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索羅斯故事:沒有特點就是我的特點

  因為收益曲線改變了嗎?

  對,我們有時候從事所謂的“收益曲線交易”,也就是說,把到期日長和到期日短的東西彼此搭配,很多想控制風險的專家都這樣做,但是,我們并不做太多收益曲線交易,因為我們通常對利率采取大方向的看法,在債券市場的哪一個端點操作,只是額外求其完美的問題,相形之下,很多專家不做別的事,只搭配不同的到期日進行交易。

  有很多研究分析投資經理人的成功之道,認定資產配置至少決定投資組合績效的80%,選股和其他因素大約只占20%。你對資產配置有什么看法?

  沒有。我認為你的話可能很正確,因為我們把大部分資金投在“宏觀”投資里,宏觀投資等于是三度空間的資產配置,這樣做比較有效率,因為在二度空間的投資組合里,你只能在任何特定的投資觀念中,投下一部分的股本,而我們配置在宏觀投資觀念上的資金,有時候可以超過我們資產的百分之百。

  量子基金還有什么與眾不同。有助于它成功的其他特點?

  和其他基金經理人相比,我們和我們的投資人之間,有著不同的理解,我們是一種績效基金,也就是說,我們的報酬主要是得自操作利潤的一部分,而不是根據我們管理的資金金額而定。大多數基金經理人的目標,是盡可能吸引最多的資金,好好管理,以便投資人不致失望,離開。換句話說,他們盡量設法擴大基金的規模,因為他們的報酬是根據他們管理的資金總額而定。我們則設法盡量擴大量子基金的利潤,因為我們可以從利潤中分得一定的百分比。此外,量子基金的利潤是依絕對值計算,而不是根據什么指數計算。

  另外還有一個重大差異,我們自己有錢放在這個基金里,我是量子基金的大股東,因為我們把賺來的績效獎金投資在基金里,基金存在越久,表現越成功,經理人擁有的股分比率越高。這表示我們和基金榮辱與共,股東和經理人的利益相同,因此我們和投資人之間有著不成文的諒解,亦即我們開車,他們是車上的乘客,我們的目的地相同,這個不成文約定的性質是伙伴關系,而不是信托責任;當然,我們也善盡我們的信托責任。

  是什么特質使量子基金和其他基金不同?現在有很多基金模仿你們,但你們仍然是先驅。

  沒有一個基金和我們一模一樣。現在有一大群基金叫做避險基金(hedge fund ),但是,“避險基金”這個名詞其實涵蓋范圍很廣的操作,我認為把所有的避險基金一視同仁是錯誤的。首先,有很多避險基金不運用宏觀投資技巧,或是應用的方式和我們不同,而且有很多避險基金只應用宏觀投資工具。并不投資特定股票。我們用三度空間的方法,在不同的層面上做決定,我們有宏觀決定,這是我們基金所采取的立場,在這種宏觀立場里,還有關于股票買賣和應用哪一種工具的決定。整體而言,如果我們可以用一種宏觀工具執行一個宏觀決定,我們就那樣做,比較不愿意利用更多的特定投資工具。

  你這樣說是什么意思?

  我舉一個例子,假設有一個股票基金看好債券,這個基金可能買進公用事業股票。我們絕對不會這樣做,我們可能購買公用事業股票,但是只有在對某些特定公用事業股特別有興趣時,我們才會這樣做,否則,我們會購買債券,因為這樣會讓我們取得比較直接的債券部位。

  你提到有一大群宏觀避險基金,量子基金有什么與其他宏觀基金不同的特質?

  這就是比較個人化的特質,是特定態度和風格發揮作用的部分了。

  你如何描述你投資風格的特點?

  我的特點就是沒有特別的投資風格,說得正確一點,就是我設法改變我的風格去配合各種狀況。回顧量子基金的歷史,你就會發現這個基金改變過很多次特性:在頭十年里,量子基金幾乎從來沒有應用過宏觀投資工具;然后,宏觀投資變成主流;但是,近來我們開始在工業資產上投資。我愿意用下面這個說法來說明:我不是根據一定的規則來操作,我尋找游戲規則里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