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04與05年嘉盛炒匯冠軍采訪實錄

  2004年舉辦了一個全球范圍內的外匯交易大賽,奪得第一名的是加拿大人杰夫·休斯,他用500美元開始了網上外匯交易的生涯。通過參加比賽,他贏得了1000美金和一臺寶馬公司的Mini Cooper車。

  杰夫·休斯是一個全職的住家男人。在做全職住家男人以前,杰夫做了4年半的股票交易。帶女兒使得他不得不在交易時間和交易方法上都做了一些調整。“我白天大部分時間都交給她了,”杰夫說:“她每天就睡一小會,而且睡得也不長,所以我在晚上做交易的時候,就不得不好好準備,這是一件好事情。”

  03年11月的時候,杰夫開始在開了一個模擬帳戶,模擬帳戶的報價,操作界面和正式帳戶一樣,只是沒有投真的錢,在一個月之內,他賺了100%。這使得他對外匯交易的興趣大增。12月,他投了500美金,過了4個月,他的帳戶從500美金漲到4000美金。現在,杰夫80%的資產在外匯交易市場,20%仍然放在股市。每天晚上,他集中精力看盤3個小時。

  科技也使得他能在白天保持這種靈活的生活方式。他家里樓上,樓下有兩個臺式電腦,此外,通過一個無線網卡,他可以通過掌上電腦隨時了解行情,進行交易。“我可以隨時隨地接觸到市場行情,即便帶女兒到公園去玩,也不影響我。”有一次帶著女兒開車外出時,他在等紅燈的那一會兒,還掏出掌上電腦,下了一個單。

  在家里做全職丈夫以前,杰夫在一家銀行上班,主要做客戶服務。那個時候,他開始業余炒股。“我上班的時候,在休息時間打一兩個電話,最終,我炒股賺得錢比上班賺得還要多,在太太的支持下,我下決心辭職在家里全職炒股。”

  杰夫基本上是一個技術派,短線炒手。但是有關重大經濟數據,他也是同樣關注的。他主要操作的貨幣對有歐元/奧幣,美元/加幣,歐元/美元,歐元/日元,英鎊/美元。

  他每天平均下三個單,持倉10分鐘到一個小時。但偶爾他持倉數天或數個禮拜。他發現他在炒波段的時候比較成功。“有時我就鎖定一個貨幣對,只在波段里炒作。”

  杰夫喜歡燭形圖:“我從幾米外瞄看一眼那個圖,就知道行情啦。有時候我一邊給女兒喂飯,一邊就能檢測到行情。”

  晚上,女兒睡覺以后,杰夫可以靜下心來做幾個小時市場分析,寫下他認為的支撐點和阻力點。“我那時候心里就對明天要作的4-5筆交易有個概念,如果哪個根我預測的走向一致,我就跟進。”他一般看一天一天的圖標,在白天,他關注5分鐘的。

  當他不進行交易的時候,杰夫喜歡健身和彈吉它。關于外匯交易最好的地方,“自己可以控制的余地比較大,而且賺錢的感覺很好!”

  杰夫運用5分鐘圖上的菲波納奇回調以及10期和40期的指數移動平均線(EMA)來判斷進/出市場的價位。杰夫經常使用的另外兩種圖形是,一是60分鐘圖顯示隨機指標,他用來做出交易決定,另一種圖形是日線圖,顯示200期、100期、50期的EMA,杰夫認為日線圖能確保他的交易與長期趨勢一致。

  當加拿大人杰夫·休斯(Jeff Hughes)進入加拿大的一家知名大銀行時,他覺得自己已經找到了夢寐以求的工作。但是,以后的事實證明他只對了一部分。當他為銀行銷售共同基金時,萌發了他對交易市場的興趣。1997年,杰夫開始通過經紀商同時操作幾個股票賬戶。到了1999年,當所購買的科技股為他帶來了極為可觀的收益,他便考慮辭職回家,以全職網上交易為生。今天,他專職交易,并且同時照顧著他十六個月大的女兒。所以,他過著:

  住家男人的炒匯生涯

  記者:在你進入這個行業之前,你是怎么看待交易的?

  杰夫:說到交易時,我會想到激烈、激動、回報、管理、挑戰這些詞。現在我發現的確如此,所以我當時的直覺是對的。

  記者:什么促使你開始交易的?

  杰夫:1999年6月的時候,我每天在股票市場上賺到的錢遠高于我的薪水,我把所有的空余時間都花在研究股票交易的成功之道上。2000年4月初,我離開了銀行,開始專職交易科技股。實際上,以后的事實證明當時在我開始專職交易的幾星期前,納斯達克已經到了大牛市的頂峰。

  記者: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大獲成功?

  杰夫:一開始就成功?沒有啦。在我決定專職交易前,我確實賺了很多錢。但是,當我辭職開始專職交易后的8個月,納斯達克跌了2,500點。我的錢都是在牛市中賺到的。

  記者:當你開始交易時,你的賬戶有多大?

  杰夫:我相信我的賬戶規模低于當時的一般水平。在1999年到2000年這段期間,許多人的賬戶規模都很大。要是說到外匯交易的話,我的初始賬戶規模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小。

  記者:我們想了解更多的細節。當時在你的外匯賬戶里有多少錢?

  杰夫:說起來非常可笑,但是我當時真的只用500美元開了一個迷你外匯賬戶。在之后的4個月內,我的賬戶已經賺過了5,000美元,當然這還是一個非常小的數字。但是,后來不久,通過操作該迷你賬戶以及稍后我擁有的另一個小賬戶,我已經能夠每月定期從賬戶中取出一部分錢作為我的收入。

  事實上,作為舉辦的“贏MINI 外匯交易大賽”的12位決賽選手之一,我獲贈了一個價值1000美元的賬戶,這是我的第2個賬戶。之后,我一直通過這個賬戶以及我原來的賬戶進行外匯交易。當然,我有時仍然交易股票期權。

  記者:為什么你會開始交易外匯?這個市場究竟有什么地方如此吸引你?

  杰夫:通過閱讀和瀏覽有關介紹外匯交易和小型外匯交易賬戶的交易雜志和網站,激發了我對外匯交易的興趣。

  我想主要有兩個原因促使我走進外匯交易。第一,24小時的市場結構,第二,令人驚奇的200:1或者100:1(根據賬戶類型而不同)的保證金交易。同時,我對“無傭金”的概念也非常感興趣。事實上,進行技術分析的交易者會發現外匯市場的走勢與技術指標更加接近。我在操作模擬賬戶中取得的成功為我在進行真實交易時打下了扎實的基礎。當然,之后舉辦了“贏取Mini”交易大賽,大獎是MINI Cooper汽車。

  我在2月份的比賽中獲得了決賽資格,是第一批選出的決賽選手之一。并且在6月份獲得了一輛MINI Cooper。

  我認為世界各地的交易者都會歡迎從周日晚上到周五晚上的不間斷的24小時交易市場。這使得我可以靈活安排我的時間。當然,沒有額外交易傭金,只有買/賣差價也很重要。

  此外,我認為一般的股票交易者并沒有認識到標準外匯賬戶100:1或者迷你外匯賬戶200:1的保證金交易可能帶來的巨大潛在回報。例如,持有迷你賬戶的交易者可以用500美元就買入或賣出價值100,000美元的一種貨幣。該頭寸只要上漲或下跌50點,就可以獲得100%的回報。(當然,杠桿作用是雙向的,能讓你賺錢,也能讓你賠)。

  記者:許多用小額賬戶開始交易外匯的交易者都在幾周或幾個月內被市場淘汰。您也是用一個非常小的賬戶開始外匯交易的,而且現在是專職交易。您有什么寶貴的經驗可以與其他交易者分享的嗎?

  杰夫:我認為我在股票交易和期權交易時遇到的困難為我現在所做的交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我相信操作小額賬戶決不意味著在外匯市場會失敗。交易者可以用最少的資金開設一個迷你賬戶,迷你賬戶提供200:1的保證金交易。這實在是個非常棒的機會組合。畢竟,衡量成功與否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用最少的錢或他人的錢來賺錢。你必須真的花時間鉆研。你必須學習交易的基礎知識。在模擬賬戶上試驗,用最小的資金開設迷你賬戶,進行小額交易,每筆交易不超過10,000(1手)。隨著資金規模的擴大,慢慢增加倉位。我想其他交易者可以試著這么做。許多人都問我“我該怎么做”,其實這并不是我能在一頓飯的功夫解釋清楚的問題,但是我現在做的,是其他任何交易者也都能做到的。

  記者:你是哪種類型的交易者?

  杰夫:我認為我是技術分析派。因為,我主要在支撐位、阻力位以及趨勢線附近進行交易。我的買賣是建立在移動平均線、隨機指標以及趨向指標的基礎上做出的。我依據燭型圖上的K線形狀,如內含線、十字星、流星錘等做出交易決定。

  同時,我認為隨時關注基本面的變化是謹慎明智的做法,因為基本面的變化總是會對大趨勢產生影響。我這么說,是因為外匯市場總是聚焦于一小部分的經濟數據以及各國利率的變化。當交易者在觀察圖表形態以及指標的同時,如果也能注意到所公布的經濟數據的變化,將有助于交易者評估市場人氣的變化。

  記者:你覺得最重要的技術工具是什么?為什么?

  杰夫:你只讓我選一個嗎?我認為對于不同的分析周期,不同技術指標的重要性也不同。在長期圖表上,我必須畫出趨勢線來,不然我沒法進行判斷。

  一條長期趨勢線得到支撐或被突破預示著市場人氣的巨大變化。在中期圖表上,如果沒有支撐位和阻力位、菲波納奇回調、近期高點和低點,我沒法做判斷。在長期和短期的分析周期內,如果長期趨勢保持不變,支撐位和阻力位的強弱都會對短期走勢起決定作用。在短期圖表上,對我來說,移動平均線是決定進/出市場的最佳指標。

  記者:你的交易理念是什么?

  杰夫:我喜歡在屏幕上放上三張同一貨幣的圖表。一張是日線圖,確保我是隨著長期趨勢操作的,一張是小時圖,我主要用它來決定我的交易,還有一張是5分鐘圖,用來選擇進/出的價位。你必須做到能事先預見即將進行的交易。我主要關注:

  1. 價格在日線圖上位于200期、100期、50期移動平均線之上,而且我對長期趨勢有把握。

  2.在小時圖上我看到隨機指標處于超賣區域,那我們就接近50%的菲波納奇回調支撐位。因為我相信菲波納奇回調在外匯交易中是非常有效的。

  3.在5分鐘圖上,我看到10期的指數移動平均線向上突破40期的平滑移動平均線。我已經嘗試過各種技術指標的組合,在我看來以上判斷是比較有效的。我花15秒的時間在圖上尋找我想要的圖形是否出現。

  記者:你為什么認為菲波納奇回檔位特別重要?

  杰夫:因為交易者都認為它重要。對我來說,看到世界各地的交易者都以菲波納奇回檔位為依據買入和賣出,絕對是件有趣的事。但是正由于全世界的交易者都尊重這一規律,所以菲波納奇回調是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它們之所以起作用,是因為每個人都在使用它。我不是個數學家,但它們確實把對人類本質的評價轉化成了一個數學等式。總之,這是人的本質在起作用,經過一輪明顯的上漲或下跌走勢后,必定有一些人會認為價格走得太遠了。

  記者:一般你的交易持續多長時間?

  杰夫:通常我的交易持續1至3天。當然有些時候可能根據市場走勢是否如我所望還是被提前止損出局而會有所不同。我會在一個交易日內操作大量持續時間不超過20分鐘的交易,但是我也有將一個與市場走勢保持一致的倉位保持3至4周的經歷。

  記者:你是一個系統性的交易者嗎?

  杰夫:如果系統性這個詞語意味著一步一步都遵循程序來,所有的交易都用同一種方法,那么我不是的。但我的準備工作是系統性的。我的生活方式決定了,我在交易的前一夜或任何我有時間的時候做大量的準備工作。我會在各種圖表中尋找我喜歡的技術形態。我把所有菲波納奇回檔數列記下來。我把交易區間或者內含線記下來,這些最終都會被市場從一個方向或另一個方向突破。我努力了解新公布的經濟數據或各國利率的變化,有時就在公布的前后計劃交易。

  記者:你每天工作多長時間?

  杰夫:每天都不一樣,主要根據我對當天市場走勢的評估,是盤整還是有明顯的走勢來決定。如非必要,我盡量避免花太多時間在交易上,因為有時候,可能我要和我的女兒在一起,教她,陪她玩,鼓勵她等等。當然,她也需要睡覺。我會努力在白天她睡覺或者其它時候固定交易3至4小時,然后在下午我太太回家后以及我睡覺前再交易4小時左右。這是我從周日晚上到周五下午的日常安排。

  記者:你的判斷力從何而來?

  杰夫:有時你必須往后退,仔細觀察市場正發生哪些不尋常的情況。是否市場將突破某一交易區間,或者市場人氣發生根本性的變化,這時候判斷力就要發揮作用。任何時候你的收益要看你怎么能讓勝利的成果一直保持下去。讓我們面對它,許多時候,我們可以從盤整區間較小的貨幣對中獲利。選擇一個最佳的時機建倉,趕在市場出現500-750點的一輪主要走勢獲利,其實等于進行15到20次的漂亮的波段交易。

  記者:有沒有完美的系統?

  杰夫:我認為沒有,但是誰知道呢?一臺計算機能夠完全解讀全球數以萬計的交易者腦中的情感變化嗎?因為我覺得一個完美的系統應當能夠做到這一點。市場瞬息萬變,并且處于不斷進步之中,所以為了適應市場的這種變化,你也必須經常改變自己的交易方式。交易與生存很相像,只有那些調整自己適應不斷變化的市場情況的人才能在任何時候都能擁有一份穩定的生活。我想許多交易者都曾經經歷過自己的系統運轉接近完美的時喉,當然,那時候你開始認為不會發生錯誤了,但是,馬上就發現哎呀,糟了。只有那些當他們的系統失靈的時候能及時進行調整的人才是成功的交易者。

  記者:你會對各種分析周期都進行研究嗎?

  杰夫:是的。事實上我認為這是把整個市場看清楚的最佳途徑。

  記者:你用技術指標比較多,還是圖形比較多?

  杰夫:我個人傾向于是用圖形比較,但有時似乎我用技術指標更成功些。我認為兩者結合是最好的方法。只要你知道你在看什么,為什么不用你掌握的一切工具為你自己降低風險呢?

  記者:在你的交易方法中成交量起作用嗎?

  杰夫:就外匯而言,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為沒有與外匯有關的直接合同成交量。但是通常我認為成交量是交易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你應當知道以下有關成交量的知識:價格隨著成交量的遞增而上漲,則市場很有可能繼續走高;價格隨著成交量的遞增而下跌,表明市場可能進一步走低;價格隨著成交量的遞減而上升,市場走勢將趨緩,顯示潛在的反轉或回調信號;價格隨著成交量的遞減而下跌,表明市場走勢將放緩,顯示潛在的反轉或回調信號。在外匯交易中使用一些圖表功能,如成交量柱狀圖,可以監視成交量的變化,但是我不用。

  但是,晚上當我能仔細觀察市場時,我能在圖形的走勢中看到成交量的變化,這是我的方法。

  記者:你怎么測試你的交易理念呢?

  杰夫:我隨時隨地都在用小額交易來測試我的交易理念。有時,想到某一個方法,經過試驗立刻就取得成功了。但是這樣的話,我不得不犧牲我晚上的睡眠時間,所以我努力尋找一個生活和交易的平衡點。這是每個交易者都會面臨的問題,也是困境。你不得不努力學習,因為世上沒有完美的交易者。我們都知道在任何一個交易日,我們都會錯過數不清的機會。

  記者:你始終在尋找新的技術形態嗎?

  杰夫:是的,我總是在尋找新的技術形態,市場每天都在進步,所以要求你必須也是變化多端,隨機應變的。

  記者:那你怎么能找到呢?

  杰夫:你必須肯花時間進行觀察。我記了很多筆記,一旦有什么情況發生,我就寫下來。如果我錯過了一次交易的機會,我會把事情發生的經過寫下來。如果被止損出局,我會把最有可能的原因寫下來。如果一次交易比我想象的還要成功,或者好于應當有的結果,我會把情況記錄下來。當一個交易日結束時,我可能已經寫了10頁潦草的筆記了,然后當晚上為明天的交易做準備時,我會仔細進行研究。有趣的是,因為照顧女兒的需要,我很少能不受干擾地進行交易,所以我需要事先準備的東西要比一般人多。

  記者:你用多少種不同的技術形態進行交易?

  杰夫:我可能只用一種形態或者幾種形態組合在一起。我喜歡利用反轉。我總是提倡冒險。我會在燭形圖上記下上升吞沒形態,然后等待形態得到確認。我會注意支撐位和阻力位附近(可能是菲波納奇回檔位,趨勢線,或者前期低點/高點)。我會關注相對強弱指數或者隨機指標的超賣/超買讀數,尋找正背離。

  我會注意買方力量增強的跡象,這就是我剛才說到的成交量。我們所說的是比較明顯的反轉信號,事實上,你經常能看到這些形態,有時可能是5分鐘圖上出現的極短期的反轉,有時可能是日線圖上主要趨勢的重要變化。不管怎樣,只要我能抓住機會,我就能獲利。如果200日移動平均線在50%的回檔水平的區域附近提供支撐或阻力,我會認為在這一區域趨勢將發生巨大變化,進行相應的交易。我發現20點和80點似乎經常是支撐位或阻力位,所以是建倉或平倉的好地方。

  記者:你怎么控制你的風險?

  杰夫:當然,我通過設置止損來控制我的風險,但實際上這取決于我交易前夜做的工作。有些技術形態的風險比較小。所以你必須盡你所能減小交易的不確定性。同時扮演父親/交易者的生活方式,使得我必須在前一天夜里就做好交易的工作,隨時注意交易當天發生的情況,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把支撐位和止損位記下來。我的圖上都是交易前夜畫上的各種線條,用來標明趨勢線、菲波納奇回檔位,前期低點,等等。

  我會關注第二天公布什么數據。發布的具體時間,我會在我的掌上電腦上設置提示,或者在我第二天的工作表上把他們寫下來。我會根據第二天想要密切關注的圖形調整我的設置,并且當時根據各個貨幣對的不同表現,有些圖會設置得大些,而另一些圖就設置小些。這些都會盡量減少我在每筆交易中的風險。做好準備,小心運用止損和追擊止損,使得我能同時扮演好交易者和父親的角色。

  記者:你的止損主要是建立在技術分析的基礎上,而不是資金管理,對嗎?

  杰夫:可能,但是我想說,我是在綜合技術分析和資金管理的基礎上設置止損。我的止損位通常設置在技術分析的支撐位和阻力位附近,而不是一個固定的點數。一個固定的點數對我沒有意義,所以我認為根據技術分析的支撐位和阻力位設置止損就等同于明智的資金管理。根據某一固定點數設置止損,你就沒有了交易的基礎。貨幣對可能處于盤整中,略微偏離正常區域,而這時候按照你原來設置的止損點數,你不得不在沒有技術面或基本面的原因的情況下止損出局。

  記者:當你處于錯誤的交易中時,你怎么辦?

  杰夫:錯誤的交易通常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使用恰當的止損可以把決定權握在手里。有時,如果我覺得在準備過程中我遺漏了某些東西,我會修改原來的止損位。

  但是,在這里我還想些說別的,因為我相信我的準備,并且我知道當時還有其它的技術形態可用。那么有時,如果你看到市場不是朝你預想的方向發展,你就必須采取措施,所以,我可以在到達止損位之前平倉。

  記者:資金管理是一個獨立的課題嗎?

  杰夫:資金管理是交易的一個組成部分,如果你開始交易或思考的時候,你必須知道:所有的交易者都會輸錢,這是交易的一部分。大約95%的交易者在開始進入市場的第一年都曾輸過錢。而損失管理決定你是否能平安度過這一時期。保護你的資本是絕對重要的。它就象一場槍戰,而你只是想活著保留實力,參加第二天的戰斗。直到你有幾年的交易經驗之后,你可以花5到10秒看一張圖,應當盡量估計保守一些,如果存在技術面或基本面的原因的話,馬上平倉。

  記者:你每筆交易用多少倉位?

  杰夫:每筆交易大約占資金量的5%左右,上下波動區間在2.5%-7.5%。我會根據交易是否符合我的風險尺度以及我們是處于短期、中期還是長期趨勢的不同情況來進行調整。

  記者:你怎么管理你的未平倉交易?

  杰夫:我隨時注意我的倉位,如果市場朝著我預期的方向發展,我會提高或降低止損位以保證不輸錢。在一輪走勢的關鍵支撐位/阻力位處,把一半的盈利先變現,用追擊止損單保持我另一半倉位。然后用1/4的頭寸可以比較輕松地建倉/平倉,當我看到一個潛在的技術形態正在開始形成或接近結束時可以使用剩下的1/4倉位。我用兩個不同的賬戶進行交易,用一個賬戶隨著主要趨勢選擇時機建倉,當在主要趨勢中發生相反走勢的小趨勢時用另一個賬戶適時進行交易。

  這個簡單的辦法可以使我可以保持頭腦清晰。我的一些想法非常簡單,這是有原因的,我作為交易者所做的一切以及在每一個交易日我想獲得的結果,是放在第二位的,因為我的女兒始終是放在第一位的。

  這個問題用我的電腦設置來解釋比較恰當。因為我使用最新技術有效地管理我的未結頭寸。在我家的主要活動樓面及底樓各有一臺帶兩個顯示器的奔4電腦,我家的無線網絡的上網速度非常快。這使得我能在家里的各個角落用Ipaq隨身電腦進行交易或者察看外匯報價。如果我覺得我不能跟我女兒好好交流或不方便照顧她時,我會把Ipaq放進連在我皮帶上的電腦套里,這樣我在家里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能照看一切。家里70%的地方都能看到顯示屏。當我跟女兒外出時,我會減少頭寸,隨身帶著我的Ipaq,轉換到無線GPRS調制解調器。

  這是非常刺激的事情,很顯然我首先是一個父親,所以有時我會停止交易,做好一個父親。值得慶幸的是,我用現有的工具同時扮演好父親和交易者的角色。

  記者:你使用哪種止損和/或盈利目標?

  杰夫:我使用止損位和跟蹤止損。成功的交易和失敗的交易之間的區別是止損的運用。當你建倉時,先設定一個止損價位,然后當市場朝你預料的方向發展時,設置一個真實或心里的跟蹤止損。在一個交易區間內,設置一個比較緊的跟蹤止損。

  我喜歡使用比較靈活的盈利目標。我心中會有一個目標,但同時我也知道其實這就是你如何保持盈利頭寸,因為它決定了你的整體收益率。我不會輕易下單平倉,除非有特殊情況發生。我對該走勢是否繼續或發生反轉之前停頓一下做出判斷。設置跟蹤止損時,要綜合考慮你能承受多大的回檔或者上下波動的空間,使得你能保持自己的倉位。

  記者:你在執行交易時,是一種主觀性的過程,還是一種機械性的過程?

  杰夫:這是個有趣的問題,起初,我認為自己是主觀地執行交易,我的準備過程是機械的,由于每個交易日發生的情況不同,執行交易的方式也會不同。我的生活方式要求我事先要做好準備。我必須知道什么時候哪種貨幣會引起我的興趣,然后我分析怎么或者為什么市場會到達這個價位,以便做出最后的決定,但是我的生活方式可能也決定了我一半的交易都是純粹的機械過程。我完成工作,看一下價格走勢及圖形,然后做出交易。

  記者:你的成功和不成功的交易之間有什么聯系嗎?

  杰夫:它們開始的時候都是相同的,對吧?最終它們或者往上走或者往下走。這是它們的唯一共同之處。如果市場不是朝你預期的那樣發展,就必須平倉。你的時間和金錢應當花在下一個技術形態上。事實上,與你預期方向相反的交易可能在幾分鐘,幾小時,或者幾天后成為你將再次建倉的成功的技術形態。

  記者:你遇到的最大挫折是什么?

  杰夫:我確實有過一些困難,在納斯達克達到5000點的最高點的幾周后我開始專職交易。在開始外匯交易之前,我主要進行期權交易,曾經有一次,我買入一個買入期權,不到幾天時間就到期了,我的大部分投資都輸了。2000年4月份,我有過很多不成功的交易,因為我認為股票會一路往上漲。

  雖然只是開玩笑,但是你知道嗎?從心理上說,我把那些不愉快的記憶打包,否則今天我就不在這里了。在外匯交易中,我還沒有碰到過什么可怕的挫折。但是,在我取得今天的成功之前,我已經有了足夠多的珍貴教訓使我能夠避免那些錯誤。

  記者:在交易中,你感到最困惑的是什么?

  杰夫:在交易中我最困惑的是對技術形態的可能性做準備,然后觀察形態的變化,但是然后卻錯過了。在交易前夜尋找可能交易的技術形態是我交易的主要工作。不能把握建倉的最佳時機是非常令人困惑的。但是,我的女兒總是放在第一位,她是個了不起的女孩,能夠鼓勵我在最困難的日子里繼續向前。

  記者:什么時候你意識到交易并不只是一種誘惑,而是即將成為你的全職工作?或者你從一開始就感覺到了這一點?

  杰夫:當我第一次開始交易時,我想,“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然后,當在交易中遇到困難時,在熊市中我的方法不再有效時,我不得不進行自我反省。我必須往后退一步,試試不同的東西,大大減少我的交易規模。當我開始在熊市中開始持續盈利時,我便開始認為那是我能做的事情了。但是,近來我在外匯市場上的成功使我的自信和決心達到一個全新的境界,不是我能做什么,而是我能做多好。交易很大程度上與自信有關,有時自信會發生動搖,但是如果在最困難的時候你仍能堅持下來,你會得到回報的。把它都寫下來,你能從中受益。

  記者:心理因素什么時候起作用?

  杰夫:這是一場與你自己進行較量的戰斗。真正理解這一點是在交易中取得成功的重要一步。一旦你認識到這一點,我的意思是真正認識到這一點,你就能學會往后退一步,不要進行那些注定會失敗的、倉促的、不理智的、無計劃的交易。

  記者:你對恐懼、貪婪和自我尊重有何看法?

  杰夫:每個交易者都必須與恐懼和貪婪做斗爭。你必須知道交易并不是快速致富的捷徑。它是一門生意,你自己集公司所有層面于一身:制造,會計,信息和技術系統,CEO,等等。虧損是業務的成本。市場因為恐懼和貪婪而變化:害怕錯失機會,害怕輸錢。而貪婪更可怕,它不僅使你進入錯誤的市場,而且把原本盈利的交易變成后來難以下咽的損失。

  記者:你認為你與其它試過但又失敗的交易者的區別是什么?

  杰夫:堅持。我不斷嘗試新的技術形態,新的市場,直到我找到適合自己的環境。我對交易的規模比較謹慎,直到我看到確實的結果。最重要的因素是我有一個打不垮的后援團。我的太太Claire一直都很有耐心,即使在眾人對我的懷疑和不理解的陰影下,她也始終相信我。在這個艱苦、富有挑戰性的市場中這一點是你必須具備的。

  記者:除了把玩你的那輛MINI 車外,空閑時間你是怎么度過的?

  杰夫:交易是一種生活方式,它能完全占據你的全部,所以我努力通過富有挑戰性的業余活動(包括精神和體能的)尋找一個平衡點,例如定期的外出,或者彈吉他,以及需要集中注意力的事情。但是更多時候我只想跟我的太太和女兒出去游玩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