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我是如何賺到第一個一百萬的

記得初中時我得到一本雜志,名字忘了,是那種地攤上才見得到的盜版雜志。內容是介紹澳門賭場以及澳門賭界的風云往事,我被深深的吸引,到處搜集這方面的書。隨著對澳門賭界的了解,開始瘋狂崇拜賭神葉漢。并無比向往澳門的賭場,那里的一切賭具,在我看來都是公平公正公開的,賭客不必擔心自己被不正當的手段欺詐。勝與負完全憑賭技與運氣。

當時的理想就是,將來有了點本錢就去澳門賭場賺一筆。

我對于身邊的賭局,毫無興趣。和你玩的大多是熟人,就算是陌生人,也不可能長期在一起賭。今天你贏了他,明天他又贏了你,誰也不可能在這上頭成功致富(要是天天贏,人家肯定不和你玩了),所以是極乏味的事,這種玩法只適合老頭老太太消磨時間。而我的理想是長期穩定的贏。這當然需要一個固定的,隨時開著賭局的賭場,并且不會因為我經常賺他們的錢而拒絕我下注。

從小我心思都沒放在讀書上,成天琢磨些別人看來不著邊際的事。那段時間便一天到晚想著怎么賭博致富。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選擇了一項最簡單直接的賭具---擲色子。

色子大家都曉得,打麻將就用到它。色子是正方形的有六個面,從一到六有六個點數。擲下去后,朝上的一面如果是一到三則為小,四到六則為大。稍稍有點概率學常識的人都曉得,一個標準的的色子擲下去,出大出小的可能性各占一半。

在擲色子上,一直以來我都堅信按我的方法能實現穩定盈利。各位朋友不要以為我有什么特異功能,像五十年代澳門出現過的聽色黨一樣,能憑聲音知大小。我沒那種功夫。再者據我所知現在澳門的賭場用的色子是無法根據聲音確定點數的。色子雖然還是象牙制的,但寶鐘的底座已不是玻璃,而改成透明塑料,色子落下時聲音很微弱。

我的方法完全是基于概率的角度出發的。具體操作是等發現連續出了三次大,或者三次小后,再押反向的,比如出了三次大,我就拿一個籌碼押小,這時我冒的風險就比較小。你見過連出一百次大的嗎?沒有吧?那么連出兩次大呢?肯定經常看到吧?所以從常識上講,連出次數越多,可能性越小,所以這么押,風險就小。

理論上講,出大和出小的機率都是50%,但連出兩次大的機率就應該是50%再乘以50%,是25%,而連出三次大的可能性則是12。5%,連出四次就是6。25%,總之是連開次數越多,可能性就越小。我選擇已經連開了三次以后再下注押反向的,就是根據這個出發的。

我們可以把自己的賭本分成35份,每份為一個籌碼。一旦出現三次的大,就押小,下注一個籌碼,如果繼續出大,第二次再押小,下注兩個籌碼。這樣依此類推每次加倍押,一旦出小,就賺一個籌碼。但也不是一直押下去,因為籌碼畢竟是有限的,所以當第三次下注又賠了的話,那么一共賠了七個籌碼,即第一次是1個,第二次是2個,第三是4個。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千萬要收手!不能一味再押下去,可以休息一天,來日再戰。如果這時自己無法控制住自己,像個輸紅眼的賭徒繼續翻著倍的加碼押下去,那么就有可能一次就將本錢賠光。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在對自己不利時,要懂得收,保留實力等待機會,不能使性子。只要方法是好的,就要對自己有信心,長期按自己的方法執行,一定能穩定獲利。相反如果在盈利的情況下,就不能急著退場,要充份利用你的好運氣,多賺些籌碼。如果當天賺了12個籌碼了。就可以收手,當自己的本金從35個籌碼變成70個以后,就可以把每次下注量擴大一倍。總之要保證自己的總本金是每次下注量的35倍

但是這一點,恐怕極少有人能做到!

我認識這個問題比較早,所以那段時間,我并不為這個方法而擔心,最擔心的是自己能不能像個機器人一樣貫徹這個方法。這不是兒戲,無論哪一行業的成功者,往往具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自控能力超強,應該做的,再有困難也要做到,不應該做的,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做,而不是隨心所欲的去做。我對自己這方面沒有信心。如小時候練長跑,書法,寫作,象棋等,雖都小有成績但都是半途而廢,沒有堅持下去。人們常說:人最難戰勝自己!我認為在賭博這方面,表現得更突出,尤其身處那種氛圍下,容易因為賠錢而變得急燥,不甘心,有賭一把的沖動。這些都屬于人的本性。要戰勝它,談何容易!

所以哪位朋友如果想要在這方面致富,勸您一句,除非真有把握自己控制得住自己,否則千萬別走這條路,不然這將是你通往地獄的開始。

我一直沒有機會去澳門一試身手。不過這些年來,都在為澳門一行準備。比如我會突然在紙上寫下一句話:今天不寫完一萬個字,就不睡覺。于是就寫,寫到7000多時,眼睛睜不開了,太想睡了,于是跑一圈洗個冷水臉,又來寫。直到寫完才能睡。有時我會突然在紙上寫一句,練倒立,掐表,倒立5分鐘,不然不能吃飯!然后照著去執行。有時會突然給自己下個命令,口鼻緊閉,憋氣兩分鐘(順便說一下,我現在可以憋三分半鐘!有哪位朋友想找我挑戰一下嗎?),如果中途因為太難受而放棄兩分鐘的目標,給自己放寬到一分半,我會一整天沉浸在懊悔當中,十分自責。

這幾年,通過種種手段,我自控能力比以前強了許多。但仍然沒有太大把握,因為我從來沒去過澳門,不知道那里的環境與氣氛,會不會影響我,讓我變成另一個人。

去年一個朋友從澳門旅游回來,我抓住他,讓他給我詳細的講了講情況。他對葡京賭場環境描述了一番還說了這么一件事。

說有個同事(他們是單位組織的旅游)平時為人謹慎友善。到了那里,我朋友拿了八百塊錢準備去賭幾把,也慫恿這位老兄玩一玩,說到了這里都不玩幾把,回家吹牛都沒得吹的了。但這個家伙說玩不了玩不了,硬是沒動。于是我這位朋友就自顧自的玩去了。等到大家都玩得差不多要離開時,那小子見有人贏了不少,于是沉不住氣了,掏出錢去換籌碼,也要玩幾把,大家都不愿等他,先走了。

聽了這個事,我覺得我朋友有理由鄙視他這個同事。既然去了,圖個開心也得玩幾把嘛!后來既然都說不玩了,那就打死也不能動心。賭品也就是人品。這種人搖擺不定,經不住誘惑,肯定不會有啥出息的!

2005年1月,我去了鄉下外公家過春節,因為一個親戚在村里開雜貨店,于是成了村里地下六合彩(當地人俗稱"買碼")的代理點。我有幸基本了解了這個事物。地下六合彩的盛行程度令人吃驚,下至數歲玩童上至八旬老人,參與者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