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白云峰:搏擊匯市,年收益15%

  白云峰“理財經”

  格言

  ●匯市不像股市,短期內潮漲潮落的機會很多,而且沒有莊家,相對比較可控和安全。

  ●套牢是沒關系的,我心態非常好;觀察的目的,是為了獲得信息,從而調整自己的策略。

  ●自己賺錢自己花,是很舒服很快樂的。

  白云峰是通過一位在銀行工作的朋友輾轉認識的,聽說他炒匯的年收益能達到15%左右。在業內人士的眼中,放在較長的一段時期看,資深外匯交易一般年收益也就能做到5%。朋友口中的白云峰"果敢、冷靜、從容",他的炒匯生涯沒有特別的大起大落。從1997年到現在,他在匯市的表現,始終穩穩當當。

  見到白云峰,第一感覺,就是他的淡定和從容。一襲黑色的休閑上衣,談吐輕松灑脫,聊起炒匯生涯就像品茗一樣,不見了匯市中刀光劍影的緊張,倒是讓人感受那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的氣度。 

  理財:享受的是過程

  白云峰很獨特。

  他目前的金融資產幾乎全是外匯,沒有股票,沒有基金,沒有信托,也沒有國債。這一方面是因為他做點外貿,經常有往來外幣;另一方面則與他的性格有關。他很獨立。對理財有自己的見解,注重"自我感覺"。

  比如股票。"1997年,我應該有機會進入股市。但我一直覺得國內股市讓我琢磨不透,感到不可控的因素實在太多。在這種情況下,把自己的錢投入進去,是件很冒險的事情。"再如基金,"我喜歡在投資中自己做決策的感覺,如果把自己的錢交給理財專家去做,就失去了過程享受的樂趣。"中行理財顧問也印證這一點,盡管他也經常聽取顧問的建議,但決策人始終是他自己。"別的客戶坐在我的面前常常都有坐立不安的感覺,什么時候拋什么時候買,都是急吼吼的。白云峰卻不同,他總是耐心安靜地聽完你的建議,然后自己去做決策。"

  在理財顧問眼中,對于風險較高的炒匯作業,白云峰這樣能保持冷靜的頭腦,又輸得起的人,是最合適的。

  出國:埋成功伏筆

  40歲出頭的白云峰,是我國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學生,畢業后成了一名老師。1991年,學校與日本一家軟件公司合作,他外派赴日工作了一年。那短短的一年,是他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折。正因為在日本建立了一些人脈關系,才有了回國后兼職做外貿的經歷,才與外幣理財結緣。

  當時家境平平的白云峰,對金錢有著本能的追求,他除了在軟件公司工作之外,還利用周末假期到附近的商店和飯店打工。正因為他的勤奮刻苦,很快就融入進當地的人文環境,并慢慢培育起了他的"個人品牌"

  回國后兩年,當初在日本結識的朋友紛紛到中國從事進出口業務,地道的上海人---白云峰就成了他們首選的業務向導。

  "我就負責為他們尋找合適的內地公司,在產品型號、質量等方面幫他們把關。"從起初義務為日本朋友牽線搭橋,到后來逐步有國內公司將業務介紹給他,白云峰在外貿方面漸漸入門。現在作為SOHO一族的他,把外貿作為主要的兼職。"現在是請外貿公司幫我理財,每完成一筆業務之后,他們就會把傭金打到我的賬上。"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范圍越做越廣,白云峰賬上的外幣也從最初的日元漸漸拓展到美元、英鎊、加元……他開玩笑地說:"現在中行外匯上有的幣種,我基本都有。"

  炒匯:最重基本面

  由于生意上的緣故,選擇外匯作為主要的投資理財渠道,對白云峰而言,是水到渠成的事。

  投資外匯寶,要研判外幣走勢,他主要做基本面分析,關注幣種國的政治、經濟方面的消息。"技術面分析是需要的,但主要還是自己對基本面的把握和感覺。"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時,白云峰分析認為:美國會打贏,但伊拉克一定有報復行為。如果依此來判斷美元的走勢,再升也會跌,再跌也會有機會。果然,那段時間,美元上躥下跳,走勢大幅震蕩,他就把握時機反復來回操作。

  白云峰用慢悠悠的語調同記者聊炒匯:"從匯市本身來講,波動比較頻繁,經常都是呈現一種上下波浪的形態,單邊下跌或者上漲的時候并不太多。在操作時,只要把握住比較好的買賣時機就可以了。所以我很少設止損位,一般看好一個幣種,即便短期沒有達到預期的漲幅,也不會很擔心。只要長期趨勢判斷沒有太大問題,就會耐心地等到解套甚至盈利為止。"

  投資總會犯錯,炒匯也會吃套。"套牢是沒關系的,我心態非常好。"1999年歐元正式面世,白云峰就將部分美元換成了歐元。但是,短短幾個月后,歐元兌美元就開始進入綿綿跌勢,并很快跌至1.0。看著歐元一個勁地下跌,白云峰并沒有慌。他認為,不可能整個歐洲的經濟發展都趕不上一個美國,歐元應該還會有機會。于是在歐元繼續下跌的過程中,他不僅沒有拋出,反而選擇逆向操作,不斷吸納歐元進行補倉。"歐元兌美元跌到0.9的時候買過,甚至最低到0.84附近還買過。"這個點位離2000年10月27日,歐元兌美元的歷史低點0.8225僅一步之遙。"不過后來歐元上漲時,我卻跑得太快了,才1.1多點就拋得差不多了。"白云峰笑笑說。捂了3年的歐元,收益率20%以上。他的耐心已足夠長,當然不是死捂。跌的時候,白云峰就強調"觀察"。如果發現確實形勢與當初判斷有差別,也會抽身而走。"觀察的目的,是為了獲得信息,從而調整自己的策略。"

  嘗新:初戰就告捷

  今年年初,在理財顧問的建議下,向來只用外匯寶炒匯的白云峰嘗試了一個"新工具"---中行期權寶。由于期權寶屬于買進期權,投資者只需要付出一定的期權費用,就可以從銀行獲得一項可于到期日,按事先約定的匯率,購買或賣出約定數量貨幣的權利。這種投資工具實現了即可買升也可買跌的雙向操作,并鎖定投資者的風險,即最多只是損失期權費,但判斷正確的話,投資者的獲利將是無限的。

  了解該產品之后,白云峰意識到用期權寶應該比較適合有大行情的時候進行操作,于是開始啖新之旅。很快他就利用20萬英鎊做了一筆期權交易,看漲英鎊。三周之后,輕松賺進1.5萬元人民幣。"當時對游戲規則還不太懂,單是從賬面看,我可以賺進2萬多元人民幣,但由于是在期權未到之前平盤,手續費不低,抵消了不少應得收益。"雖有小小遺憾,但是初戰告捷,白云峰已經很愉快了。現在他已經慢慢開始用外匯寶和期權寶結合起來的辦法操作。

  結束采訪的時候,記者問了白云峰一個問題:現在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很大,對他今后的炒匯策略有什么影響?他遲疑了片刻:"因為業務的關系,我肯定還將繼續保持一定數量的外匯。但是會選擇合適的機會,將部分外匯轉為人民幣。"確實,對于炒匯年收益不低的白云峰來講,什么是恰當的轉換策略確實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財富"源"來如此

  經過多年的努力,白云峰已經很有錢了,而且這些錢正在改變著他的生活。但是,對于財富的認識,白云峰卻有著自己的獨到見解。

  1996年,有一次白云峰骨折,住了一段時間醫院。這使他大徹大悟:生命其實很渺小很脆弱。同生命相比,錢算得了什么呢?他從此淡化了對財富積累的意識,而將賺錢與享受生活結合起來。他說:"人能自己賺錢自己花,那是很舒服很快樂的"。他為父母在南匯買了一套房子,老人辛苦了一輩子,晚年應該得到享受;他也為自己和家人安排每年的旅游計劃,為的是通過度假來調節生活的節奏,盡享親情。他覺得,如果人到世界上走一遭,什么地方也沒去過,多冤啊。

  白云峰說,他從來都沒有明確的財富目標,只在乎賺錢的過程,"享受過程"并"消費結果",哈哈。他淡定而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