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西里巴的故事:87股災之役

  問:據悉1987年10月份世界股災的一個星期內,閣下戰績輝煌,可否告知一二?

  答:當時我預期市勢將有重大的變化,但不知向上或向下突破,因此按照泰利旬一役的方式買入期權。

  問:實際策略可能甚為復雜,可否說明基本的道理。

  答:簡單來說是同時買入好倉及淡倉期權,主要買入遠期及未到價的期權。

  問:如何判斷大市將有巨變?

  答:87年9月份期市大勢大幅上落,給人感覺便是山河變色的先兆。

  問:當時可曾預期大市將會大跌?

  答:實際上我認為股市向上的機會比較大,最低限度可以攀回以前的高價。

  問:直至什么時間,才改變注意?

  答:是跌市前的星期三,股市開始大幅度回落,星期四,大市反彈假如星期五繼續上升,形勢將會混亂,星期五股市崩潰,令我信心十足,認為災難性的下跌已經近在眼前。

  問:星期五的市勢具有代表性?

  答:是,星期五的急跌最低限度星期一早段也會繼續回落。

  問:當時如何安排作戰策略。

  答:我估計大勢星期一會低開繼續大幅急跌然后出現反彈,升回星期五收市前的水平,因此在星期五當日我夠入未到價的好倉期權以防萬一。

  問:估計大勢下跌之際買入好倉期權豈不互相矛盾。

  答:屬于保險注碼,這是小弟一貫作風,投機之中不忘穩重。

  問:1988年四月份成功雜志的封面特稿,說閣下在股災當日并無到交易所買賣,改為在辦公室遙控交易。避免受到他人意見影響。證明你深信當日股市必然大幅度下挫,是否確有其事?

  答:語不驚人死不休,是傳播界常見的手法,事實上股災當日,我仍在市場直接買賣。

  問:沽空大獲全勝,可有波折?

  答:主要是擔心交收的問題,其中一個客戶持有大量好倉,必須小心處理,才能交收妥當。

  問:據聞閣下連交易所會籍也一起售出,閣下認為股市崩潰的信心高于一切。

  答:開市前的確賣出一個牌照,即使我不沽出僅有的一個買家也比成為其他買家狂逼猛打的對象,實際上我仍擁有六個牌照。

  問:是閣下第一次買賣交易所會籍的經驗?

  答:第一次在一日之內完成買賣過程,我以45.2萬美元賣出,后在下午以27.5萬美元購入,干凈利索。除此之外,其他買賣過程較為沉悶不值一提。

  問:股災前閣下持有大量未到價的淡倉期權,請問在黑色的星期一收市時仍然持有多少?

  答:百分之九十五,原封不動。

  問:換言之,大部分繼續持有,照例星期一利潤已經極為可觀,對于紙上的富貴閣下完全不動心?

  答:機會難得,有風必須使盡帆。

  問:股災當日,閣下保留大部分淡倉期權,除此之外可有其他行動。

  答:我預期股市再次日仍會大幅度的下跌。但在星期一收市前再買入一批未到價的好倉期權,同一時間,將沽空的好倉期權平倉。

  問:實際上,你預期市勢的波動幅度會繼續在高水平上增加,是不是?

  答:正確,事實上星期一的策略是最適當的行動。第二日開市之后,市場人士根本不知如何是好一半人瘋狂買入淡倉期權,另外的人則追捧好倉期權,基本上是一片混亂的景象。

  問:但全部人都在下賭注,預期波動幅度會擴大。

  答:實際情況一如你的分析,而我由于先行一步,變成市場上唯一有貨可以出售的沽家,自然得到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