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與賴利·威廉姆斯的對話

  賴利.威廉姆斯是一個具有32年經驗的交易手。他是幾本最暢銷書籍的作者。威廉姆斯同時贏取了羅賓斯世界錦標賽冠軍,他在一年里將1萬美元資本變成了110萬。他經常出席論壇演講,他在演講中面對觀眾進行實際交易,并將贏利分給大家。

  我們知道交易是一個艱辛的工作,你是如何準備每天的交易?有什么儀式?

  坦白講,我不認為這是緊張的工作,只要我知道我的建倉位和止損位在什么地方。我知道最壞的事情會是什么,并且已經接受了它和它發生的可能。我還有什么可以緊張的呢?我認為有什么東西引誘我們去擔心每個價格變動。我不會去為這個(微小價格變動)擔心。

  所以你不做瑜迦術?

  不做。我以非常簡單的準備工作來到市場。許多期貨交易者經常被市場擊倒,不是偶然而是經常。所以,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我認為這種對事實的接受可以使你消除緊張。

  大多數人不是因為交易策略而失敗的?而是他們沒有接受風險并認識到心理的因素包含在里面?

  是的。他們沒有設立止損點。因為他們不知道會有什么事情對他們發生,所以他們緊張。

  所以他們會快速套現贏利股票并持有壞的股票?

  是的。他們甚至沒有目標價格或止損價格。他們不知道該做什么。他們沒有任何規則。不管是在生活中還是在市場中,如果你沒有規則去遵從,那么你很快就會發瘋的。

  你認為有沒有可能使用一種完全系統化的市場策略,而沒有任何人為因素?

  這當然是可能的,我并且已經進行過這種完全系統化的交易。我認為,有時候你可以作出一個人工判斷,因為未來總是不同于過去,而所有的自動交易系統都是基于過去的變化之上。但是你不可以過多地使用人工判斷,如果你每天都這樣做,那么這個自動系統就沒有意義了。

  你不斷的發展新的交易系統嗎?還是你已經有4、5個方法可以選擇?

  我有4種方法。我只是用同樣的方法,尋找同樣的目標。我的思維是固定模式。

  你是否認為分散具有一定的優勢?(你可以在時間、市場和策略上進行風險分散)

  我不喜歡分散。如果你有一個趨勢跟蹤系統可以抓住趨勢,你也許需要一些分散。我只是交易標普指數期貨和債券,就這些,沒有其它的。我的唯一分散也許是有不同的建倉技術。

  所以你使用4或5種不同的基本系統?

  我用不同方法。我使用活躍性指標突破(活躍性指標,Volatility Indicator,同價格變化有很大關系,而且相對來講是前期指標---譯注),我使用圖形識別(參考本網站技術分析部分---譯注),我使用一些動力指標,同時我很大一部分依賴于市場的基本面情況。

  你有沒有一個機制可以讓你篩選潛在的目標,然后再依據你自己的判斷進入市場?

  沒有很多的人工判斷,這一般來講是相當明確的。象今天,在昨天的最高點上,我有一個買入信號,當價格達到這一點,信號說買入,我就買入。

  你使用什么樣的止損?

  止損是有趣的一個問題。我發現的最好的止損方法并不是那些所謂的魔術般的價格位。我不相信這一點。這是荒唐的。我認為止損的目的在于保護你的交易。我的止損基于資金數量上。我知道我不可以損失超過X數量的資金,我不在乎在這個位置的價格處于圖表的什么部位。我的資金必須得到絕對的保護,它的重要性大于一些神秘的價格位置。我有我可以容忍的最大資金損失量,這就是我的止損。

  (譯注:關于止損策略和止損位確立是股票交易中最為困難的問題之一。威廉姆斯的觀點只代表一家之言。關于這方面的觀點,讀者可以參考本站的其它一些文章,并且我會進一步推出更多的這方面文章和研究。讀者必須根據自己的交易策略、系統和心理行為模式選擇合適自己方法的止損策略。)

  你會不會使用一些策略如市場的變動寬度?

  我要么使用市場活躍性止損或固定資金量止損。我的損失不可以超過一定的資金量。但如果單純使用市場活躍性止損,那么止損位可能會很遠,而導致你巨大損失,所以你還是要確定固定資金量。

  你是如何考慮標普股指期貨的利潤目標?

  今天是一個對我們來講很不錯的交易,我知道市場將創造新的高點,至少在晚些時候會有90%的機會。所以,我會盡可能地持住股票,而不是選擇一個價格目標。當市場出現象今天這樣的大幅增長,你必須持住股票,閉上你的眼睛,屏住呼吸,離開你的辦公室,讓它飛翔。

  你是如何決定買多少合同的?

  合同的數量也是你交易的功能性部分,它影響你可以在這個交易上損失多少。如果你知道你的損失不可以超過一個固定資金量,那么你可以反過來推算交易數量。

  我聽說很多不同的學校在教授標普的利潤目標時,建議在某個階段套現一半的倉位。

  我設計過這樣的東西。實際上,你建立二個倉位,并且套現了第一個。你知道問題在什么地方嗎?如果你沒有利潤怎么吧?你受到雙重打擊。

  (譯注:這里討論的是一種比較常用的清倉技術,對于此方法,比較有爭議。威廉姆斯只是一方觀點。我希望以后可以在其它篇章內詳細討論該技術的優點與缺點。)

  假如有人走到你面前,說:“我想成為一個資金經理”,你會給他們什么建議?

  我會建議他們多考慮這個問題,因為你將面對這么多的法律問題。你的性格必須適合這個工作。我沒有這樣的脾氣,我不能容忍美國政府和法律部門、會計師們和律師。我個人對這樣的工作不感興趣,但是如果有人有這樣的背景,這也許是一個好的職業,但你要有一個好的交易系統,好的交易模式。首先是,你有沒有手段去對付官僚主義者?

  人們想了解他們的資金去向,這也是一個因素吧?

  你必須成為一個銷售員,你要走出去,同別人談,說服別人,你必須能夠管理他們的資金,你必須同經紀公司合作。對我而言,這同交易一樣簡單。我永遠不能賺取象約翰.亨利和保爾.圖德他們那樣多的錢。(二個最著名的證券交易師,擁有自己的資金管理公司,在同行業中表現最好。---譯注)。這些家伙聚集的財富可以延續幾代人。我沒有他們所擁有的技術,我還不擁有足夠的交易技術,更何況一個生意。

  在你演講的論壇上,如果有人問如何去開始這個職業,你會怎么回答呢?

  你最好先讀一些書,進行紙上模擬交易。他們似乎永遠不想進行紙上模擬交易,他們認為這同正式交易不同。在論壇里,我問聽眾中的醫生,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是在進醫學院的第一天就做手術的?他們在第二或第三年開始在尸體上進行解剖。我們在這里也需要尸體解剖。如果僅僅因為你認為你是聰明的,你有一些錢,所以你可以沖入市場,你不存在任何交易的基礎。在你開始正式交易前,你要學習這個行業的基本知識。實際上,你應該開始紙上模擬交易,看看這是不是適合你的職業,但大多數人做著相反的事情。他們走快速通道,結果受到巨大傷害。

  你會做這個職業多長時間?

  我非常喜歡這個職業,我也許會終生交易。但是我不能確定我會保持一個公眾人物的身份多長時間。我已經開始慢慢隱退,Miles Dunbar已經取代我寫專欄文章。他越做越多,而我越做越少。在某種程度上,我需要隱入深山中,許多象Miles那樣的有前途的家伙開始出現,他們最終會讓我退位。當看到一個運動員經過他的高峰生涯并下滑,這有些悲哀,交易生涯也是如此。

  是啊,這里有一個通向成功的道路,如果你堅持這個道路,你最終會成功。你認為成功的關鍵是不是在于調節你的心理狀態,合理處理止損和利潤目標問題?

  很大程度上基于你所設定的參數,如果你知道一個交易的最大損失是多少,那么你能夠玩這個游戲。如果你在玩美式足球,而如果它的觸地得分距離不是100碼,而是有時是110碼,有時是90碼;有時球有出界,有時沒有;有時有罰球,有時沒有。這時人們沒有概念什么是正確什么是不正確的,這會讓人發瘋的。現實是,如果你有一個好的方法,你并且意識到市場是不完美的,你不可能所有的時候都是正確的,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你有要遵守的規則,那么我認為你可以成為一個交易者。如果你對市場有不切實際的期望,而市場沒有達到你的期望,你作為一個交易者可能很快會精神崩潰。但是如果你認識到,這也是一個生意,有賺有虧,就好比你是服裝店老板,有些衣服可以賣出去,有些不能,你必須照顧好你的損失,這是生意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