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投機大師巴魯克(二)

  投資學先驅格雷厄姆對投資和投機有這樣的定義:投資是指根據詳盡的分析,使本金安全和滿意回報更有保證的操作,不符合這一標準的操作就是投機。按照這個定義,投資有以下幾個要素:(1)詳盡的分析;(2)盡可能使本金免遭損失;(3)滿意的回報,即指富有常理的(或有限風險容忍度的)投資者所能接受的回報(包括當前的利息和股息,以及資本增值和利潤)。凱恩斯指出,所謂投資是對投資對象在其整個生命周期所能帶來的收益的測算活動,假設它的現有運作狀況將永久存續下去的話,那么投機則是對市場的心理狀態進行預測并期望它會使投資對象的評價基準朝著于己有利的方向偏移的一類活動。以此來看,投資偏重于對事物發展本身的測度,而投機則是對其他投資人的判斷的揣度甚至操縱。資產價值以前者為基礎,而受后者的強烈擾動。人們介入證券市場的目的既然是以贏利為歸宿,就不得不既要考慮前者又得顧及后者。?

  由此來分析巴魯克的投資理念和投資策略,可以看出他在操作中投資和投機的成分是并重的。事實上他在進行投資決策時大都相當慎重。

  巴魯克提出應該注意投資對象的三個方面:第一,它要擁有真實的資產;第二,它最好有經營的特許優勢,這樣可以減低競爭,其產品或服務的出路比較有保證;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投資對象的管理能力。巴魯克告誡道,寧肯投資一家沒什么資金但管理良好的公司,也別去碰一家資金充裕但管理糟糕的公司的股票。巴魯克也相當注意對風險的控制。他認為必須經常在手里保留一定的現金;建議投資者每隔一段時間必須重新評估自已的投資,看一看情況變化后股價是否還能達到原來的預期。他又提醒投資者要學會止損:犯錯勢在難免,失誤后唯一的選擇便是要在最短時間內止損。巴魯克對所謂的超額回報并不以為然,他告誡不要試圖買在底部、賣在頂部。他說:“誰要是說自己總能夠抄底逃頂,那準是在撒謊”。他也提醒投資者要謹防所謂內幕消息或者道聽途說,投資的錯誤往往由此而鑄成。?

  因此也有人為巴魯克叫屈,認為他之所以被稱作“投機大師”的原因之一,是其貌似孤注一擲的風格。其實,巴魯克的果決正是他出乎其類而拔乎其萃的成功特質,尤其表現在他能夠咬緊其他投資者慢半拍的時機。有一則小故事可以很好地說明巴氏的投資風格。他在28歲那年的一個星期天晚上,在旅途中無意聽說西班牙艦隊在圣地亞哥被美國海軍殲滅,這意味著美西戰爭將隨即結束。巴魯克立刻意識到若能在翌日黎明前趕回辦公室操作,準能大發一筆。但苦于當時的班車在夜間不運行,他便急中生智,趕到火車站,包租下一列專車,連夜疾馳,終于在黎明前趕到辦公室。在其他投資者尚未能醒悟時,巴魯克傾全力果斷出擊,結果賺了個缽滿盆盈。?

  最能證明巴魯克實力的,莫過于他能夠在1929年大危機到來前夕順利逃頂。美國30年代的股市崩塌對全世界投資者的震撼是難以磨滅的,你只要想像一下,如果上證指數從2200點急挫到250點,對我們的傷害有多大就能夠理解了。連投資大師格雷厄姆也曾在大蕭條中慘遭滅頂之災,他的告誡,只有在股票價格遠低于其內在價值時,即有了足夠大的安全緩沖帶之后才可買進股票,顯然是深受著股災陰影的籠罩。著名的基金經理彼得·林奇曾回憶,直至20世紀50年代他的家人仍然心有余悸,力勸他不要從事金融投資,因為它無異于賭博和欺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