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琢磨格林斯潘”的幸福生活

  在北京宣外大街一間招商銀行24小時外匯交易室里,老趙身材不高,其貌不揚,但在幾十個經常聚在這里的匯民中頗有領袖氣質——不過倒不是全因為他的大嗓門,買賣外匯這個圈子里,光會嚷嚷是沒人搭理的。

  “經濟學家”

  “我時間不算長,新人吶。那時2003年美元就見跌,當時我就挺煩的。你看那邊的冉哥和小唐,他們進來得久了,玩得也大,他們從不看電腦,厲害著呢。”說這話時,老趙一直瞟著坐在另一個角落的一堆人。

  在交易室另一角,好幾個人圍著那個被稱為冉哥的中年人,神情凝重地聽他在說著什么。冉哥常穿黑色燈芯絨夾克,手里時刻捏著一臺巴掌大的計算器,略有點口吃,急了就亮出計算器點點戳戳,口里嘀咕,“三個點,我跟你說,還不虧死你!”

  老趙一聊起他在這間交易室里也擁有不少的“粉絲”時,眼光就會一亮,說出來的話速度慢了下來、語氣卻提了上去。

  “說我是經濟學家,是哥幾個抬舉我。不過,我在外匯上下的工夫,還真抵得上半個經濟學家了。不信?我考考你!”

  他蹺起二郎腿,斜靠在電腦桌邊上,“上周六(8日)紐約的歐元收盤為什么降到2125(指上周五歐元兌美元1.2125,有時差)?它從上周的1899一直往下落,可為什么剛才我又讓哥幾個考慮吃點歐元進來?”老趙得意洋洋地把這兩個“詭異”的問題拋了出來,興奮得急欲說出答案,但又存心賣個關子。

  “做外匯買賣,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簡單,三個點就買,五個點就賣,這里面學問大著呢。干這行,還真得像經濟學家那樣搞分析,我離了這電腦和筆記本就不行。”說著,他翻開了那本黑色的筆記本。

  厚厚的本子,角卷得厲害,里面不光寫滿了各種符號,還貼了不少小紙片。書頁經常翻動,邊上已經發黑。有趣的是,筆記本最后幾頁也皺巴巴的,里面貼著幾張紙,上面是一些打印的表格。

  “我做美元做得多,這一年來我發現美國的就業數字跟美元匯率影響大,你看,我都統計了一年多了。”老趙指著其中一張表格,“這是他們上個星期公布的9月失業數字,這是我統計的13個月里面最差的一次(實際上美國9月非農就業人數是自2003年5月來表現最差的),所以前幾天美元兌歐元跌了不少。”

  “但是這比媒體預測的40萬人要少得多了,應該算個好消息,你看,這不周五美元又漲回來了。”

  “所以說,要不研究研究這些個信息,那就只能跟著有些人瞎胡鬧。”說著,老趙又忍不住瞟了眼對面的冉哥。

  “做外匯,不學習不行”

  “還有啊,你不能只看這些數據,你還得‘聽’那些國外的領導人的講話。呵呵,我不懂洋文的,我是說,得聽出來他們話里的意思。”

  老趙又開始解釋他推薦歐元的理由,“美元今年漲得不錯,格林斯潘說他還要加息,但是我為什么又看好歐元呢?”“這你就得聽那個特里謝(指歐洲央行行長)的話了,我看他在報紙上說現在很擔心通貨膨脹,這在以前是沒有的。我估計歐元總該加點息了。”

  盡管老趙可能從來沒有見過格林斯潘和特里謝,但主要做美元和歐元的他倒是把這兩個人的名字牢牢地記住了。從去年6月來,美聯儲連續11次加息的日子,老趙都記在了他厚厚的筆記本上。歐洲央行在年底之前余下的幾次討論加息的日子,老趙還用紅筆圈起來。

  “去年6月,美元利率只有1%,歐元有2%,美元能不跌嗎?不過美元利率一路加上來,到今年1月,就超過歐元0.5個百分點了,你看上半年到現在,美元不就漲回來了嗎。”

  “做外匯,不學習不行啊。”他又“教育”起身邊的幾個匯民,“你說這美元和歐元能無緣無故地漲嗎?那都是有原因的!嘿嘿,都在我本子里呢。”老趙又揚起厚厚的黑皮本。

  “記數據,看報紙,上網,自己也要琢磨,這些功課都不能少哇。我能等到凌晨兩點,就是為了等美國商務部公布那個貿易赤字的數字,你能行嗎?”說這話時,老趙的大嗓門派上了用場。

  往事不堪回首

  臨別時,無意中又聊到了幾年前的炒匯生涯,老趙的言語開始躲閃起來,“那個時候,就別說了,虧死了。都說美鈔堅挺,我就沒有留意歐元這個新玩意兒,看著歐元一個勁地漲,心里這個著急啊。”

  老趙有點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覺,“當時就向吳大姐和冉哥他們打聽各種各樣的消息,今天這明天那,整個的全糊涂了。后來看著實在對不起閨女給的養老錢,就開始自己下工夫琢磨起來,慢慢才上的道。”

  “不過,吳大姐去年就不做了。她就聽消息說美元能漲回去,結果全砸了。傷心了,不做了,只有冉哥還在挺著。”老趙有點傷感。

  “所以啊,我還得學習,做外匯這東西啊,知識太多,有時我這個經濟學家也弄不過來呢。”老趙嘿嘿一笑,對其他匯民送的這個“高帽”難掩得意。

  記者手記

  隨著居民持匯增多,銀行對中間業務的重視,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做外匯交易。但很多人仍像多年前炒股一樣,到處聽消息,盲目交易,結果陷了進去。

  記者采訪了好幾個人,也去了幾個外匯交易室體驗了一把氣氛,發現其實不少人已經開始鉆研起基本面來,對經濟數據、宏觀面、包括領導講話都更加重視,這應該是新一代“匯民”的起步。他們在一起交流的也不再局限于各種小道消息,“格林斯潘”這個詞也時不時從他們嘴里蹦出來。

  文章中的老趙就是這么一個人,幾年前也是盲目跟風聽消息,虧得比較慘。后來開始有意識地做一些主動分析,真正感受到了投資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