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威斯坦的故事:由貪生貧

  以下為作者和威斯坦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威斯坦:

  問:以閣下工作投入的程度,相信夢中也會考慮市勢如何發展是嗎?

  答:所料不差。

  問:可有夢到黃金將會暴升或其他類似的情況?

  答:實際上與市勢的上落沒有關系。問題在于正日工作,不停思考,因此在夢中也會不知不覺間繼續分析市勢。 

  問:開始投入投機行業之時,可由定下奮斗的目標?

  答:一般美國人都希望成為百萬富翁,我與別不同,欠缺雄心壯志,但自從到歐洲旅游之后,我開始發覺金錢的重要性。便跟隨大眾矢志賺錢。

  問:在什么時候立下的宏愿?

  答:1970年中期,開始炒賣生涯三至四年之后。

  問:當時以有百萬財富。

  答:對,由于積聚相當的儲蓄,便開始四處旅游。在法國看到一座城堡價值三十五萬美元。

  問:價錢相當便宜。

  答:現時價值五百萬美元,回到家鄉便立志再賺取三十五萬美元,購買該座城堡。

  問:實際上閣下當時以有足夠的資金買入,何須定下賺錢計劃?

  答:我認為利用新賺取的金錢較為恰當,另一方面也可令斗志更加堅強。

  問:換一句話說,為了得到心愛的城堡,閣下加倍努力炒賣后果如何?

  答:買入較平時多的合約。市勢果然上升,但未到三十五萬的目標,錯過獲利平倉的機會。

  問:閣下買入大手的大豆好倉,錯過平倉的機會,關鍵問題出在哪里?

  答:錯在定下不切實際的獲利目標。

  問:換而言之,出市的價位屬于主觀愿望,而非根據圖表分析。

  答:正確,加上未曾仔細考慮風險問題買入比平時較多的合約,綜合來說,并非理想的買賣決定。

  問:后果如何?

  答:上升兩日之后,價位突然之間排山倒海的崩潰跌停板。

  問:沒有及時離場。

  答:反應遲鈍,束手待斃,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第二日繼續跌停板,因此仍然處于困境,無所適從。

  問:當時感覺如何?

  答:要恢復買賣,不論任何價位都要斬倉,做一個了斷。

  問:情感上可有受到沖擊。

  答:受到極大的挫折,根本不能作出任何理智的決策,晚間不能入睡,只祈求次日恢復買賣,早日脫離苦海。

  問:第三日,戰況如何發展?

  答:開市之后半小時,經紀通知我仍然沒有復市的希望,因此留在家中,以免成為經紀行同事的恥笑。

  問:憎人富貴厭人窮是人類的劣根性。完全沒有行家向你慰問?

  答:面對面可能加以辭色轉身就論人是非,令人難以忍受。

  問:悶坐家中的時候如何度日?

  答:向其他經濟行了解行情。

  問:第四日仍然跌停板?

  答:對。

  問:每日大概輸去多少錢?

  答:大概125000美元一天,以當時年平均收入15000美元衡量加上小弟并非出身富有家庭,類似損失簡直是慘無人道。

  問:當時戶口好倉凈值多少?

  答:未買入大豆好倉之前,積聚了150萬美元的利潤。換一句話說,每日財產減少10%左右。

  問:故事非常動人請繼續。

  答:當時,精神處于崩潰的邊緣。金錢損失的速度猶如不停的大出血,直至死亡為止,最后結帳總共輸去六十萬。

  問:有什么值得一記的事情。

  答:有,在公園內倒在陌生的女孩的懷中痛哭。

  問:可有脫離投機市場的動機?

  答: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之余,確會考慮金盆洗手以免輸得一干二凈。

  問:金錢上的損失和成功路上嘗到失敗的經驗兩者打擊那種較為慘重? 

  答:金錢的損失,跌停板的市況束手待斃的困境,都令人畢生難忘。

  問:不能隨時隨刻斬倉投降,令你感到受人欺騙。

  答:實事勝于雄辯,停板制度只會帶來不公平的后果,令人難以信服。

  問:閣下意見認為期貨市場應該取消停板制度?

  答:自由市場講究自由買賣,為什么要設置停板制度。否則突然之間被困只會領到損失更大及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