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索羅斯的炒匯得與失

  所以你對量子基金集團當時的融資水準,也盡了一些責任,但是,放空英鎊的原始構想是他提出的嗎?

  對,他和我商量過,不過是他做的決定。

  如果說沒有你的鼓勵,他絕對不會融資到量子基金當時那種程度,這樣說還算公道吧?你沒有壓迫他盡量舉債嗎?

  我建議他放手去做,沒有我,他也可能這樣做。實際上,我們用的融資并沒有這么大,因為我們只拿我們的股本去冒險,或許比股本多一些,在那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冒我們的股本好多倍的風險。

  這是你最大的成就之一,過去幾年來,你的基金在外匯的方向上,也做了若干結果并沒有那么好的錯誤判斷,在這些決策上,你擔任什么角色?

  和在英鎊上的決策完全相同,一九九四年,我們在日元上犯了錯誤,但是我們的損失程度被過度夸大了,外面傳說我們損失十億美元,這個數字不對,我們在一九九四年二月損失六億美元,可是在當年年底就補賺回來。毫無疑問的,我們在那一年的大部分時間里步調錯誤,我是這種思考過程中的一部分,因此我應該負的責任和在英鎊上完全一樣,我在判定我們在什么地方出錯這件事上,也扮演了一個角色,我們專注在逐步開展的美國和日本貿易爭執上,在同一個時間里,我們沒有體認到日元強勢有更根本的原因。

  你在紐約的時間不像過去那么多,你主要是在東歐,從事你的基金會的活動,對嗎?

  不再是這樣了,我待在東歐的時間比過去五年都少。

  你在外面時,和紐約辦公室的聯絡有多頻繁?

  電話線路夠好時,我每天和辦公室聯絡。

  你和朱肯米勒通話嗎?

  對,也和其他人談話。

  他尋求你的建議嗎?你指引他某些方向嗎?還是你們的談話大部分是問題的對答?

  他負責管理量子基金,我完全不規定他什么,四十歲的朱肯米勒在很多方面,比我在他這個年紀時高明。

  這是量子基金繼續成就斐然的原因嗎?

  只是部分原因,朱肯米勒是個很公允,心胸開闊的人,所以他能夠吸引素質高的人才來公司。量子基金的名聲也提高了,在英鎊事件之后尤其如此,我們一直能夠吸引最好的年輕人加入公司,所以我們現在擁有極有深度的經營階層,這是我們過去從來沒有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