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華爾街外匯操盤手的藍海戰略 自創交易系統規避人性弱點

  外匯市場云譎波詭,很多時候單日內即可經歷春夏秋冬,波動之劇烈出人意料。許多匯市新手在頭三個月危險期即被懵懵懂懂爆倉出局,95%~98%的投資者在這場馬拉松中顆粒無收。即使征戰匯市多年的老手,也無人敢言自己徹底洞察市場的玄機。

  一位華爾街外匯操盤手在經過大量的短線交易后發現,市場要比自己想象的復雜得多。于是他決定尋找外匯交易的“藍海”,最終開發出一套基于網格交易法的自動交易系統,用以規避人性的弱點。

  尋找“藍海”

  精疲力竭的他希望能找到屬于自己的“藍海”。“我也從同事和朋友那里拿到不少自動交易程式和系統,這在華爾街對沖基金中是必不可少的。我嘗試開發其中的一些,修改參數優化結構,來輔助人工交易,但測試了不少,從長期來看都難以做到穩定盈利。”

  曾經有一位烏克蘭的外匯程式交易員設計了一套自動交易系統,每次只賺5個點,通過結合技術指標的進出依據,短短幾個月內將本金翻了幾十倍,成為一次大賽的冠軍。此后該人士自立門戶開設對沖基金,起初幾個月成績依然可觀,但不久市場風云突變,接連遭遇重大挫折。

  “自動交易很多時候宿命就是如此,市場總有時間和能力找到你的破綻,那時候就是你淪為95%~98%的失敗者的一刻。”虞兆康深有感觸。

  今年初,一位朋友又給了他一套自動交易系統。“起初我一聽就覺得好笑:這種玩意兒也能賺錢?”

  這個系統是參考了網格交易法和賭場百家樂連續加碼的策略,也就是押大小的時候連續押小(或大),輸一次就加碼再押,只要資金量足夠大,最后肯定有盈利的時候。而網格交易法也就是持續做多(做空),每隔一定的點位再加倍倉位入場,只要撐得住,一個小規模的反彈就可以盈利。

  “我當時覺得這是很荒謬和愚蠢的做法,可能輸起來比其他程式還要快。事實上我用歷史數據來測試,情況也并不理想。但有一次我突然靈光一閃:這個交易系統的目的就是完全摒棄人性主觀思考的因素,純機械化操作,過濾所有市場的無序波動因素,即使是你一開始看錯方向買在頂部,但理論上還是有最后翻盤的可能性的。”

  他再次安裝了這個系統,憑借自己5年的華爾街外匯交易經驗以及在數學和計算機方面的天賦,他從許多地方入手修改,設定參數并不斷優化測試。“結果越來越接近穩定盈利,當然如果我‘檔位’(即兩筆交易間價位差)調得大、入場條件嚴格的話,肯定盈利性就差一點,但安全性增加。反之則獲利性更強,但爆倉可能增加。”

  投入實戰

  經過幾輪歷史數據測試,一套自動交易系統最終投入實戰。“以歐元兌美元為例,該系統最大的可抗級數是15級,也就是第一次賭輸錢的話你還有14次翻盤機會,應該可以規避絕大多數的小概率事件了。我用歐美20年的交易數據測試,歷史上只有兩次超過15級爆倉。”

  一般而言,在3~4級時他就開始盈利,并自動平倉或人工止贏再擇機進入下一次交易,個別情況下7~8級已經是極限了。“總體思路就是螞蟻啃骨頭,用極大的倉位來博取每次極小的收益,積少成多穩定獲利。我只設止贏位或人工止贏,不設止損位,因為從統計學角度而言,歷史上只有兩次有必要設止損,所以可以忽略不計。”

  對于出現單邊數千點的趨勢而導致爆倉的可能性,他也做了一些修正,例如進行對趨勢倉位的人工干預,以及反向雙倍開倉等許多策略。“但我的前提是自動交易,人的干預越少越好,除非連傻瓜都能看出來方向錯了。”

  他目前的標準投入資金是3000美元,大概采用600倍以上的杠桿,那樣可以動用的總倉位就是180萬美元以上。用180萬美元在市場上博取每次10美元、20美元的收益,虞兆康覺得非常踏實。當然根據具體貨幣對的特性,參數也是需要個性化的。比如歐元兌美元的小波段區隔可能有300點左右,但美元兌加元的相同區隔就有400~500點,明顯要寬于前者,這都是需要考量和磨合的,所謂細節決定成敗,虞兆康的工作績效就體現在細節中。

  “實戰了大概9個月,績效相當不錯,賬戶增值150%,人工干預次數很少,已經超預期完成了我藍海戰略的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