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索羅斯 一只假寐的老狼

  “我已經不想再刷新記錄,而是變得更有興趣保障以前累積下來的資本不縮水。我老了,得保守一點才是。我就像一個上了年紀的拳擊手,不該再回到拳擊場中。”——索羅斯在對英國廣播公司記者發表談話時說

  “我想做點什么事,死后可以流傳。我不得不做的事情越少越好,我賣力氣工作就是因為我感到氣憤,我還得工作。”——索羅斯在接受BBC電視臺的訪問時說他將更多地關注他的慈善基金會,并且希望寫本書。

  “我必須承認我算得上世界最偉大的投資經理人;但是,我能保持這種地位多久,則是另一回事了。”——索羅斯回答《索羅斯:走在股市曲線前面的人》一書作者提問。

  “我是一個很難讓人了解的人,我一直扮演著兩個角色,所以我不覺得內疚或要負責任。金融市場是不屬于道德范疇的,它不是不道德的,道德根本不存在于這里,因為它有自己的游戲規則,也有道德的規則,我尊重那些規則,關心這些規則。此外,你還要記得我不只賺了數十億元,也虧損了數十億元。因此,作為參與者,無論輸贏,我們都要遵守規則,作為關心社會道德的人,我希望改善我們的規則,這就是開放社會的意念,我的錢就是花在這上面。”——索羅斯在接受鳳凰衛視采訪時說:

  賠了,基金規模縮水七成

  亞洲金融市場炒作和隨后的經濟危機,讓索羅斯名噪全球。但此后卻時運不濟,晦氣從此找上門。1998年,挾東南亞市場成功炒作的余威,索羅斯指揮旗下的量子基金揮兵殺入俄羅斯市場,但因俄羅斯無力償還所欠債務,致使量子基金遭到重創,大賠了近20億美元。

  糟了,十年官司找上門

  在經過長達10年的調查和取證后,今年年初,巴黎地方法院決定對索羅斯等4人進行起訴。理由是索羅斯等人非法獲取重要信息,并利用這些信息牟取非法暴利。

  怕了,泰國百姓準備臭雞蛋

  眼下,索羅斯面對的最尷尬的一件事是:泰國街頭有大量臭雞蛋在等著他。索羅斯曾計劃今年2月1日訪問泰國,參加一個亞洲經濟發展研討會,并準備發表題為“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的演講。

  老了,金融大鱷準備收山

  幾番挫折之后,有人認為,年事已高的索羅斯利用舊花招賺錢已不靈了。甚至還有人說,索羅斯已到了黔驢技窮的地步。

  今年已70歲的索羅斯也表示,自己已經失去對金融走勢的洞察力,對金融市場的影響力行將消退。他在對英國廣播公司記者發表談話時說:“我已經不想再刷新記錄,而是變得更有興趣保障以前累積下來的資本不縮水。我老了,得保守一點才是。我就像一個上了年紀的拳擊手,不該再回到拳擊場中。

  與前幾年累累惡名相比,近幾年索羅斯做的“好事”多起來了。比如,他在前蘇聯和東歐地區建立大學和研究機構,資助教育等。還受美國政府委托,管理一個面向南斯拉夫等前東歐地區投資的基金,以幫助該地區經濟重建。走進晚年,索羅斯的矛盾性格表現得更加明顯,也許是真的有了變化。

  讓人感慨的是,現實留給索羅斯的時間和機會都不多了。作為過去幾十年里最成功的基金經理人之一,他無可避免地要漸漸告別媒體的焦點、漸漸告別歷史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