有絲毫可以大吹大擂的資本,這就意味著,投資人投入量子基金會所獲得的回收,還比不上購買美國的藍籌股呢。

從1997年6月底到7月底的這一個月內,量子基金會的增長從14個百分點一舉上揚到27.1個百分點,幾乎使上半年的盈利培增,據稱,該基金會截止到7月底的總資產已上升到170億美元,金融風暴前的資產總值約為15O億美元。

狙擊英鎊

1992年9月,索羅斯采取了他有生以來最大的一次行動,這次行動使他一舉成為世界上最著名的投資商。他的這次著名的行動是針對英鎊的。他選擇了英國兩個很有權威的目標。一個就是曾經具有極高權威的英鎊。另一個目標是英格蘭銀行。長久以來,英格蘭銀行代表了繁榮和力量,是英國金融的堅強支柱。沒有東西能夠動搖它作為國家對付市場混亂堅強堡壘的地位。

1992年2月7日,當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簽訂時,歐洲一體化進程得到了加強。由歐洲聯盟12個成員國簽訂的馬約試圖為漸進的全面的一體化建立地區性貨幣和經濟制度。這一計劃是想在2000年前建立一個歐洲中央銀行和單一的貨幣,也試圖使歐洲朝政治一體化邁進。從1987年開始,大多數歐洲貨幣穩定在德國馬克上。例如。英鎊與馬克的匯率為1英鎊兌換2.95馬克,這使得加人貨幣匯率機制成本很高。1992年,幾個歐洲國家的貨幣。不僅有英鎊還有意大利里拉,在與法郎和馬克的掛鈞中開始貶值,由于英國經濟衰退以及認為英國不可能保持與德國馬克的高匯率。投機商們相信英國政府將被迫退出貨幣匯率機制。喬治·索羅斯認為貨幣匯率機制不可能保持協調一致。他知道,歐洲國家使投機商無機可乘的唯一途徑就是在所有國家保持同一水平的匯率。如果匯率多樣化,象他這樣的投機商就會進行投機一一一利用疲軟的貨幣進行。這就是1992年夏季所發生事情的根本所在。當貨幣市場危機爆發時,索羅斯正準備進行投機經營。索羅斯有很高的信譽,因此他能用10億美元作抵押,借出美元進而發展到100億美元的投入,這樣他在市場上雄踞一方。索羅斯與他的合伙人拋售了70億美元的英鎊,他們購進了60億美元的馬克,還少量地購進法國法郎。同時,索羅斯購入價值5億美元的英國股票,這一操作是以假定一個國家的股票經常隨著其貨幣貶值而升值為前提的。另外。索羅斯還投資于長期的德國和法國債券市場,同時,他賣空自己的德國和法國的股票。索羅斯的想法是德國的馬克升值將損害其股票,但對債券有益,因為利率將降低。他借入50億英鎊,接著他把英鎊以2.79馬克對1英鎊的比價換成了馬克。現在,他又擁有了大量堅挺的馬克。由于英鎊暴跌,他獲利達10億美金。

金融風暴

90年代中期,東南亞國家不約而同地開始了一場大躍進,加快金融自由化步伐,以求驅動經濟新一輪的快速增長。東南亞人卻忽視了這樣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即:東南亞過去幾十年推動經濟發展的主要驅動力是外延投入的增加,而非單位投入產出的增長,因而在如此局限的增長模式基礎上竟相放寬金融管制,與世界頂尖金融強手爭抗衡,無疑是隱患重重,極易被外力擊破。

進入1997年,一直風平浪靜的東南亞金融市場動蕩不寧,5月以來,外匯市場更是風雨飄搖。泰銑、菲律賓比索、馬來西亞林吉特不斷大幅貶值,印尼盾、新加坡元等國貨幣也未能逃脫這一大劫難。 1992年泰國政府一廂情愿地對外國資本敞開了金融市場大門外國銀行帶來了大量低息美元貸款,泰國金融業就此大嘗了甜頭,窩蜂似地把近30%的貸款投向了房地產業,使房地產業盲目發展,供求嚴重失衡。隨之而來的房地產市場低迷不振使得銀行呆帳、壞帳激增,許多貸款難以收回,資產質量嚴重惡化。肆意揮霍低息資本,巨額所需項目赤字極易引發金融危機。泰國正在玩火自焚,索羅斯向部下發出了信息。 1997年6月,索羅斯出兵下令套頭基金組織開始出售美國國債以籌集資金,擴大索羅斯大軍的規模,向泰銖發起了猛烈進攻。因大量拋售泰銖,泰銖繼續下滑,7月24日,泰銖兌美元降至32.5:1,再創歷史最低點。繼泰國戰役之后,索羅斯颶風很快又掃蕩到了印度尼西亞這個東南亞最大的國家。剎那間,印尼即出現了“黑色星期一, 印尼盾大幅狂泄,民眾出現了搶購美元的狂潮。自7月21日以來,印尼盾匯率開始大幅下跌,其降幅已連破歷史紀錄。而在擊破泰銖城池之后,索羅斯并不以此為滿足,他斷定泰銖大貶,其他貨幣也會隨之崩潰,因此下令繼續擴大戰果,全軍席卷整個東南亞。到目前為止,泰國銖貶值的多米諾效應已經對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緬甸以及馬來西亞的貨幣產生了巨大的沖擊。 1998年8月5日至28日,以索羅斯為首的多家巨型國際金融機構(以美資投資基金和投資銀行為主力)聯手同中國香港特區政府在匯市、股市、期貨市場斗法.1997年狙擊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的貨幣掀起亞洲金融風暴,量子基金的規模和投機活動也達到頂峰。索羅斯成為震驚世界的風云人物,1994年《華爾街日報》稱他為“全球金融界的壞孩子”,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則稱索羅斯為亞洲金融危機的縱火犯。

寶刀已老

但是從1999年以后,索羅斯就一直開始走背運。1999年歐元啟動,索羅斯看好歐元走勢,但是歐元幣值萎縮了24%,索羅斯基金損失10億美元。同時,這一年索羅斯看低網絡股,結果到1999年7月量子基金縮水20%。最后首席分析員德魯肯米勒大量購買科技股,賣空傳統經濟股,到年底盈利總算回到35%。但是2000年3月15日開始,科技股又急劇下跌,索羅斯基金出現大幅虧損。在4月份的前兩周基金就縮水20%。 2000年6月,69歲的索羅斯在接受BBC采訪時說:“我想我不久前失去了那種感覺,我就像一個老拳擊手,不應該再站在拳擊臺上。”索羅斯宣告將金盆洗手、不再于全球金融市場進行投資活動.同時他旗下的量子基金、量子新興基金將合并重組為量子慈善基金。新基金將采取較保守和低風險的投資策略,其所有投資回報都將用于慈善事業。重組的另一大改變是,老索羅斯有意讓38歲的兒子羅伯特當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