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馬田·史華茲:機密泄漏

  以下為作者和馬田·史華茲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馬田·史華茲:

  問:聽說你的第二份工作,極不舒暢,可否略述一二?

  答:說來話長,歸根結底,機構太大加上管理人員失職,引起報告外瀉。1972年跳槽到另一間公司擔任分析員,當時該公司共有三十名資料員,劃分成三大組。資料董事惰性極重,吩咐每一組的高級分析員負責討論其他組員的投資報告,最后的結果是每一個人的報告其他組員也都知道。

  問: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答:我寫了一份醫院管理公司的投資報告,看淡后市重要的理由,在于該等股份市價贏利率較高假如跌至與公用股相同的水平,已經足以帶動股價下跌。問題出在一位喝醉酒的同事,在尚未公開報告之前通知了其他客戶。

  問:結果如何?

  答:引起敏感拋售,謠言滿天飛。

  問:市場傳說貴公司將會發表不利于某類股份的報告?

  答:對,由于我負責起草報告,自然成為頭號嫌疑犯,要到交易所作證,足達六小時。

  問:經驗慘痛,自不待言。

  答:差點失去,繼續工作的興趣,最后沉冤昭雪,但已經不能在次抬起頭來,專心致志的研究那些公司的資料。!

  問:該份報告,如何處理?

  答:匆匆忙忙的公開發表,以免節外生枝。

  問:在第二份工作任內,一次意外,令你對資料分析逐漸失去興趣,除此之外,可有其它因素引致閣下令某高就。

  答:當時是1973年我發現股市將會見頂回落而公司的政策是報喜不報憂。繼續推出看好的報告。簡直是沒良心的事情。

  問:請舉出實例。

  答:升降指數早已形成重頂。而我負責分析的股票市盈率已經高達四十至五十倍。整個華爾街的態度整齊劃一,看淡的分析報告根本不可能公開發表。

  問:閣下撰寫的投資報告當初并沒有發表的計劃,對嗎?

  答:對。

  問:對,前途既然失去,憧憬如何應變。

  答:最后失去職位,做了四個月的無業游民。

  問:游手好閑。

  答:剛好相反,努力學習圖表分析,及電腦買賣程式。并以兩萬美元的儲蓄投入戰場。

  問:成績如何?

  答:輸得一干二凈。

  問:夢想落空自信心可有受到打擊。

  答:百折不撓的性格,助我恢復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