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威斯坦的故事:君子報酬

  以下為作者和威斯坦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威斯坦:

  問:據悉閣下曾經參加期權買賣競賽,究竟詳情如何?

  答:開始時由芝加哥期權交易所的兩位炒家組成。

  問:有多少人參加?

  答:總共四十七人參加,都是職業炒家。

  問:比賽方式?

  答:每人投下賭注五千美元,總數23萬5千美元由成績最佳者取得,作為獎金。

  問:只是紙上談兵的比賽?

  答:不是。每人另外在統一結算公司開立十萬美元的帳戶,真金白銀的拼個你死我活。

  問:比賽時間多少時間?

  答:前后共三個月。

  問:你的成績如何?

  答:十萬美元變成九十萬美元。

  問:可有依賴金字塔的加碼方式增加入市的注碼?

  答:沒有,一如既往,仍然以保守的策略爭取勝利。

  問:這樣說來成績超人。

  答:不敢當,但當時市勢較容易琢磨,可以一帆風順直趨終點。

  問:1980年開始獨立買賣之后,主要在什么市場逞強。

  答:基本上沒有什么限制,例如股票期權。各類期貨等等都成為買賣對象.

  問:最近股市成交較為淡靜,買賣點可有變化?

  答:以過去兩年為例90%的買賣改為在期貨市場。

  問:大豆的慘敗,仍然觸目驚心?

  答:長時間都是心中大忌,事實上,有一段極長的時間,都不敢插手買賣大豆期貨。

  問:始終念念不忘?

  答:矢志復仇。

  問:對于大豆期貨基本上是處于有愛有恨的矛盾心理狀態對嗎?

  答:比喻極為貼切,其后每逢閱讀期貨圖表的時候。必然偷偷望向大豆的圖表,跟著快速的反過第二頁不敢久留。

  問:最后如何下定決心向虎山行?

  答:經過多年的觀察,大豆終于跌到了4點75美元的水平,但直到我可以確定入市必然可以得勝之前,仍然不敢貿然買賣大豆期貨。

  問: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答:正確。

  問:究竟在什么價位才放心落手持好倉?

  答:6點18美元。

  問:市勢如何發展?

  答:88年的大旱,令到市價飛升。

  問:在什么價位獲利了結?

  答:7.25美元平掉部分好倉,在9.92美元全部沽出。

  問:大豆最高升到什么水平?

  答:最高價見到10.4美元。

  問:獲利多少?

  答:此問題極為敏感,事屬商業機密恕不回答。

  問:是否報回一箭之仇。

  答:本利一齊收回,非常痛快!

  問:看來除了金錢上的收益之外還解開心頭大恨。

  答:不止如此,同時也顯露出第一次失敗的理由,經驗不足,注定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