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名家高手經驗談——保羅·都鐸·瓊斯

1987年10月,世界上大部分投資者損失慘重。同一個月,保羅·都鐸·瓊斯掌管的都鐸基金卻獲得62%的收益。

瓊斯的出色表現是一貫的,他曾經連續5年保持三位數的增長,1992年底歐洲貨幣體系發生危機,瓊斯數月內在外匯市場贏利十幾億美元。

瓊斯從做經紀人起家,1976年開始做起,第二年就賺了100多萬美元傭金。1980年瓊斯到紐約棉花交易所當現場交易員,幾年之內賺了上千萬。1984年瓊斯離開交易所,創建都鐸基金,從150萬做起。4年后投資到他的基金的每1,000美元已增值到1,700多美元。到1992年底,都鐸基金總額已增長到60億美元。如果不是瓊斯于1987年底停止接受新投資并開始分發利潤,那么60億是絕對打不住的。

瓊斯的交易生涯并非一帆風順。1979年他逞一時之勇,一次進單過多,結果連遇跌停板,等平單出場時資金損失達三分之二。他懊喪至極,對自己幾乎完全喪失信心,差一點改行。從那以后他開始學會控制風險,遵守原則。

瓊斯做單每天都是新的起點,昨天賺的成為過去,今天從零開始。每個月虧損最多不能超過10%。順手時,瓊斯可以連續十幾個月不輸錢。三位數的年增長率對他來說是司空見慣。由于風險控制得法,瓊斯的基金在分析判斷失誤的情況下仍能贏利。1992年年初,瓊斯認為美國減息已到盡頭,歐洲利息將下降,歐美利率差的縮小將扭轉美元弱勢。都鐸基金因而進場買了大量美元。剛開始還較順利,美元果然走強了幾百點。但不久美國經濟不振的消息頻傳,美元對歐洲貨幣大幅下跌,直至創歷史最低價位。瓊斯在發覺大勢不對后及時砍單出場,避免了更大的損失。他同時耐心等待時機,追回損失。年底歐洲貨幣體系發生危機,英鎊、意大利里拉等貨幣大跌,瓊斯及時進場拋售外幣,一月之內賺了數億美元。

瓊斯有一些具體的做單原則:不平均加單。一批單子進場后,市場反走說明判斷可能有問題,盲目加單平均價位雖然稍好,但如果方向錯了,新加的單只是錯上加錯。反過來講,如果你相信方向沒錯,只是價位不夠好,那就不必過于計較。瓊斯認為,哪里進單不重要,關鍵是這一天你是看漲還是看跌。新手最愛問瓊斯:你是買還是賣呀?瓊斯認為他是買還是賣不應該影響旁人對市場的判斷。新手也要獨立思考。再一個問題就是:你從哪里開始買的?瓊斯認為這也與當天是賺還是賠無關,關鍵是判斷漲與跌。

瓊斯認為,做單最重要的是防守而不是進攻。他每天都假設自己進的每一張單都是錯的,事先設好止蝕位,這樣他對最多一次會賠多少心里有數。瓊斯奉勸所有交易員不要逞強,更不能自負。要不停地懷疑你自己,懷疑你的能力,永遠不要自以為了不起。你一飄飄然就完蛋。這并不是說對自己毫無信心,信心一定要有,但適可而止。瓊斯自言他對這一行是越干越怕,因為他知道要保持成績有多難。每次大輸往往都是在連續做了些漂亮單后自我感覺良好之際。

瓊斯的做單策略與眾不同。他不愿意隨大流,很少追勢,總喜歡在轉勢之際賺錢。他自詡為最大的機會主義者。一旦他發現這種機會,便進場兜底或拋頂。錯了馬上就砍單,然后再試,往往是試了幾次以后開始賺大錢。市場上很多人認為一味找底或頂很危險,要賺錢最好抓勢的中段。瓊斯十多年來卻成功地抓住了不少頂和底。瓊斯的理論是,跟勢的人要在中段賺錢,止蝕單就得設得很遠,一旦被迫砍單,損失就很大。再說市場只有15%情況下才有勢,其他時間都是橫走。所以他比較喜歡做兩頭。

瓊斯覺得外匯市場任何人都操縱不了。一般人有種錯覺,以為華爾街大戶能控制市場價格的變化。瓊斯說,他可以進場鬧騰一、兩天,甚至一個星期,特別是如果時機正確,他進場后加加油,可能造成某種假象,但他一停買,市場價格就會掉下來,除非市場本身就很強勁。他打了個生動的比方:你可以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開一家最漂亮的夏裝店,但沒人買,你總歸要破產。

瓊斯還注意聽取同行的意見,特別是戰績較佳的同行。如果自己意見和他們一致,他就多做一點,如果有很大分歧,他就觀望。本來他看好某一種貨幣想買進,但得知某位高手在拋出時,他就耐心等待。等到有一天市場開始走平,那人說:我看該出場了,他就進場大買特買。

瓊斯在具體分析手段方面最推崇"艾略特波"理論。他認為自己的成功很大一部分應歸功于這一周期理論。艾略特波理論是憑借黃金分割法推算市場漲跌周期的一種分析方法,在股票和期貨市場廣為采用。瓊斯認為外匯市場也不例外。艾略特波理論吃透后,可以幫你找到很多低風險高收益的進單機會。

談到成功的秘訣,瓊斯認為自己的長處是超脫。任何已經發生的事都成為過去,3秒鐘之前發生的事無關緊要,關鍵是下一步怎么辦。感情上離市場要遠一點,以前的看法不對就得及時修改。思想要開放,信心要堅定。他自己雖然偏好做兩頭,找逆轉,但都鐸基金也采用了幾套跟勢的電腦交易系統,成績也很不錯。但瓊斯認為好交易員應該比電腦系統能賺錢,因為人腦能夠靈活變通,更快地適應市場的變化,以及不同市場之間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