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中線制勝:一個加元持有者的扭虧紀實

  即使是一個弱勢幣種,通過外匯交易技術的彌補,也完全可以創造出相當理想的投資回報。多倫多外匯投資者戴洪平如今對這一點深信不疑。

虧損“趕”他入匯市

戴洪平,一位加拿大華人新移民,也是一家IT技術公司的白領。他的外匯投資經歷實在相當“淺薄”,除了幾年前在國內做過一段時間、被市場打爆了兩個小賬戶之外,就幾乎是一片空白了,倒是對國內和北美的股市涉獵程度更深一些。

“這次重操舊業可以說一大半是被市場趕進去的,因為去年下半年以來我的加元虧得實在太厲害了。”昨日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他如是開頭。

自前年11月以來,美元兌加元出現了歷史罕見的“驚天大逆轉”走勢,從最低位的0.9056附近經過三波上漲,最高達到1.3016開外,最大漲幅約為43.7%。特別是去年七八月隨著石油的見頂暴跌,美元兌加元更是出現了連續大陽加速拉升的走勢。

“這對我來說幾乎就是‘打劫’,因為除了1萬美元的備用金之外,我所有的積蓄都是加元,幾年工作下來也有7~8萬加元的賬戶存款,這么一折騰就相當于幾萬美元不見了,實在是難以承受。”

匯率風險對于加拿大華人新移民而言幾乎是無可避免的,許多人都被動成了美元上漲和石油下跌的犧牲品。戴洪平經此“劫難”,重新萌發了參與外匯市場彌補匯率損失的想法。

第一筆利潤進口袋

“由于此前有過爆倉虧損的經歷,我變得非常小心,我給自己規定必須嚴格按照技術特征進出,同時以中線思路為主不去搏波動短差。美元兌加元走勢在日K線圖上始終沿著5日均線向上運行,5日均線支撐非常明顯。所以我先把收盤跌破5日均線作為第一個做多加元、放空美元的信號。”

機會終于來了,去年10月29日美元兌加元出現長陰,一舉跌破5日均線和10日均線,戴洪平果斷放空美元兌加元,并將5日均線作為自己的止損位。結果除了10月31日美元兌加元盤中有一次回抽10日線的動作外,此后數日始終被5日均線和10日均線牢牢壓制。這次初戰告捷,參與倉位雖然不大,卻使戴洪平倍增扭虧信心。

“去年11月4日這天相當關鍵,因為美元兌加元首次跌破30日均線,按照一般常識是應該加碼做空。我經過仔細思考,認為做空風險已經較大了。因為首先從9月25日的低點1.0296漲到最高點1.3017,其回調的1/2位是1.1656左右,11月4日1.1470的低點已經完成了1/2跌幅略有余,前期一路飆升,近期又跌勢過猛,這個位置空頭陷阱的可能不小,非常容易引發反彈。同時雖然跌破30日均線,但30日均線的方向始終是向上傾斜,應該對價位構成支撐而不是反壓。而兩者綜合起來,我認為反而是反彈共振點的可能性更大。”

戴洪平不僅沒有加碼做空,反而把升破30日均線作為減磅操作的第一個信號。此后不久美元兌加元果然受到30日均線的支撐而反身向上,11月6日收盤更是一舉突破5日均線,戴洪平清掉了所有做空美元兌加元的倉位,將第一筆利潤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但當時由于沒有絕對把握,而且主觀上希望加元漲,因此就沒有反過來做多美元兌加元。事實上回過頭來一看還是錯過了一個好機會,因為從11月10日開始美元兌加元的5日均線就拐頭向上,只要設好止損實際上做多美元風險也不大。

不輕舉妄動

誰知不久美元兌加元再次加速上揚,又到了1.3000附近,戴洪平的加元資產又一次大幅縮水。“我當時看見美元那么強,一度有拋掉加元追入美元的強烈沖動。但冷靜下來仔細一分析,在前期高點附近只要不突破,那么形成雙頂的概率要相對更大一些,即使短暫突破也是做空機會更多些。所以我沒有輕舉妄動,相反在再次跌破5日均線時又做空美元兌加元,但這次由于5日均線離30日均線過近,且美元兌加元明顯受到30日均線支撐,因此沒撈到多少利潤。”

從11月5日1.1464的低點算起,到21日最高1.2984,回調的1/2位是在1.2224附近,而25日最低到1.2123,且同時受到30日均線和20日均線支撐,是又一個非常經典的共振買入點。因此戴洪平開始吸取教訓,在站穩30日均線后逐步拋出加元頭寸,轉而做多美元。結果美元出現了幅度不小的7連陽,他又一次獲取收益。

去年12月5日戲劇性的一幕又出現了,美元兌加元第三次上探到1.3000附近。“這一次我接受了以前的教訓,在1.2900上下全部清空了倉位。”

美元對加元出現了教科書上才有的經典的“三尊頭“雛形,預示著理論上一旦下跌量度跌幅將相當可觀。這使戴洪平興奮不已,但他決定不要主觀猜測,還是嚴格依照技術要點進出。當12月8日美元兌加元再一次跌破5日均線的時候,他開始分筆建立空單,12月16日跌破30日均線后他加碼做空,并一路持有至今。

技術指標貴在少而精

“雖然許多投資者對外匯市場敬而遠之,認為水太深太難掌握,但從我這一次的實戰經歷來看,外匯交易還是有規律可循的,而且嚴格按照技術圖形操作不失為一種比較穩定的獲利途徑。比如我的許多同事和朋友,要么就是一路死捂加元導致資產縮水;要么就是后知后覺,在美元如日中天的時候沖動換入美元,完全把操作交給自己的情緒,反而兩面挨耳光。”

戴洪平經過兩個多月的操作,獲利已超過20%,已經彌補了全部因匯率因素產生的虧損。他認為美元兌加元現在所有的短中期均線都開始向下傾斜而且發散,這顯然對于美元多頭時間越長越不利,因此只要5日均線和10日均線沒有被升破且出現拐頭跡象,他短期內還是選擇持有加元。“我還是原來那種操作套路,根據技術信號來逐步改變倉位,不作任何的主觀推測,畢竟外匯市場什么戲劇性的場面都可能發生。”

他坦言自己現在的做法屬于偏中線的思維,一方面是由于工作的同時無法過多分心,另一方面中線確實比短線對大勢拿捏的準確率高一些,“回想我以前做外匯的情景,幾十點盈利出來,幾十點虧損斬倉,整天跟猜謎一樣擔驚受怕,而且根本抓不住市場的主要脈絡,往往是大資金在拉升前洗盤的一個反打就把我震出局了,遠沒有如今這樣邏輯清晰和循序漸進。此外我感覺技術指標不在多而貴在精,其實只要用活用透均線和1/2、1/3及黃金分割點等基本指標,對大多數人來說已經足夠了,沒有必要去復雜化自己的交易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