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西里巴故事:否極泰來

  以下為西里巴和作者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西里巴:

  問:閣下在交易場地受到困境究竟是在什么時候結束。

  答:1980年6月當交易所開始推出淡倉期權的時候。

  問:市場人士反應如何?

  答:包括我的對頭人在內,初期反應并不熱烈,但我認為是機會來臨,努力學習淡倉期權的買賣技巧,在第一批加入買賣淡倉期權當中,我是最活躍的份子。

  問:實際上,淡倉期權的誕生,令期貨的買賣策略更加多彩多姿對嗎?

  答:妙不可言,簡直令人難以相信,不久之后,以前經常侮辱我的大炒家竟然邀請我合作研究期權的投資策略。

  問:與期權大炒家合作研究期權買賣策略是否借助電腦進行分析工作。

  答:只是人工操作。

  問:合作是否成功?

  答:一言難盡,不提也罷。

  問: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答:第一,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我的身上,大炒家只是坐享其成。第二,研究出來的策略,大炒家并不遵守中間更會反其道而行之,對我構成不便。

  問:你沒有抗議?

  答:有,每當我向其質問:你意欲何為?大炒家只是說:我剛改變了主意。

  問:最后如何了斷?

  答:分道揚鑣,各行各路。

  問:買賣策略是否有所改變?

  答:沒有,繼續在穩定的低風險的原則下求取利潤。但由于注碼增加的關系,利潤也水漲船高。

  問:可否透露利潤的進展情況?

  答:1982年曾經有一段時間每日都有二十萬美元的進帳,期貨交易所的職員可以看到買賣清單,他們都目瞪口呆。

  問:實際上,主要從事那些類買賣?

  答:不管白貓黑貓,能夠抓住耗子的就是好貓,這句話最能夠反應實際情況,當時我的買賣方式是多種多樣,絕不偏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