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投資奇才:吉米·羅杰斯

  人人都說,世界末日已經到來,他卻感覺良好

  吉米·羅杰斯(JimmyRogers)!我看過你寫的書!”一位身穿紅毛衣,頭戴耳罩狩獵帽的退休者說。

  “嗨,是吉米·羅杰斯嗎?你買的ChicagoMerc股票賺了沒有?”來自美國中西部的一位中年商人問道。

  “我該在阿根廷買地嗎?”“嗯,安哥拉?它在非洲,對吧?他們不會把你的頭風干成戰利品吧?”得克薩斯的農場主這樣問。

  嗨,吉米!

  在法語區邊上的喜來登酒店,吉米·羅杰斯總能碰到他的仰慕者。無論是在等出租車,還是穿過酒店大堂的酒吧,在樓上三層的展廳簽名售書,都是如此。就在他即將對人山人海的新奧爾良投資會議發表演講前幾分鐘的時候,也有人問他。這個會議每年舉行一次,頗受投資迷、其他逆向投資者和獵奇者歡迎,在這里,羅杰斯就像搖滾明星那樣帶動著聽眾的情緒[中央情報局前任局長喬治?特內特(GeorgeTenet)在這次會上也深受關注]。羅杰斯身穿藍色法蘭絨上衣,粉色襯衫,系著一條名牌蝴蝶領結,一副花哨的儀表。他禮貌地同每一位仰慕者打招呼,向他們提出一些老生常談的建議。吉米,你對黃金有何看法?他說:“如果你把你的黃金變成鉛,那你賺的錢要多得多”(去年鉛價格的增幅是黃金價格的兩倍多)。對于有人問及市場近期的波動,他拿出常用的擋箭牌,說自己是“世界上最差勁的交易員”,輕描淡寫地回避了這個問題。盡管如此,這些問題還是讓他感到有些厭煩,對他的影響雖說不大,卻也能看出來。不只因為他討厭有人叫他“吉米”。用羅杰斯喜歡的詞兒說,他長期以來一直都在扮演另類、取悅大眾的“特立獨行者”角色,而毫無疑問,他很會演。但是,這也讓他很受打擾。

  投資史上盡是些反向操作者,他們與眾不同,在別人不愿買進的時候以別人不愿買進的價格買進。這些精明的人知道,一旦他們的看法被大眾接受,機會就來了。 30年來,吉米 羅杰斯一直是這一藝術的最成功和最多彩的實踐者。他來自小城鎮,后來成了華爾街神童。在上世紀70年代,他與喬治?索羅斯(GeorgeSoros)合伙,成立了歷史上最有名的投資團隊。10年間,他們的投資收益增長了4,200%,而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同期漲幅僅為 47%。后來,他又成為《巴倫周刊》(Barron's)“圓桌”(Roundtable)欄目的神侃,慫恿讀者買進馬來西亞橡膠農場經營商的股票或是“ 白胡椒”,而當時,最受追捧的卻是本益比高達40倍的通用電氣(GE)。后來,他又搖身一變,成了“金融界的奪寶奇兵”,騎著摩托車周游世界,有時還冒著生命危險。就在同時,他還在一些最不可能的地方進行了非常有利可圖的投資,而且寫了一本暢銷書。接著,這位老到的冒險家再次周游世界,到了更多的第三世界國家,讓自己又一次上了《吉尼斯世界紀錄》,發現了更多不大可能然而卻非常有利可圖的投資機會,又寫了一本暢銷書。

  不過,現在的情況讓人感覺有些奇怪。羅杰斯好像找到了和他特立獨行的過去不一致的新使命。他已年屆62,正處在他的第三次婚姻,卻頭一回做爸爸。請別介意我們從大眾心理學的角度說說他。如今,他的言論總是提及一些緊迫的事情。在某種程度上,那些事情就是他多年來一直大力宣揚的看法,即美國股市前景黯淡,商品交易將大行其道,中國將成為本世紀的主導經濟力量,美元將繼續下跌。但是,現在他似乎不大愿意自己一個人那么認為。簡單地說,他不想當反向投資者,而是希望引導人群,與大眾分享他的投資智慧。他想讓別人把他看成預言家,而不只是一個古怪和逗人開懷的賺錢者,當然也不想被人叫做“吉米”。

  他以幾近意識流的語氣說道,“我非常沮喪,但市場的本質就是這樣。這就是人性。皇帝新裝的故事。這個故事流傳了幾個世紀。如果大家都相信某個觀點,就聽不進你的話,更別說理解或接受。群眾一旦受到蒙蔽,你很難說服他們。所以,我很氣惱,很沮喪。”他停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地岔開話題:“但是,我也有對的時候,所以會有人聽。”

  近來正是羅杰斯對的時候。只要看看羅杰斯國際商品指數(RogersInternationalCommoditiesIndex)就足夠了。據巴克萊交易集團(BarclayTradingGroup)的數字,自從羅杰斯于1998年8月1日推出私募期貨基金,追蹤他編制的這個指數以來,該指數的完全回報率已高達194%,成為過去6年世界上表現最好的投資指數。不僅僅是商品類指數,而且是所有類別的指數。其投資回報率是羅素2000價值股指數同期的兩倍多,是雷曼兄弟長期國債投資組合的3倍。和納斯達克相比呢?羅杰斯指數的表現強于前者35倍。在扣除手續費后,羅杰斯私募基金的回報率為153%。 2001年推出的該指數上市基金已上漲75%。

  可羅杰斯說,大錢還在后頭。2005年1月,他將出版第三本書,一本名為《熱門商品:如何在世界最佳市場投資獲利》(HotCommodities:HowAnyoneCanInvestProfitablyintheWorld'sBestMarket)的投資指南。該書的主要內容是消除商品投資中的神秘性,分析鉛、糖等原材料的供需情況。但是,該書最引人入勝之處是其中心思想:基礎材料的價值將在今后十年飛漲。現在市場行情已經是牛市,但不是在人們熟悉的美國股市。如果他過去的預言紀錄能夠說明問題的話,你就應當小心注意了。

  量子基金的飛躍

  吉米·羅杰斯身材結實,長著一張圓臉和一雙淺藍色的眼睛。他在電視上經常亮相,也經常發表公開演講,這種場合他總是系蝴蝶領結。在家中他則喜歡穿牛仔褲,敞著領子。在通常的談話中,他先是語氣柔和,但非常精確,然后變得興致勃勃,最后就成了眉飛色舞。他說話仍然帶著在南方長大所養成的婉轉語調,不過,偶爾也會發南方式的粗嗓音。他在日常交談中喜歡用“胡說”和“說得輕巧”這樣的詞兒。羅杰斯在亞拉巴馬州的德莫波利斯長大,在5兄弟中排行老大。德莫波利斯是一個小鎮,位于湯姆比格比河和黑斗士河的交匯處,人口約7,000,19世紀初由一群法國流亡者創建。他的父親是參加過二次世界大戰的老兵,白天經營一家化工廠,晚上則兼職做會計,為自己的兒子們樹立了勤奮工作的榜樣。羅杰斯5歲時得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當地的球場上撿瓶子。不久后,他與自己的幾位兄弟開始做生意,在當地高中每周五晚上舉行橄欖球比賽時賣烤花生和蘇打水。現在已是伯明翰律師事務所成功合伙人的弟弟麥布里(Mabry)說,羅杰斯從小做事就很“投入”,而且雄心勃勃。麥布里說,“他總說到40歲時要成為百萬富翁,總那么說,但他從未講過如何去實現,而我們大家也都沒想過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