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賭王”的啟示

如果有人說,給我十萬元,我可以每年從美國賭城拉斯韋加斯賺回十幾萬甚至幾十萬元。這話你信嗎?

曾經有個朋友向我講起過這樣一位“賭王”的故事:
他是臺灣某知名大公司的現任總裁。每年以十萬美元作本,幾乎每月都要去拉斯韋加斯“豪賭”一周,且只玩一種游戲---“BlackJack”(俗稱“21點”相信各位不少也玩過)。

先看看游戲規則:

1、從一副扣除王牌的撲克中,按照先閑家(即賭客)后莊家的順序每人發二張牌,A可作1點,也可作11點,J、Q、K均為10點,余者皆以牌面點數為準。將手中牌點相加,即為總點數。如總點數不足21點,任何一家均有權補牌。補牌一次一張,次數不限。當任意一家總點數大于21點時,稱為“爆牌”,自動認輸。如果閑家總點數大于莊家,即為閑家勝,反之則莊家勝。總點數相等視為平局,無勝負;
2、每盤發牌前,閑家必須押一定數額的“籌碼”(即賭資),莊家默認押與各閑家分別相等的籌碼;
3、閑家前二張若拿到20點以上(即A、10、J、Q、K),可將其分拆成二副牌,同時要求補牌。若二副牌的總點數均大于莊家,贏二倍籌碼;反之則輸二倍。一勝一負,視為平局;
4、莊家小于或等于16點,必須補牌。閑家自愿;
5、每張牌桌上,莊家最多面對七個閑家。當莊家與閑家分別拿到二張牌后,由閑家按順序先行決定是否補第三張牌,然后莊家再根據自己的總點數是否小于或等于16點進行補牌。如果閑家補第三張后已經“爆牌”,其籌碼歸莊家所有,而不受莊家第三張是否“爆牌”的影響。

再來看“賭王”的玩法:

1、計劃:每晚下賭場,按事先的計劃攜帶賭資,或二萬,或三、五萬,決不臨時追加;
2、方法:(1)“贏得起輸不起”。其具體含義為:將三盤分為一組。以所帶資金二萬元為例,第一盤壓二百元,若負,第二盤再壓二百元,再負,第三盤仍為二百元,還負,則以相同方法開始第二組。
若首盤勝,第二盤將所贏二百元一并壓出(共四百元),再勝,將八百元再壓,仍勝,則第一組結束。重新以二百元開始第二組。
總之,無論哪一盤勝出,均將所贏籌碼壓至下一盤,直至本組結束。
(且聽“賭王”的解釋:絕大多數玩家的心理都是“輸得起贏不起”,也就是說,首盤輸二百元,第二盤壓四百,再輸,壓六百(或八百)。總希望一次翻盤,撈回所有損失,而毫無風險控制意識。相反,首盤若贏二百,則次局將本收回,仍壓二百,再贏,再二百,總想保住勝利果實。可見,輸時賭注是放大的,而贏時是相等的---典型的“輸得起贏不起”。這樣做的結果,大多是小贏后不肯收手,輸光后一走了之,并留下一句“不過是玩玩”的自我心理安慰。因此,若想贏,先要控制風險,做到“贏得起輸不起”,勝券已一半在手。);
(2)12點以上(含12點)決不補牌;
(“賭王”的解釋:小于或等于16點必須補牌的規則對莊家非常不利,補出從6-K的“爆牌”機會太大了。拿12點不補,更多的時候莊家已經“爆”在你前面。既然12點可勝,與21點勝出有何區別?多數人之所以拿到15點還要補牌,或因不了解規則,或因貪心不足,結果“爆”在莊家前面。);
(3)10、J、Q、K、A任意二張組合絕不分拆,但二張A則堅決拆開。
(“賭王”解釋:20點幾乎肯定勝出,何必將“到手的鴨子”拆成二副去尋貪心?二張A或等于2點,或等于22點,所以必須拆開。)【交易師基金投資網http://www.tradercn.com/收集整理】
3、紀律:無論時間長短,勝負額達到計劃資金的50%時一定休息。若始終達不到此限,則以時間為準。
主要依照上述幾條看似簡單的基本招數,十余年來,“賭王”幾乎每年都會贏回十幾萬(有時甚至幾十萬)美元,并于[1996]年獲得拉斯韋加斯實戰“亞軍”的稱號。為鼓勵其光臨,賭城常年為其免費保留一套“總統套房”。

股市并非賭場,二者其“理”不同,但其“道”相通。仔細分析一下“賭王”的成功經驗,會使我們股市中人得到許多有益的啟示:

啟示一:樹立正確的工作態度。

“賭王”說,賭場中人,或為“暴利”,或為“游玩”,或為“碰運氣”,都有一種游戲心理,而我是來工作的。此話令人汗顏,卻也言之成理。有了正確的工作態度,才會有工作計劃、工作方法、工作紀律以及對待工作的刻苦鉆研精神。倘若一個人對業務一無所知或一知半解,整日以上司或同事的話作為自己的工作原則,則注定不會有事業的成功。在股市,此理亦然。當我們成天圍著專家、股評家的指揮捧亂轉時,我們已丟掉了“計劃”、“方法”和“紀律”,也丟掉了自己的思考;當我們為某個傳聞中的“業績”而“一賭明天”,為某條虛無飄渺的“消息”而“放手一搏”,為某項看似利好的政策而“孤注一擲”時,我們已沒有了“態度”。從“一賭”、“一搏”、“一擲”間,我們看到了差距:一個以工作的態度對待賭博,一個以賭博的心態對待投資,兩者的境界異如天壤。

啟示二:建立自己的“市場觀”。

這里的所謂“市場觀”,既包括對于股市規律的認識,對于經濟、政策面的理解,也包括具體的操作方法。這其中,對規律的認識最為重要。只有在充分認識股市規律的基礎上,我們對各項技術指標、技術參數的研究才有意義,操作方法才行之有效。例如,簡單說來,股市中贏錢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低買高賣”,同理,虧損的方法也只有一種,即“高買低賣”。這是規律,是原則,違背了這一條,任何“技術”都將徹底失敗。
同樣的規律還有“不與趨勢作對”、“有漲必有落”,“物極必反”等。承認并尊重這些規律,進而不斷研究何為“趨勢”、何為“高”、“低”,何為“物極”,才能逐漸形成自己的操作方法。有人說,與其費時費力自己鉆研,不如多聽聽專家們的意見,所謂“兼聽則明”嘛。此話并非全無道理。但是不要忘記,“兼聽則明”是有條件的:只有首先具備自己的價值觀,兼聽才“明”,否則便是“盲聽”。

啟示三:學會“止盈止損”。

“賭王”說得好:進入賭場的人,大都有過贏錢的經歷,之所以多數人賠錢,皆因不懂得何時收手。此話對于股民,同樣適用。“收手”,就是“止盈止損”。我們常聽人說,一個不懂得止損(“割肉”)的股民不是成熟的股民。其原因,就在于在一個單邊做多機制的市場中,“止損”是我們唯一能夠有效控制風險的“利器”。有“武器”而不用,失敗自然怪不得別人。
給筆者講故事的這位朋友,曾親眼目睹身邊一位同伴在“一張牌賭大小”的賭局中,以“加倍壓籌”的方法連壓十四副“小”,竟然全部告負,結果當場將身上的所有信用卡“打爆”,輸掉十幾萬港元。由此可見,如果我們沒有“輸不起”的意識,總是以有限的資金不斷“補倉”,試圖降低成本,其結果往往是當“底部”真正來臨時,我們已沒有了機會。因此,筆者的建議是:當我們開始想到“以后可以再‘補倉’”時,請選擇“止損”。
相對于“止損”而言,學會“止盈”,是我們走向成熟的更重要的一步。因為“止盈”要求我們必須跨越更大的心理障礙,即適時克服人性中的“貪”字。股市中人,皆為利來,不“貪”是不可能的。但是,萬事皆有“度”,“貪得無厭”便是“無度”的表現,最終必然自食其果。我們應當記住:“貪”字何解?“今”“貝”是也。“今天的寶貝”不會永遠價值連城,這是自然辯證法。
筆者有一位旅居美國的朋友,[1999]年納斯達克大炒網絡股時,手中的十余只股票最少漲五倍,多數漲到十余倍。但一年后,所有股票竟全線套牢。這便是不懂得及時“止盈”的緣故。其實,無論長期投資也好,短線投機也罷,總會有兌現利潤的一天。尤其在我們這個投機遠大于投資的市場上,“止盈”的意義就更為重大。

啟示四:嚴守紀律并養成良好的心態。

一次,“賭王”攜十萬美元下場,沒想到“鴻運當頭”,短短的30分鐘里竟贏到5萬元。于是,“賭王”按紀律收手,回房間洗澡、看電視,去大廳聊天、喝咖啡。在此,我們不能不對“賭王”的嚴守紀律和良好心態大加贊賞。涉足風險市場,紀律是我們保護自己的最有效武器。沒有紀律不行,沒有良好的心態同樣不行。紀律與心態密切相關。有紀律而無正確的心態,紀律便無法執行。心態好而無紀律,肯定是我們與錢有仇。想想有多少次,我們喪失掉紀律,因而短線變長線,盈利變虧損;又有多少次我們心浮氣躁貿然入市,結果落得傷痕累累,我們就會明白原來虧損的部分原因竟在我們自己。

啟示五:培育特立獨行的品格。

我們都知道,猶太人有個著名的“二八定律”,意思是說無論各行各業,成功者永遠只占十分之二,而多數人則屬于默默無聞者。若將成功者再做進一步劃分,則更有成就者的比例仍然是2:8。
由此可見,成功者一定具備某種與眾不同的品格,這種品格就是我們說的“特立獨行”。培育這樣的品格,并非要我們處處與人作對,事事與人不同,別人低買高賣賺錢,我們高買低賣也賺錢,那不是特立獨行,而是黑色幽默(暗箱操作除外)。
真正的特立獨行,要求我們在學會獨立思考、尊重規律的基礎上,具有排除一切干擾按照自己的操作方法獨立行事的勇氣。沒有這樣的勇氣,沒有“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其它的一切努力都會付諸東流。“賭王”之所以能夠“以工作的態度對待
賭博”,能夠“贏得起輸不起”,能夠“12點以上不補牌”,能夠適時收手,都是其“獨行品格”的最好表現。
當然,“賭王”的故事,其啟發意義并不止于此。每個人依照其認識不同,經歷不同,體會也自不同。但無論怎樣,“明”者,從自己的失敗中吸取教訓;“智”者,從他人的成功中攝取營養,當我們真正“明智”起來,我們的路會越走越寬,越走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