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西方金融交易員揭露行業潛規則

  前后做了6年的交易員,拿到了400萬美元的獎金,安德魯(化名)選擇功成身退。他厭倦了交易員那充滿緊張、經常半夜驚醒的職業,選擇了打理自己的財產、在家當一個好爸爸的生活。從其當初從業到提前退休的經歷,可以略窺“交易員”這一熱門職業的內幕。

 

  初為交易員

  在接受媒體專訪時,安德魯述說了自己成為交易員的經歷和作為交易員的“瘋狂生活”。上世紀90年代末,擁有牛津大學數學博士學位的安德魯首次進入金融業就職。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想當一名交易員,因為這樣可以掙到大把大把的錢。在做了一年的金融工程師之后,安德魯如愿以償地當上了巴克萊銀行的交易員。

  起初,安德魯的固定年薪為10萬美元,但第一筆年終獎只有可憐的1萬美元。當時他很生氣,找到自己的頂頭上司理論,結果獎金從1萬美元變成了2萬美元。

  然而,第二年巴克萊銀行決定關閉安德魯所在的交易部門,整個團隊都得走人。僅用了一個周末的時間,他就在一家美國大銀行東京分部找到了職位。安德魯在東京碰到了一個好上司,在3年時間里其所在的交易團隊盈利連創新高。安德魯在該銀行第一年的獎金與固定工資相等,第二年則兩倍于固定工資,到了第三年,獎金達到100萬美元,10倍于固定工資,固定工資成了零花錢!

  業內潛規則

  盡管安德魯在此期間并未太多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但交易員行業的潛規則卻無處不在。如果下班后不和相關人士出去喝一杯或到最貴的飯店搓一頓,你肯定不會得到什么“好評”,各類經紀人會定期地來“搜刮”一下交易員,比如晚上請他們去酒吧。第二天,你仍然得早晨6點起床、7點上班,而且晚上下班一樣會比較晚。

  這是一種極度緊張、壓抑的生活,哪怕是一個很細小的錯誤都會導致巨大的損失。有一次安德魯忘了交易倉位已到交割期,當他突然想起來的時候市場行情已發生了波動,僅僅10分鐘就損失了35萬歐元。當然,交易員實際上可以不用理會這樣的損失,因為錢并不是自己的,大不了年終獎泡湯而已。

  在安德魯看來,最大的丑聞是當銀行虧損時政府會出手相助,如果銀行賺了大錢則股東們收獲巨額分紅。安德魯認為,不應當再指責交易員們了,因為是一些政治家放行了如此瘋狂的金融制度,應當由他們來承擔責任。

  2001年,安德魯決定過一種更健康的生活。在過去的3年里,他所在的團隊為銀行賺了8億美元,他自己也拿到了150萬美元的獎金。他利用一次銀行內部調整的機會,拿了50萬美元的離職補貼離開了銀行。他想環游世界,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為錢操舊業

  然而在東京接到的一個電話,讓安德魯重新做回了交易員。最讓安德魯開心的,是銀行給其開出的報酬十分誘人。不管安德魯做交易員的操作業績如何,固定年薪為20萬美元,兩年內每年的獎金不少于150萬美元,此外還有不定額的股票獎勵。

  生活依然是極度緊張而壓抑的,所建倉位可能存在巨大風險經常讓安德魯夢中驚醒。一年半以后,安德魯再次選擇“功成身退”。他的上司表現出了詫異的憤怒:“你瘋了吧!你知道有多少人夢想著坐你的位子嗎?”

  安德魯對自己做交易員的收獲還是很滿意的:6年的交易員生涯總計收入500多萬美元,其中有400萬美元是獎金。現在,40多歲的安德魯提前退休了,在家打理自己的財產,當一個好爸爸和好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