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尋找外匯保證金交易不敗秘籍

  外匯保證金交易曾一度在地下炙手可熱,但隨著近年美元走勢迷離再度清淡。今年下半年開始,人民幣升值重新點燃內地投資者的炒匯熱情。相對股票、基金投資較高的手續費,外匯保證金交易大都免傭金免手續費,加之在國際市場上點差非常低,正在重新吸引投資者回潮。

  “上周,湖南一個客戶剛剛把5萬美元委托給我們做外匯保證金交易。”林松(化名)盡管輕描淡寫,言語中還是透露出一絲得意:他的外匯理財公司盡管身在深圳,來自其他地區的委托資金卻越來越多。

  外匯保證金交易曾一度在地下炙手可熱,但隨著近年美元走勢迷離再度清淡。今年下半年開始,人民幣升值重新點燃內地投資者的炒匯熱情。而林松,因為市場跌宕中始終能悶頭為客戶和自己大賺其錢引起記者的興趣:在這個高風險高回報的市場上,一夜暴富不是奇跡——因為同時也可能一夜赤貧,但能像林松這樣,為客戶實現至少10%的穩健收益,實在不是一件能輕松說嘴的事情。

  升值復燃炒匯

  林松告訴記者,他的理財公司現在實際運作資金有60億美元,預計到明年六七月份,可以增加到200億美元。

  在目前國際外匯保證金交易市場上,200美元就可以開戶交易,就可以進行最多80000美元的交易。“如果運氣好,就能一夜暴富”。

  在目前內地沒有開放外匯保證金交易的情況下,投資者只能通過銀行做外匯實盤交易。即投資者必須實際低價買入某種貨幣再高價賣出才能獲利。不能放大——實際投入少量資金做大量交易;也不能做空——因為看跌某種貨幣而獲利。加上向銀行繳納的點差(即投資者從銀行買入賣出的差價)比較大,投資者“幾乎是為銀行打工”。

  人民幣升值是促使地下保證金交易卷土重來的直接因素。“國內長期有美元的大有人在,他們不能隨時結匯,為了不讓手里的美元白白貶值,通過地下渠道炒匯是個不錯的選擇。”林松告訴記者。

  相對股票、基金投資較高的手續費,外匯保證金交易大都免傭金免手續費,加之在國際市場上點差非常低,正在重新吸引投資者回潮。而現在管制相對較松,“個人匯二三萬美元到海外去開個賬戶,通過銀行就能搞定。”

  相對地下保證金交易的復興,內地實盤交易越來越清淡。在“炒匯大市”溫州,外匯實盤交易量銳減。2004年溫州個人外匯交易量近300億美元,而2005年上半年這個數據萎縮到80.88億美元。據了解,很大部分資金流入海外“虛盤”交易。

  “膽小”保持不敗

  林松承諾客戶的月結算收益是10%。“這個盈利基本是無風險的。只要跟對大盤就能實現。”在能一夜暴富的保證金交易市場上,這個成績看去平平,但能保持不敗,卻頗能服人。

  一位炒匯多年的投資者告訴記者,在外匯保證金市場上,將資金放大數十倍甚至上百倍交易非常普遍,當然,投資者必須因此承擔放大數十甚至百倍的風險。比如投資者以2000美元買賣市值20萬美元的貨幣,只要行情有百分之一的波動,而投資者又恰巧看反了方向,則他需要承受的損失就是百分之百——將2000美元全部虧光。高風險率加上沒有嚴格的止損限額,使“參與炒匯的人80%都虧了本。”

  林松說他基本不會面對這樣的慘淡局面。他的秘籍其實非常簡單:在操作中一般只把資金放大2~3倍。“因為匯市的行情波動每天也就在0.001之內,我們這樣操作的風險基本在可控范圍內”。與這個市場上動輒幾十倍上百倍的放大規模相比,林松的做法簡直就是異類。但可能正是這種“異類”,讓林松們小步快跑,平穩賺錢。“客戶委托我們投資,肯定是希望以最小風險贏得利潤。”

  林松對客戶承諾,損失超過20%以上部分由他們承擔。敢如此承諾,林松覺得是因為“我懂”。“很多投資者包括一些大機構都很固執,在某個點進入后,發現不對勁,還總抱著接下去就能出現底部的期望不斷地補倉,結果只能是損失越來越重。”而他們一發現有問題就會迅速撤出。

  林松的收入來自代客投資的收益部分,“和客戶四六開”。因此他必須保證投資是賺錢的。他告訴記者,他的客戶最擔心的其實不是盈虧而是資金安全——會不會一夜消失。這個市場上,理財公司卷款逃走的事情不是新聞。林松的辦法是:投資者在外匯保證金交易平臺上申請賬戶后,告訴林松們的只是操作密碼,沒有提款和轉移資金的權力。如果要提款,“投資者也必須事先提出書面申請,并提供在注冊賬戶時提供的個人身份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