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鐘士的故事:驚心動魄的戰役

  鐘士求學期間,無意中看到介紹理查丹尼士英雄事跡的文章,深受鼓動,體內投機細胞,因而蠢蠢欲動。丹尼士能人所不能,鐘士也立志要在投機市場創出一番事業。

  問:在閣下的多年炒賣生涯當中,可有特別值得一提的戰役。

  答:有,1979年的棉花市場,影響我一生。

  問:前因后果,清細說端詳?

  答:當時我是期貨經紀,持有四百張7月份棉花合約,高低價則維持在82至86美仙之間。每次期棉下跌至82美仙左右,我都會場市買入,某一天,棉花跌破底價之前,下面擺設的止損盤人盡皆知,因此我誤以為自己已經雨過天晴,棉花可能出現較大幅度的反彈。

  問:決定再次買入多張合約?

  答:我在買賣圈子之外,勇猛的大叫:八十二點九十買入一百張,以當時的成交量而言是一個極大的買入盤口。

  問:后果如何?

  答:持有最后現貨的經紀奔跑而至:我沽出一百張,換言之,一口氣便了斷。

  問:一口價買入100張7月份棉花合約,有什么重大意義?

  答:意義深遠,第一,對手強勁,做好準備交貨,當時7月份棉花比10月份升水四美仙。第二,在82美仙至86美仙形成徘徊區域,將會向下突破, 度量下跌目標78美仙。

  問:閣下即時發現已經身陷險境?

  答:我意識到7月份棉花即將下跌至78美仙,而我將會成為陪葬品,當時手上好倉合約共有六百張,及一口價成交一百張。

  問:你即時決定需要平倉?

  答:我決定要反手沽空。

  問:是否立即行動?

  答:事態嚴重,不得不立即處決,我通知經紀盡快沽空棉花合約,在六十秒之后,棉花市場宣布跌停板而我只可以沽出220張約。

  問:其余的好倉如何處理?

  答:次日棉花在此低開100點開出,我繼續全力拋售,但沽出150張合約之后,棉花期貨再次跌停。

  問:最后如何了斷?

  答:當我沽出最后的好倉合約,改為少量淡倉時,價位已經比我發現入市錯誤的時候低了四美仙。

  問:閣下反應敏捷,仍然傷痕累累,此役究竟在何處出錯?

  答:第一,投機市場不可呈英雄,第二,切莫過量買賣,以當時戶口凈值衡量,我不該一次買入600張棉花期貨合約,該役我共輸去資金約六至七成,意志大受打擊,幾乎想脫離投機市場。

  問:1979年棉花戰役,令你畢生難忘,當時你入行多久?

  答:三年半。

  問:戰績如何?

  答:頗為成功,大部分客戶均有所斬獲,由于生意額水漲船高,我是公司重要一員。

  問:若一開始即投資1萬美元勝負如何?

  答:經過棉花戰役仍有三倍的利潤。

  問:換一句話說,直至棉花期貨戰役為止,你的長期信徒仍然屬于勝利者。

  答:對,棉花一役實在太過驚心動魄,我情不自禁的責問自己:蠢蛋,為什么要孤注一擲,自尋苦果?

  問: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該役可有積極性意義?

  答:當然有,我開始明白紀律及資金管理的重要性。在半途而廢的邊緣,我下定決心,繼續奮斗下去。

  問:買賣方式有何改進?

  答:盡量放松,從容應付,買賣之余,不忘娛樂自己,買賣逆手的時候立即離場,入市正確繼續作戰,總而言之,盡量減少受壓力的折磨。

  問:注碼方面是否減少?

  答:不再過量投機適可而止。

  問:心態方面,是否也有所改變?

  答:以前貪勝不知輸,此役之后,入市之前贏多少已非重要的問題,首先要考慮的是危險有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