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美聯儲前掌門人格林斯潘的故事

  "如果你們認為確切地理解了我講話的含義,那么,你們肯定是對我的講話產生了誤解"——格林斯潘

  誰也沒有料到,艾倫·格林斯潘會達到經濟學界職業的頂峰,并且享有現在這樣的知名度。當然,他很可能又不得不忍受這種知名度給他帶來的煩惱。這中間他也歷盡艱辛,比如說,你能設想這位沉默寡言的美聯儲主席曾經在搖擺樂隊吹小號的情景嗎?這種形象確實耐人尋味。

  格林斯潘于1926年3月6日出生于上曼哈頓的華盛頓海茲區,很小的時候,格林斯潘父母就離了婚,他是由母親撫養成人的。

  在喬治·華盛頓中學時(這所學校也是亨利·基辛格的母校),艾倫顯示了他的數學天才,但他首先津津樂道的卻是音樂。在20世紀40年代中期,他在紐約著名的吉拉德學校接受了兩年培訓,因為他演奏低音單簧管和薩克斯管的技巧過人,因此就進入季羅姆搖擺樂隊當了一名爵士樂演奏員。

  但他周圍全是專業樂師,在這些超級天才面前,他感到很自卑。他開始懷疑其音樂生涯的前程。當時,聰明絕頂的格林斯潘遇到幕間休息,總是躲在角落里啃大部頭的經濟和金融書籍。巡回演出一年以后,他離開了樂隊,開始在紐約大學就讀商業經濟學。

  經濟學就像件得體的上衣一樣非常適合格林斯潘,他于1948年以最優異的成績畢業,并獲得學士學位。兩年后,他繼續在紐約大學深造,攻讀經濟學碩士,隨后又來到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經濟學博士。在哥倫比亞大學就讀時,他已同畫家瓊·米契爾結婚。這時,他和著名的經濟學家亞瑟·彭斯共同搞研究,兩人成了摯友。

  到了1954年,格林斯潘的婚姻宣告終止,他也中斷了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的博士課程。盡管一再受挫,他仍走在快車道上。當時他才28歲,就同一位年紀稍大的紐約債券交易人聯手,此人名叫威廉·圖森,他們共同創辦了一家咨詢公司:圖森-格林斯潘公司。在后來的20年里,格林斯潘一直把這家公司當作自己的職業基地。1958年圖森去世后,他就接過了公司的領導權,擴大經營,開發了一批在金融和制造業領域頗具影響的客戶。同時,格林斯潘還為自己創造了一個新穎奇特、有利可圖的小天地,即向高層企業管理人員提供經濟分析意見。正如一位美聯儲官員日后所說:"他是第一個專門向總裁們提供預測的人。"這種工作不僅在思維上有挑戰性,也特別適合格林斯潘發揮個人才能,而且也因此使他變成了一位富人。

  直到1977年,格林斯潘才拿到在紐約大學攻讀的經濟學博士學位。如果誰把美聯儲主席看成是教授式的人物,一聽到這件事肯定會愕然。雖然他有25年時間沒同書本打交道,但這段時間對他來講極有價值。作為一名經濟顧問,他學會了如何使用復雜的定量技術去預測分析宏觀和微觀經濟動向,與此同時,他獨創了一種"從最基層做起"的分析方法,而這種方法成了他在美聯儲的標志。

  對處于這個神秘領域以外的人來講,很難說清格林斯潘的方法論有多么獨特。他從最小的細節開始,如庫存量、產品交貨時間等,研究許多數字,直至看到大輪廓的出現。他的一位朋友曾略帶夸張地說:"格林斯潘是這么一種人,他知道1964年出廠的雪佛萊轎車上用了多少個平頭螺栓,他還知道如果拔去其中3個將會對國民經濟造成什么影響。"

  格林斯潘于1968年開始涉足政治。1974年夏季,赫伯特·斯坦恩告知尼克松總統他不想再繼續擔任經濟顧問委員會主任一職,白宮方面就此考慮聘請格林斯潘擔任該職務。但格林斯潘堅決不干。由此可以看出,他熱愛他在圖森-格林斯潘公司的工作,不愿意讓公司失去像他這樣強有力的領導人。這時,亞瑟·彭斯,這位格林斯潘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良師益友,出面相勸當年的同窗好友。彭斯自1970年以來一直擔任美聯儲主席。他對格林斯潘講:圖森-格林斯潘公司成立20年了,假如這時離了創始人還不能運轉,這就正好說明這家公司存在著嚴重問題。格林斯潘認為彭斯的分析語重心長,便同意擔任這項職務。

  格林斯潘是擔任經濟顧問委員會主任這一重要職務的第一位"商業經濟學家",他很快就發現要對付許多商業方面的挑戰。而他所面臨的更大挑戰,卻是在13年之后。

  1987年,格林斯潘擔任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他的任命一宣布,道·瓊斯指數竟下降了22個點。債券價格下滑得更厲害,在一天之內降到了五年內的最低點。在東京,美國對日元的匯率由1∶145跌到了1∶142.5;在巴黎,美國對法國法郎的匯價下降了2%。

  這位新任的美聯儲主席不得不馬上對付通貨膨脹。在7月份,原油價格跌到了每桶11美元;而到了8月,又猛漲到每桶22美元。價格的暴漲連同其他通脹壓力,促使美聯儲于1987年9月4日將貼現率提高了0.5個百分點。

  這是一年多來首次利率調整,又是從1984年春季后第一次上調利率。實際上,從1984年以來,美聯儲共七次削減利率,由原來的90%下調到后來的5.5%。大多數經濟權威人士認為:9月上調利率,明顯地意味著格林斯潘主持的美聯儲要認真對付通貨膨脹。

  然而,危機四伏,接連不斷。在經過一周的慘重損失后,到10月19日這一天---不久就成為臭名昭著的"黑色星期一"---股票市場大幅度地下降了508點(降至1738.74點),造成帳面損失高達5000億美元。這一天下降的百分比為22.6%,是1929年大蕭條時著名的黑色星期二那一天的兩倍。對大多數觀察家來說,這個時候真是可怕之極。這就需要具有果斷決策能力的領導人擔此重任,力挽狂瀾,而坐在美聯儲主席高位上的這個人卻是人們記憶中最沒有經驗的那一位。

  但是,面對挑戰,格林斯潘挺身而出。下午剛過4點鐘,格林斯潘在達拉斯走下飛機,收盤鈴聲已響,使華爾街避免了遭受更大的損失。一個驚慌失措的美聯儲官員告訴格林斯潘,市場在收盤時已下降了508個點,格林斯潘當時一愣,但馬上做出反應,他聽到的應是508個點,而不是5.08個點。他立即取消了預定的講演安排,飛回華盛頓,當夜召開緊急會議,同顧問們研究處理危機的對策,并做出了至關重要的決策。在星期二開市鈴聲響前不到一個小時,他發表了下面的簡要聲明:"聯邦儲備委員會,根據其國家中央銀行的責任,今天重申它時刻準備著發揮其清償來源的作用,支撐經濟和金融系統。"

  也就是說美聯儲會根據需要,向金融體系注入資金,以防止金融崩潰。換句話說,對付危機的緊迫性已遠遠超過了緊縮銀根的政策。雖然這與格林斯潘過去的主張不合,但正如愛默生所說:"愚蠢的政策一致性是目光短淺之輩的做法。"格林斯潘并不愚蠢。

  在過去的黃金年代里,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只要像摩根這樣的金融巨頭走進股票交易所,在大庭廣眾之下簽下大額訂單,就可以制止恐慌。其含義很明確:沒什么值得害怕的。而現在的美聯儲是在摩根去世那一年創建的,在眾多方面成了他的繼承者,也正以類似的象征性手段干預經濟來穩住投資者。學了一輩子經濟史的格林斯潘,對摩根和其干預手段了如指掌,更確切地說,他也了解美國1929-1933年金融史上的悲劇,當時正是由于中央銀行愚蠢地緊縮銀根,把已經受到打擊的股票市場推進了大蕭條的深淵。所以,當他的一些顧問正苦于無計可施時,格林斯潘卻毫不猶豫地說道:"懂得經濟史的人都會明白,如果股票市場下跌了500個百分點,跌幅達20%時,經濟肯定會出現大問題。這時我們所要考慮的不是應不應該向市場注入資金的問題,而是如何注入的問題。

  市場很快就平靜下來。在短短幾個月內,人們挽回了黑色星期一中所遭受的全部損失。正如《福布斯》日報所描繪的那樣,"這是格林斯潘最輝煌的一刻,他高舉起喇叭,告訴銀行把錢借給華爾街,然后降低短期利率,而長期利率也隨之下降。"

  這種有效的干預,對格林斯潘來說,還只是開頭。股票大跌幾個月后,美聯儲又調高了利率,這是一個驚人的舉動,而且傳遞了兩個有關信息:首先,格林斯潘已下定決心抑制通貨膨脹;其次,他相信1987年的股票大跌與其說是危機,倒不如說是對經濟的調整。他高瞻遠矚,不讓短期波動影響經濟的長期持續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多虧了格林斯潘的決斷,股市跌價后才沒有出現經濟蕭條。值得慶幸的是,1987年的股票大跌沒有重演1929年的悲劇。

  在經濟領域取得勝利后,格林斯潘現在面臨著重大的政治考驗。保守的共和黨總統喬治·布什正爭取連任,大多數悲觀的華盛頓內部人士預測:保守的共和黨人格林斯潘不會對利率采取任何行動來支持布什,盡管當時迫于通貨膨脹的壓力很明顯需要再次調高利率。這時,格林斯潘更驚人的舉措出臺了。在共和黨全國大會召開前的幾個星期,美聯儲將貼現率提高了50個基本點(整整提高了50%),這一來幾乎窒息了原本就不景氣的經濟。

  這是什么意思?首先,這位美聯儲主席盡管經驗仍然欠缺,但卻從不受任何人控制,也不領任何人情。其次他的視野遠遠超過了政治家的視野,因為政治家最遠只能看到下一次選舉。格林斯潘經常不厭其煩地講:我們的目的是獲取最大程度的可持續性增長。

  1990年,經濟滑入輕度衰退期,許多經濟學家和投資者指責格林斯潘把持的美聯儲,說它在發現經濟指標有問題以后,采取行動時動作太慢(美聯儲直到12月份才調低利率)。但到了1992年,經濟又出現大幅度增長,同時通脹率和失業率保持很低水平。當其他人正在沾沾自喜、津津樂道時,格林斯潘的目光已經投向了更遠處。他得出結論:最大可持續增長已處在危險之中。美聯儲預計再過一年左右時間,緊張的勞動力市場便會引發通貨膨脹,于是從1992年7月開始提高利率。這就是所謂的通貨膨脹"先發制人的打擊"。

  從華爾街到各城鎮,對格林斯潘可謂眾說紛紜。許多人把他當成討厭的掃興鬼:經濟本來處于良好發展勢頭,就因為過度害怕通貨膨脹而去抑制其發展。而工會組織只想提高工人工資,增加就業機會,因此就把這位美聯儲反通脹斗士罵得狗血噴頭。但是美聯儲卻繼續調高利率,一共調整了五次。從1992年7月的3%的最低點調至1995年2月1日的5.25%的最高點。與此同時,經濟繼續增長著。先發制人的打擊的確保證了經濟的最大可持續增長,格林斯潘的理論得到了驗證。

  隨著格林斯潘的努力,美國的經濟狀況日益好轉。1999年初,美國經濟以5%的年增長率發展,而失業率跌到了28年的最低點。這樣一來,他每說一句話人們就越加關注。連穩重成熟的人們也開始從這位麻臉主席的講話、證詞和態度中尋求潛臺詞:他會干什么?他不會干什么?

  理智地說,我們的確應完整地分析一下格林斯潘對世界的看法,因為他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太大了。我們還應該更全面理解世人對他的看法及對他這種觀念的反應。我們到了該理解格林斯潘效應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