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盧·辛普森譜寫投資傳奇

  過去三十年,辛普森低調地掌管著伯克夏·哈撒韋公司旗下的保險公司蓋可(Geico)超過40億美元資產的投資管理業務,創造了驚人的業績。在辛普森任職期間,蓋可的組合每年打敗標準普爾500指數約7%。

  近期,晨星分析師與價值投資的另一位傳奇人物盧·辛普森(Lou Simpson)進行了交流,討論的范圍甚廣,涵蓋了其哲學理念、投資經驗以及教訓。這位人物并非家喻戶曉,卻是巴菲特所欣賞的,多次在其致股東的信中提及,并聲稱其應進入投資名人堂。

  過去三十年來,辛普森低調地掌管著伯克夏·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旗下的保險公司蓋可(Geico)超過40億美元資產的投資管理業務,創造了驚人的業績。在辛普森任職期間,蓋可的組合每年打敗標準普爾500指數約7%。說年屆70的辛普森是歷史上最偉大的投資者之一,應該不算言過。

  盡管辛普森通常被認為是價值投資者,但他認為,刻板地分開價值股與成長股是有爭議的,因為兩者往往無法真正地區分開,他說自己往往喜歡買入“正在成長的價值企業”。雖然辛普森不愿談論蓋可組合中的個股,但很明顯,他對于市場中一些快速成長的領域已經不陌生。例如,其滿懷贊賞地談到消費品巨頭耐克(Nike),對于健康醫療產業也顯示了樂觀———該行業有不少股票在晨星近幾個月的評級中為五星。

  辛普森的觀察與晨星的研究有許多地方是符合的。在晨星五星級股票中,有三分之一落在風格箱的成長區域,許多高品質的股票依然相對便宜。例如,那些具備穩定優勢的股票估值出現2%的折扣,而沒有優勢或者優勢微弱的股票則出現明顯溢價。

  明白看空的理由

  辛普森反復強調,了解一項潛在投資的負面信息非常重要,要清楚自己為何不愿買入的理由。他認為這是確認投資想法的關鍵因素,會使人們更加深入地了解相關的企業。

  這種方法不僅是心懷謙卑、敢于對即便在過往獲得成功的觀點進行論證,而且也超越了一般常識。對于看好的投資,辛普森強迫自己換另外的角度,從邏輯上考慮可能的缺點和漏洞,就仿佛要駁倒自己的投資論題一樣。如果一項投資想法能夠經受起這些審視,辛普森就認為可以確信無疑、毫無保留地將其納入自己的組合。

  堅守自己,勿停止學習

  辛普森多次提到要審慎地停留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不要投資于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例如,他繞開了絕大部分科技股,理由很簡單,因為他不了解這些業務。同樣地,盡管蓋可的組合中有一些海外運營的業務,但辛普森通常并不愿意直接投資在海外的企業。理由是,他認為自己無法像對國內企業那樣清晰了解海外企業。

  繞開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并非意味著固步自封。例如,辛普森講述了他最近到印度考察,以了解其快速發展的經濟。此外,他自己也是科技公司SAIC和VerSign的董事,從而有機會對這些領域進行更多深入的了解。

  結合前文所述的力求相反的觀點,可以想像到,在辛普森邁入人生的第八個十年,依然像學生一樣孜孜不倦,即便飛越半個地球,也要抓住學習機會,找遍各種觀點來佐證自己的想法,達成最周全的投資決策。

  耐心是美德

  辛普森感嘆許多專業投資人的持有期限過短而令人可惜。他認為持有時間與投資成果有必然聯系,持有越久收益越豐厚,反之亦然。

  例如,一旦他看好哪只股票買入后,就多年持有。因為他已經對這家企業有廣博而深入的了解,即便出現短暫的風吹草動,也不會像許多投資人那樣倉促離場。只要其論點成立,他就拿著,耐心等待,享受長期成長。結果也可看到,蓋可組合的換手率要比絕大部分基金低得多。

  這不是說投資人就不應該減少交易,而是應該像基本面研究者那樣嚴格行事,在決策前反復論證。在此前提下,低換手率就是一大特點。

  股票勝于債券

  辛普森并沒有花太多時間來自上而下地研究市場,進行宏觀預測。而是從投資機會是否稀少的角度來判斷狀況。

  他認為股票并非絕對的便宜,也沒那么貴。他持續尋找單個投資機會,并認為這些股票與債券相比也是真正相對便宜的。

  可見,辛普森是投資于企業,而非紙上談兵。他挖掘企業的基本面從而判斷企業未來可能是什么狀況,并且傾向于那些有持久競爭優勢的企業。最重要的是,辛普森是專注且長期持有,對于買進的股票充滿了信心———蓋比的股票組合中股票個數少于20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