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理查.丹尼斯:真理掌握在少數人手里

在美國期貨市場里,理查.丹尼斯(Richard Dennis)是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60年代末,未滿20歲的理查。丹尼斯在交易所擔任場內跑手(runner),每星期賺40美元,兩、三年后,他覺得時機成熟,準備親自投入期貨市場一試身手。他從親朋好友處借來l600美元,但因資金不足,只能在合約量較小的芝加哥買了一個“美中交易所”的席位,花去l200美元,剩下的交易本金只有400美元。對絕大多數人來說,400美元從事期貨交易,賺錢的可能性根本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在理查.丹尼斯追隨趨勢的交易原則下,就是這400美元,最終被丹尼斯像變魔術奇跡般地變成了兩億多美元。用他父親的話說:“理查這四百塊錢滾得不錯。”在成功之余并親自培訓帶出來的十幾個徒弟,成為美國期貨市場的一支生力軍,管理的資金達數十億美元。

理查.丹尼斯并不是天生就會做期貨的, 那時他還不滿21歲,還不能直接進交易所做,他父親替他站在里面叫價,他在外面指揮。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做工兩年,賠了大約兩千塊錢。他滿21歲那一天,他父親松了一口氣說:“兒子,你自己去做吧,這一行我可是一竅不通。”剛開始賠多賺少,一月的工資還不夠一個小時賠的。1970年,趕上那年玉米鬧蟲害,很快就將400美元滾成3000美元。他本來是要去讀大學的,但只上了一周課便決定退學,專職做期貨。有一天他進了張臭單,一下子賠了300美元,心里覺得不服,一轉方向又進了一張單,很快又賠了幾百。他一咬牙又掉轉方向再進一張,就這么來回一折騰,一天就賠掉l/3本金。那一次賠錢教訓很深刻,經歷了大起大落以后,他學會了掌握節奏:賠錢不稱心時,趕緊砍單離場,出去走走或是回家睡一覺,讓自己休息一下,避免受情緒影響而作出另外一個錯誤決定,再也不因虧損而加單或急著撈本。最困難的時候也是最有希望的時候。有時候賠了錢,最不愿再琢磨市場,而往往最好的做單機會就在此時悄悄溜過。只有抓住了應有的賺錢機會,把利潤賺足,犯錯誤時才能夠賠得起。另一方面又要學會選擇最佳做單時機。理查.丹尼大概估計過,他做單95%的利潤來自5%的好單。錯過好的機會會影響成績,這正符合技術分析中常用的一句話“Let profits run, cut losses short.”讓利潤增長,砍掉虧損,過濾掉一些不該進場的單子則能提高收益率。 多年后,理查.丹尼斯回憶那段時光時,覺得那筆學費交得很合算,他學到了很多東西。

在1973年的大豆期貨的大升行情中,大豆價格突然沖破四美元大關,大部分盲目相信歷史的市場人士認為機不可失,大豆將像1972年以前一樣在50美分之間上落,在近年的最高位410美分附近齊齊放空,但理查.丹尼斯按照追隨趨勢的交易原則,順勢買入,大豆升勢一如升空火箭,曾連續十天漲停板,價格暴升三倍,在短短的四、五個月的時間內,攀上1297美分的高峰,理查.丹尼斯賺取了足夠的錢,并遷移到更大的舞臺-----CBOT, 芝加哥商品期貨交易所。

理查.丹尼斯成功的關鍵在于及時總結經驗教訓。他基本上屬于無師自通,所有的經驗和知識都是在實踐中從市場學來的。一般人賺了錢后欣喜若狂,賠了錢后心灰意冷,很少用心去想為什么賺,為什么賠。理查.丹尼斯在賠錢后總是認真反思,找出錯誤所在,下次爭取不再犯。賺錢時則冷靜思考對在哪里,同樣的方法如何用到其他市場上。這樣日積月累下來,自然形成自己一套獨特的做單方法:

追隨趨勢

技術分析

反市場心理

風險控制

1. 追隨趨勢:絕對不要一廂情愿認為某一價位是高價區和低價區,自以為是的“逢高賣,逢低買”,抄底、摸頂都是非常危險的。理查.丹尼斯認為能判斷對的只是市場可能走的方向,但朝某個方向究竟走多少得由市場去決定。理查.丹尼斯偶爾也破例試一試抄底或摸頂。在1974年的糖交易中,理查.丹尼斯在60美分/磅的價格拋空糖,但是11月時最高升到66美分/磅,后來一路跌到13美分/磅。但他后來又在10美分/磅附近抄底,屢抄屢敗,據他自己說,賠的錢超過摸頂拋空下來賺的。所以逆勢的結果仍然是得不償失。做單要順勢,勢越強,越容易賺錢。他在交易所現場當交易員,主要是靠跟市場走賺錢。很多人有了利潤總是急著離場,甚至在市場漲停板時也急著獲利出場,生怕賺到的錢泡湯,這時候鄧尼斯總是把單子接下來,第二天總是賺大錢。

2. 技術分析:理查.丹尼斯分析行情主要以技術分析為主,并根據自己多年的經驗,以跟隨大市趨勢為原則,與他的合伙人數學博士威廉.厄克哈德,設計了一套電腦程序自動交易系統,但當自動電腦程序自動交易系統與自己的入市靈感背道而馳時,他會選擇暫時離場,不買不賣。

3. 反市場心理:不要向多數人認同,因為在期貨市場大部分人是賠錢的。期貨市場有一種“市場心理指標”指出,如果80%的交易者看多,則表示頭部不遠了,行情會跌;80%的交易者看空,則表示底部不遠了,行情會漲。(但對于初入門者須慎之又慎,筆者。)

4. 風險控制。從第一次犯錯誤賠掉1/3本金時起,理查.丹尼斯就學會了風險控制。一般說來,好單進場后不久就會有利潤,一張單進場后要是過了一兩周還賠錢,十有八九是方向錯了。就算回頭打平了出來,但是過了那么長時間你可能還是錯了.進單后總要做最壞的打算,你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就會發生。所以要設好砍倉價位,過了價位堅決砍倉。

1978年理查.丹尼斯決定離開交易所現場,在辦公室做單。幾年前,期貨市場還比較單一,主要是商品期貨。到70年代末,外匯、證券等期貨市場已逐步成熟。為了從更多的市場獲利,理查.丹尼斯決定離開交易所現場,在場外做單。第一年由于不習慣,理查.丹尼斯賠了些錢。后來他發現:第�,離場做單已沒有現場做單時那么快捷,因此要看得比較遠,多做一些長線。其次在判斷走向方面也不大相同。在場內你可以感覺得到,比如有幾個人在市場轉向時總是錯,當你知道他們同時做多頭或空頭時(美國至今仍然采用人工叫價),你自然就會對市場的走向有較正確的判斷。離場后這方面的信息沒有了,就得想辦法另找判斷市場的依據。(對國內大部分的場外投資者來說頗有益處。)

理查.丹尼斯與他的朋友威廉.厄克哈德兩人在期貨交易方面配合得天衣無縫,一同創下美國期貨史上少有的佳績,但他倆在人生哲學方面卻有很大差異。理查.丹尼斯高中畢業后一直做期貨,是在實踐中殺出來的。威廉.厄克哈德卻是飽浸文墨,他們經常爭執不休的問題是“:究竟一個成功的交易員是天生的還是練出來的?” 理查.丹尼斯認為是可以培養的,威廉.厄克哈德則認為更多的是靠天份,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干脆打賭驗證。為此,他們在1983底和1984年初《華爾街日報》上登尋人廣告,尋找一些愿意接受訓練成為期貨交易者的人。工作條件是:交易者必須搬到芝加哥,接受微薄的底薪,如果交易賺錢可以有20%的分紅。慕名前來應聘者上千人,他們從中挑選了80人到芝加哥面試,最后選定23人從事此項訓練計劃,這23人的背景、學識、愛好、性格各不相同,具有廣泛的代表性。

理查.丹尼斯花了兩周時間培訓,毫無保留教授他們期貨交易的基本概念,以及他自己的交易方法和原則。他教導學生追求趨勢,先分析決定市場是多頭還是空頭,進場交易時必須做好資金管理,適當控制買賣單量,并選擇時機獲利出場。理查.丹尼斯在亞洲參觀一家水產養殖場時發現該場繁殖烏龜很有一套,回來后一時興起稱他的徒兒們為“龜兒”。課程結束后,理查。丹尼斯給每人一個10萬美元的帳戶進行實戰練習。這些龜兒還真爭氣,在4年的訓練課程中,23名學生有3人退出,其余20人其余都有上乘表現,平均每年收益率在l00%左右,而他付給這些學生20%的分紅就達3000-3500萬美元,其中最成功的一名學生,4年下來替理查.丹尼斯賺了3150萬美元。名聲傳出去后許多大基金會紛紛出高薪來挖人,如今大部分“龜兒們’要么被挖走,要么拉出去單干,手頭都控制著上億元美金,成為期貨市場的一支生力軍。“烏龜幫”的名聲也越叫越響。結果證實理查。丹尼斯的觀點是正確的:成功的交易者是可以通過訓練與學習而得的,這無關乎聰明才智,全在于交易者的方法、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