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廢除金本位:銀行家賦予羅斯福的歷史使命

  在金本位的制約之下,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讓歐洲各國嚴重負債,如果不是美聯儲成立,從而集中調動起美國的金融資源,戰爭規模只能是局部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讓國際銀行家們大快朵頤,早已翹首以待下一頓美餐。但是,即便是美國有了美聯儲以后,在金本位的嚴格制約之下,金融資源也已捉襟見肘,難以支撐另一場世界級別的大戰,廢除金本位于是就成了歐美各國銀行家的當務之急。

  黃金在人類社會5000年的演化過程中逐漸成為世界各國普遍認同的貨幣的最終形式,人民對黃金與財富的必然聯系早已成為生活中的自然邏輯。當人民對政府的政策和經濟形勢不看好時,他們可以選擇將手中的紙幣兌換成金幣,以等待惡劣的形勢出現好轉。紙幣自由兌換黃金實際上成為了人民最基本的經濟自由的基石,只有在此基礎之上,任何民主和其他形式的自由才具有實際意義。當政府強行剝奪黃金與紙幣的自由兌換權力的時候,也就從根本上剝奪了人民最基本的自由。

  在正常的社會狀況下,廢除金本位勢必引發嚴重的社會動蕩,甚至是暴力革命,只有在極端特殊的情形下,人民被逼無奈才會被迫暫時放棄自己與生俱來的權力,這就是為什么銀行家需要嚴重的危機和衰退。在危機和衰退的威脅之下,人民最容易妥協,團結最容易被打破,輿論最容易被誤導,社會注意力最容易被分散,銀行家的計謀最容易得以實現,所以危機和衰退被銀行家們當做對付政府和人民最有效的武器在歷史上被反復使用。

  1812年,美國第一銀行被廢除而招來了羅斯柴爾德的報復,爆發了英美1812年戰爭,最后以美國政府屈服,成立了美國第二銀行而告終。

  1837年,杰克遜總統廢除美國第二銀行,銀行家們立刻在倫敦狂拋美國債券,招回各種貸款,美國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直至1848年。

  1857、1870、1907年,為迫使美國政府重新建立私有的中央銀行,國際銀行家再度出手制造衰退。最后終于建立了私有的中央銀行——美聯儲,從而完全控制了美國的貨幣發行權。

  1929年的大衰退的最終目的直指廢除金本位,實施廉價貨幣政策,從而為第二次世界大戰鋪平了金融通道。

  1933年3月4日,羅斯福就任美國第32屆總統。上任伊始,羅斯福就扯起與華爾街勢不兩立的大旗,他就任當天就宣布全國銀行從3月6日起停業整頓,直至調查清賬工作完成才能重新開業,這是美國歷史上首次關閉全國金融大動脈的創舉,立時讓美國人民的精神為之一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在幾乎完全沒有銀行營業的空前狀態下,持續了至少10天。

  緊接著,羅斯福又緊緊扭住胡佛時代就已經開始針對華爾街的調查不放,矛頭直指摩根家族。在一系列的聽證會上,杰克·摩根和他的合伙人在全美國人民面前被弄得灰頭土臉,垂頭喪氣。

  羅斯福對華爾街銀行家的重拳一招猛過一招,他于1933年6月16日又簽署了《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最后導致摩根公司被分拆為摩根銀行和摩根士丹利公司,前者只能從事商業銀行的傳統業務,后者則只能從事投資銀行業務。

  羅斯福對紐約股票交易所也是毫不手軟,先后通過了《1933年證券法》和《1934年證券交易法》,建立了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負責對股票市場進行監管。

  羅斯福的新政一開始就以雷霆手段博得了社會輿論的普遍好評,出了人民心中積壓已久的對華爾街銀行家的惡氣。連摩根家族也承認:“整個國家都充滿了對羅斯福總統的崇拜。他就任總統僅一個星期的成就簡直匪夷所思,我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類似的過程。”

  1933年紐約股票市場開張大吉,取得了54%的驚人回報。

  英雄一般的羅斯福激昂地宣稱:“金錢販子們從文明圣殿的寶座上逃跑了,我們現在終于可以恢復這個神圣殿堂古老的真貌了。”    

  問題在于,歷史的真相與媒體刻意塑造的公共感受之間,常常存在著巨大的落差,人們對精心編導的場景難免出現錯覺。

  還是看看羅斯福雷厲風行的表面文章之下的實情吧。

  銀行長假之后,許多堅決拒絕加入美聯儲的中西部地區銀行再也沒能開業,大片市場讓了出來,被華爾街銀行家重新洗牌。羅斯福的財政部長人選就是前邊提到的在1929年股票大崩盤之前就已經得到可靠消息,不惜損失500萬美元,也要在三天之內全部撤出股市的老亨利·摩根索之子——小摩根索,他也是華爾街的圈內人。

  羅斯福挑選的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的人選更是讓人哭笑不得,證券交易委員會的首任主席竟是那位當年在1929年股票暴跌之前拼命做空股市的著名投機家約瑟夫·肯尼迪。他的資產由1929年的400萬美元,經過大股災之后到1933年短短四年中暴漲25倍,超過1億美元。約瑟夫·肯尼迪也是杰克·摩根的圈內人,其子就是大名鼎鼎的肯尼迪總統。

  以分拆摩根公司而聲譽鵲起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的提案人,就是當年策劃《美聯儲法案》的格拉斯參議員,該法案并沒有重創摩根公司,事實是摩根公司的業務量猛增,生意更加興隆。J.P.摩根公司的425名員工中,撥出了25 人組建了摩根士丹利公司,杰克·摩根和拉蒙保持了90%的控股權。實際上,分拆后的兩家公司,仍然完全在杰克·摩根的掌握之下。1935年,摩根士丹利開張的第一年就獲得了驚人的10億美元債券承銷生意,席卷了全部市場份額的25%。實際上,各大公司發行債券仍然沖著摩根這塊金字招牌而來,摩根手中握著紐約美聯儲銀行這個超級大棒,美國任何大公司對摩根都要忌憚三分。

  而最具戲劇色彩的國會對摩根的聽證會,也是最吸引公眾注意的熱點新聞。在一片熱鬧喧囂之中,羅斯福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悄悄地通過了廢除金本位的幾項重要法令。

  羅斯福在就職之后僅一個星期的3月11日就發布了行政命令,以穩定經濟為名,停止銀行的黃金兌換。緊接著在4月5日又下令美國公民必須上繳他們所有的黃金,政府以20.67美元兌換一盎司的價格收購。除了稀有金幣和黃金首飾之外,任何私藏黃金的人,將被重判10年監禁和25萬美元的罰款。雖然羅斯福辯稱這只是緊急狀態下的臨時措施,但該法令直到1974年才被廢除。1934年1月又通過了《黃金儲備法案》,金價定位在35美元一盎司,但美國人民無權兌換黃金。人民剛剛上繳了黃金,多年的積蓄就狂貶了大半!而在1929年股市大崩潰之前得到內幕消息的國際銀行家的“優先客戶”們,得以將大筆資金撤離股市并兌換成黃金,這些黃金被運到倫敦。此時,當這些黃金在倫敦出售時,卻能賣到35美元一盎司,頃刻之間就爆賺了69.33%。

  當羅斯福向美國議員中學識最淵博的盲人參議員托馬斯·戈爾詢問對他廢除金本位的看法時,戈爾冷冷地回答:“這是明顯的偷竊,不是嗎?總統先生?”對于戈爾參議員的坦率,羅斯福一直耿耿于懷。這位參議員就是后來的美國副總統戈爾的爺爺。

  另一位終其一生都在追求恢復金本位的眾議員霍華德·巴菲特在1948年指出:“我警告你們,兩黨的政治家都將反對恢復金本位,在這里和國外靠美國持續貨幣貶值而大發其財的那些人,也會反對恢復誠實貨幣的制度。你們必須準備智慧和機警地面對他們的反對。”

  對黃金作為最終貨幣有著終生信念的老巴菲特沒能看到金本位的恢復,但這種信念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兒子,當今鼎鼎大名的股神沃倫·巴菲特的腦海中。當巴菲特瞧破法幣制度最終必將走向崩潰的歷史必然后,在1997年銀價跌到靠近歷史最低點時,果斷地吃進了世界上1/3的實物白銀存量。

  要徹底拔除黃金在貨幣中的地位并不是一件簡單而輕松的事,這個過程被分為三個階段來實施。第一步就是廢除金幣在美國國內的流通與兌換,第二步則是在世界范圍內廢除黃金的貨幣功能。1944年布雷頓體系所建立的美元兌換體系取代黃金兌換體系實現了第二步,后來尼克松在1971年才最終完成了第三步。

  凱恩斯搖旗吶喊,銀行家推波助瀾,羅斯福瞞天過海終于拔掉了金本位這個鎮魔瓶蓋,赤字財政與廉價債務貨幣這一對孿生怪獸終于從牢牢的禁錮中掙扎了出來。

  只看重眼前的權力,“哪怕死后洪水滔天”的凱恩斯有一句名言:“就長久而言,我們都會死”,但是人們的行為及其后果將永遠載入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