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威廉·D·江恩的非凡預測

  早些時候,本雜志便被威廉·D·江恩對股市的長期預測深深的吸引住了。在大量的事例中,江恩先生事先給出了某些股票和商品將要到達的確定價位,這包含某些當時公認的不可能到達的目標位。

  例如,當紐約中夾公司賣131美元/股的時候,他預測這只股要在跌到129美元/股以前將會漲到145美元/股。他的預測一次又一次的被證明是準確的,并且他使用的交易方法與我們所知的任何一個專家的交易方法均不同,為此我們對江恩先生和他的預測方法以及它們在市場中的運用展開了調查。

  這項調查的結果在許多方面都非常引人注目。事實表明,江恩先生發明了一套全新的思想作為支配股票市場運動的原理。他將他的操作建立在某種自然法則上,盡管這些法則從開天辟地時已存在,但僅在近幾年才受到人類現代發現的頭銜。

  我們曾要求江恩先生概述一下他的工作,而且就我們等到的結果來看,已獲得了一些非凡的證據。在全面認識到華爾街上有一個具有新觀念的人這樣一個事實面前,我們認可了這些事實。這個新觀念不為大多數人歡迎,因為它反傳統,并且鼓勵科學的主張。激活了人的思想和研究。這些行為使大多數人憎惡。

  江恩先生在這里談到了他的經歷和交易方法。讀者在閱讀時將會看到,江恩先生的預測在絕大多數的事例中都被證明是正確的。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將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有投入到市場投機中。像其它人一樣,我曾損失過成千上萬美元,并經歷了一個在沒有預備知識的情況下入市的新手所必然遭遇到的起起落落。

  我很快便意識到,所有成功人士——無論是律師、醫生還是科學家,他們在開始賺錢以前,都對自己特定的追求或職業進行過多年的學習和研究。在我自己的經紀業務以及為大量的客戶服務過程中,我有常人難得的機會去研究他人失敗和成功的原因。我發現,在對市場沒有任何知識和研究的交易者中,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最終虧本。

  我很快注意到股票和商品期貨漲跌的周期性再現。這使我得出結論:自然法則是市場運動的基礎。因此,我決定花10年的時間研究應用于市場的自然法則,并將我的精力投入么使投機成為一種有利可圖的職業中去。在對已知的科學經過徹底的研究和調查后,我發現波動法則(Law of Vibration)可以讓我準確測定在給定時間內股票或商品期貨價格漲跌所能到達的準確位置。這個法則可以在華爾街還未意識到之前,確定成因并預見結果。大多數投機者可以證實,只知結果而不知原因是導致虧損的根本。

  在此,我不可能給出我在市場中應用的波動法則的具體概念,但是,當我說波動法則是無線電報,地線電話和留聲機的基本法則時,門外漢還是可能抓住某些要領。沒有這種法則的存在,上敘述這些發明將是不可能的。

  為了檢驗我的想法的有效性,幾年里我不僅正常上班,而且 還花了九個月的時間在紐約的阿斯特(Astor)圖書館和倫敦的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 London)里沒日沒夜地工作,研究早至1820年的股票交易記錄。我還研究了杰伊·古爾德(Jay Gould)、丹尼爾·朱(Danidl Drew)、康門多爾·范德比爾特(Commodore Vanderbilt),以及從那時起至今華爾街所有其他大炒家的操作方法。我已經研究了E·H·哈里曼(E·H·Harriman)的風險控制法以前及以后的聯合太平洋公司(Union Pacific)的行情,我可以說在華爾街歷史上的所有操作方法中,哈里曼先生的最具代表性。數據表明,無論是否是無意識的,哈里曼先生嚴格按自然法則進行交易。

  重溫市場的歷史和相關的統計資料,我們就會很明顯地看出有某種法則控制著股票價格的變化和波動,以及在所有這些運動背后確實存在一種周期法則或循環法則。觀察表明,在證券交易中存在固定周期的活躍期,其后是沉寂期。

  亨利·豪(Henry Hall)先生在他的新作中以大量的篇幅論述了他發現的按固定的時間間隔出現的繁榮與蕭條的循環。我運用的規律有僅適用于這些長期的循環或變化,還適用于每日甚至每小時的股票運動。了解每只個股的確切波動,我就可以研判什么地方是支撐位,什么地方是阻力位。

  那些密切接觸市場的人已經發現了股價的潮起潮落現象,或漲跌現象。在某些時候一只股票會變得異常活躍,成交量巨大,而在另一些時候,同樣的股票會變得幾乎靜止或凝滯,交投清淡。 我發現波動法則支配和控制著這些條件。我還發現,這個法則的某些方面支配著一只股票的上漲,而一種完全不同的法則卻控制著下跌。 當8月份創出最高價的聯合太平洋公司以及其他鐵路在上跌的時候,美國鋼鐵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的普通股卻在穩步上揚。這是波動法則在起作用,它使一只特定的股票處于上升趨勢,而此時其他股票正處于下跌趨勢。

  我發現股票本身與它背后的驅動力之間存在著某種和諧不和諧的關系。因此它全部活動的秘密是顯而易見的。用我的方法,我可以研判每只股票的波動,而且通過考慮某種時間值,我可以在大多數情況下確切說出在給定條件下股票的表現。 研判市場趨勢的能力歸因于我對每只個股特征的知識,以及在其特有波動率下的一群不同的股票知識。股票是有生命的電子,有生命的原子和有生命的分子,它們有與基本的波動法則相應的個性。科學告訴我們任何原始的激勵最終都會變成一種周期運動或有節奏的運動。就像來年總會帶來玫瑰和春天,隨著原子量的增加,元素性質會周期性地再現也是如此。

  我從廣泛的調查、研究和實踐中發現,不僅各種股票在波動,而且控制這些股票的驅動力也處于波動狀態。這些波動力只能通過它們在股票上產生的運動和它們在市場中的值來認識。既然所有大的行情或市場運動是循環的,所以它們遵循周期法則。科學已經得出結論,元素的性質是其原子量的周期函數。一位著名的科學家曾說過,我們將會證明,能被感知的自然在不同領域內的多樣性以數學關系緊密相聯。這些數字不是混雜的、混沌的和隨機的,而是受固定周期性的影響。在許多情況下,變化與發展是波動起伏的。

  因此,我確信,每種現象,無論是自然界中的還是市場中的,必定受制于因果關系的協調關系的普遍法則。每個結果必有一種適當的原因。如果我們希望避免交易中的失敗,那么我們必須究其原因。每一種存在的事物都基于確切的比率和適當的關系。自然界中不存在場合,因為最高級的數學原理是萬物的基礎。法拉第(Faraday)曾說過宇宙中只存在力的數學特征。

  波動是最根本的,萬物皆如此。它是最普遍的,因此適用于地球上的每一種現象。根據波動法則,市場中的每只股票都在其自身的活動范圍內運動,至于強度,成交量和運動方向,所有演化的本質特征都在于其自身的波動率。股票就像原子,是能量的真正中心,因此它們受數學的控制。股票創造了它們自身的活動領域和力量——吸引或排斥的力量,這個原理說明了為什么某些股票有時是市場的領漲股,而有進又變成了死亡板塊。因此,要想進行科學的投機,就非得遵循自然法則不可。

  在多年的耐心研究后,我已經向我自己以及他人證明,波動法則可以解釋市場的每個可能的階段和狀況。

  為了證實江恩用他的方法所能達到的成效,我們拜訪了住在紐約市比弗街(Beaver Street)16號的威廉·E·基利 (William E. Gilley) 先生,他是一位進口貨物檢驗員。基利先生是市面上中心和知名人物。他本人研究股市運動已有25年,在此期間,他檢驗了每一篇發表過的或可以在華爾街獲得的市場文獻。正是他鼓勵江恩先生研究出市場運動潛在的科學價值和數學價值。當我們問及江恩先生的哪些工作和預言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時,他做了以下回答。

  我很難記住江恩先生所有的驚人預言和交易動作,下面僅是些許例子:1908年,當聯合太平洋公司賣168 1/8美元時,他告訴我這只股票在沒有很好地回調以前不會漲到169美元。我們一路放空,直至它跌到152 5/8美元,然后回補并反手做多,結果在一波18點的行情中賺到了23點的利潤。

  當美國鋼鐵公司的股票在大約50美元的時候,他過來告訴我,這只鋼鐵股會漲到58美元,但不會到59美元。那以后,它應下跌16 3/4點。我們在大約58 3/4美元的價位放空,并在59美元處設置止蝕單。結果,它的最高價是58 3/4美元。那以后,它一路下跌至41 1/4美元,下跌了17 1/2美元。

  另一次是小麥處在大約89美分的時候。他預言5月份的期權合約可以漲到1.35美元。我們買入期權,并在一路上揚的行情中賺了大錢。它最終上摸1 .35 1/2美元。

  當聯合太平洋公司還在172美元的時候,他說這只股票會漲到184 7/8美元,但在沒有調整好以前,不會漲到185美元。結果,它真的漲到了184 7/8美元,并反復了八、九次。我們反復在這個價位上放空,并在185美元處設置止蝕單,這些止蝕單從未成交過。聯合太平洋公司最終跌到了172 1/2美元。

  江恩先生的計算方法以自然法則為基礎。我已經密切跟蹤他的工作幾年了。我知道他已經緊緊抓住了控制股票市場運動的基本原理,而且我想念目前世界上還沒有人可以復制他的觀念或方法。

  今年初,他曾預計上升行情的頭部可能出現在8月份的某一天,并計算出那時道瓊斯平均指數可能到達的位置。結果,市場真的在那一天見頂,而且僅與估計的指數相差五分之四個百分點。

  你和江恩先生一定從所有這些交易中賺得盆缽滿溢。我們聯想到。

  是的,我們賺了很多錢,在過去幾年里,他從市場中賺了50萬美元。有一次我曾看見他帶來130美元,結果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把它變成了1萬2千多美元。他能比我認識的其他任何人更快地賺錢。

  江恩先生做出的最驚人的計算之一發生在去年(1909)夏天,那時他預言9月份小麥合約將到達1.20美元。這意味著小麥合約必須在9月結束前到達這個數字。在9月份30日(9月的最后一天)芝加哥時間12時,期權還低于1.8美元,看起來他的預言不可能應驗。

  江恩說,如果在收盤前它達不到1.20美元,那就說明我的整個計算方法有問題。我不在乎現在的價格,它必到那個價位。眾所周知,9月小麥合約使舉國震驚,它在最后一個小時里漲到了1.20美元,而且再也沒有出現更高的價位,并最終報收于1.20美元。

  這些就是江恩先生本人和其他人可以證明的言行。現在來看看我們采訪之前江恩先生做的示范。

  在1909年10月的25個交易日里,江恩先生在我們的代表在場的情況下,對不同的股票進行了286次交易,既做多又做空。結果,有264次盈利,22次虧損。他運作的資金增值了9倍,因此在月末他的保證金增值至初始時是1000%。在我們在場的情況下,江恩先生在94 7/8美元的價位上放空美國鋼鐵公司的普通股,并說這只股票不會漲支95美元。結果的確如此。

  在10月29日結束的那周里,江恩在86 1/4美元買進美國鋼鐵公司的普通股,并說不會跌到86美元。結果,最低價是86 1/8美元。我們曾經看到他在一天內對同一只股票成功地進行了16筆交易,結果證明其中8次是在頂部或底部,上述事實我們可以確認無疑。這些表現以及前文的事實在華爾街歷史上很可能是無可匹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