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索羅斯的故事:回報未必與付出成正比

  你和別人面談時,會注意任何其他的品格嗎?

  我不善于判斷品格,我善于判斷股票,而且對歷史有相當精明的看法,但是,我在判斷品格方面相當差勁,所以犯下不少錯誤。我花了五年時間,經歷很多痛苦經驗,才發現合宜的管理團隊(management team),我很高興終于找到這個團隊。但是,我不能說我在挑選管理團隊方面,像我實際管理資金一樣成功。

  我認為我善于當資深合伙人或當老板,因為我深深同情基金經理人面臨的困難,他們有問題時,我可以給他們很多支持,我認為這一點有助于在我們公司里創造良好的氣氛,但是,我并不是那么善于選擇他們。

  你的能力中,有多少來自選擇市場,而不是來自選擇投資類別?

  看情形而定,有很多時候,我專注于個股,但也有很多時候我選擇市場或市場區隔。就像我前面說過的,我不根據特定的規則玩游戲,我尋找游戲規則的變化。

  如果你尋找游戲規則的變化,在你的生涯當中,一定有一段時間至為重要,如果你持續在龐大的壓力下工作,你就辨認不出這段期間。你我之間的差別之一,就是你似乎看得出那些特別的日子。

  我剛開始做這一行時,我在倫敦證券交易所對面的交易工作,我的老板博杰西(Pougatsch)上校是極為小心謹慎的人,他每天早上一來,就把要用的鉛筆削得非常尖。他告訴我說,如果沒有生意可做,那么鉛筆尖在你離開時,應該保持得跟你進來時一樣尖,我一直沒有忘記他的忠告。用普通一點的活來說,管理投資組合并不像它字面所顯示的,是不同的工作,是冒險,你的工作量和你的成就成反比。換句話說,假如你做的是正常的工作,如果你是業務代表或工匠,你的成就和你的工作量直接相關,你工作越勤奮,產品越多,拜訪越多客戶,就可能拿到越多的訂單,其中有直接的關系。不過你在冒風險時,如果你做出正確的判斷,如果你有正確的洞察力,那么你不需要埋頭苦干。但是如果你犯錯,而且你的假設和事件的實際過程有歧異,你需要做非常認真的研究,找出錯誤的地方,你越不成功,越必須工作,來改正這種狀況,如果投資組合的績效很好,你要做的事情越少,其中有一種反比的關系。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你不是在開自己的玩笑吧?有時候。一切都順利進行時,就是要開始急轉直下了,難道你不曾在某些時候,在一切順利時,做很多預期的工作,就剛好迎接一切都不對勁的時候嗎?

  當然,情形理當如此。但是,我不喜歡工作,我只做達成決定所需要的絕對最少量的工作。很多人熱愛工作,他們搜集過量的資訊,遠遠超過達成結論所需要的數量,而且變得沉迷在某些投資項目上,原因是他們切身了解這些東西。我不同,我專注基本要素。必須工作時,我會瘋狂地工作,因為我很氣自己必須工作,這是我的方法里的基本要素,如果我知道什么地方不對,我會設法防止。但事情不是這樣運作的,我們面對現實吧,個別投資經理人的表現也有盛衰相問的情形,他們先是判斷正確,表現非常優異,然后變得趾高氣昂,最后就被情勢牽著走。我也不能免俗,事情經常會這樣子,一切順利時,我會松懈下來,接著就會開始出錯,情勢可能變化得非常快,不是我駕馭情勢,就是情勢牽著我走,這就是我們永遠不應該喪失戒心的原因。經驗告訴我,通常我可以把損害控制在20%的限度內。要是我回顧自己的表現,曾有很多次,我在特定變動的一年之中,頂端到底部損失達到20%,然后我修正錯誤,在年底時呈現良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