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西里巴故事:跨下之辱

  在西里巴默默耕耘的期間,每次買賣只限于一手買賣抱受其他出市代表的白眼其中苦處,一言難盡。

  問:每次買賣只限于一張合約,會否帶來不便?

  答:其他出市代表認為我礙事,他們每次出手起碼十張或二十張才覺痛快。

  問:換言之,對他們來說,你是麻煩的人物?

  答:期權市場買賣原則是先到先得,假設你想沽出一百張的合約,而我剛巧是第一個買入叫價的,必須先過了我這一關,才可以與第二個買家交易,當然沽家可以冒著犯規的風險而直接與第二個買家買賣。

  問:閣下是否經常被遺棄?

  答:經紀永遠循規蹈矩,而部分市場炒家則對我的存在視若無睹。

  問:兩者有什么分別?

  答:經紀代表客戶買賣,賺取傭金,市場炒家則依賴炒賣維生。兩者性質完全不同。

  問:你是否是獨一無二的一手合約買賣者。

  答:大部分時間孤軍奮戰。

  問:可有受到其他出市代表的欺凌?

  答:當然有,他們稱我為最長時間的一手合約買賣專家,記得當時有一位大炒家,在期權市場取得數以百萬計的利潤,經常對我百般侮辱,為求達到目的,只有啞忍。

  問:自尊心可有受到損害?

  答:為達目的小小挫折,何足道哉!

  問:一手一手的買賣,令你飽償凌辱,可曾因而嘗試增加入市注碼。

  答:注碼逐漸增加,但并非因為遭遇白眼而作出策略上的改變。

  問:實際理由何在?

  答:幕后老板的鼓勵。

  問:成績好轉,態度也變得較為友善。

  答:銀行家貸出第一筆款的時候通常極為小心,但業務進展順利之后,放出的款項自然逐漸增加,近來你的表現進步,日常的成績甚為穩定,看來可以增加入市的注碼。

  問:意見中肯。

  答:事實上,他本人對投機認識的不深,但在適當的時候給我充分的鼓勵,令我安心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