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老鬼數據市操作經驗談

我先談一些我在操作股票期貨的經歷,在國內搞股票期貨的,首先要懂得跟莊。這點很重要,就等于在老虎口里掏食,高難度動作!真正懂得如何操作的人,往往有幾點比較重要,懂得揣摩莊家的心思,有嚴格的良好的資金管理,十分堅定的操作執行力。--這不是我說的,是我老師說的。

我這老師其實沒什么,只是在國內的幾次期貨操作中插過幾次手,而我這個跟班也就在這幾次操作中略懂了一些道理。事實上,正如我所說的,我當時不過是一個小跟班,老師實際手頭上的資金根本無從知道,只知道聽從命令,執行命令。但有幾點可以說一下,那就是出臺數據具體的一些操作。(備注,我老師是香港人,但不幸的是一兩年前申請了破產,就是我之前提到過的60多歲的人了。可惜啊。)

莊家要干的活無非是收集籌碼,拉升,出貨這幾樣,別人說的天花亂墜我不知道,我只說我知道的事情。事實上,數據很多時候是給莊家做鋪墊的。講幾句很簡單的話,為什么在牛市中所有數據都是利好的呢?無非就是不利的數據會被忽略。我講一次我那時候的經歷,操作大豆,那時候是怎樣的情況呢?大豆太多,收成太多,在貨艙上囤集一籮筐一籮筐的,那時候大豆便宜的要命。好了,我們就等著這一個兩個不利的消息出來,每出來一個就吸進一定的量,保持大豆跌勢,但絕對不讓散戶們發覺我們在收集。然后好的數據出來了,我們就馬上加大籌碼,弄到差不多了,又在數據好的時候出貨。不是一下子就出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危險性很高,萬一沒人接手就麻煩了。一個一個好的數據出來了,我們就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出。所以,這是很考腦筋的,我這種跟班根本不懂得當時的手法,但唯一可說的是,我密切關注了當時的情況。

譬如說,大豆某地開始減產,不生產太多了或是政府加稅,如果我們是在吸貨,不用我說,最后肯定是上漲的。如果我們是出貨,那就更不用說了。簡單說句,數據就是莊家利用的一些籌碼。還有一種情況比較特殊,就是我們預料到某些事情要發生,但散戶未必預料到的,這也往往待到事情真的發生時,行情會突然逆轉。譬如說,我們根據我們的部門預測美國不加息,那么,我們可能會在不加息之前買進一堆和約,待到美國宣布不加息了,我們就馬上出貨。這些東西說起來簡單,但一旦用真金白銀在弄的時候,沒有一點大將風范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

好了,說完這些,其實現在都不少講莊家的書了,我也不多說。我的一點小經歷跟以前的股票老手根本是沒得比的。我說這些東西的意思是什么呢?正如大衛說的,外匯市場是有莊家的。我們不妨利用猜測莊家的行為來進行投機。在這里,我覺得外匯市場很不同,因為外匯市場很大,莊家又多,而且莊家規模大,跟股票期貨市場絕對是兩回事。譬如在做期貨,兩個莊家碰上了,不是咬得你死我活是不罷休的。我就碰到一次,兩個大的莊家發展到想將對方置于死地,最后是交易商跟當地的一個老大擺平了。(我覺得國內的金融市場極其不規范,需要動用到武力權威來解決。)而外匯市場呢,世界各大銀行,基金都在參與,你很難說明誰是真正的莊家。所以,我是不愿意說外匯市場由莊家來操控的,而是主力。把各大銀行基金還有多多少少的散戶都集聚在一起,形成的主要方向力量,主力,我覺得這詞比較恰當。

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是分析主力的情況,是在收集籌碼呢還是在出貨。只要這點搞明白了,那數據市就好操作了。

我常常說自己十幾年的經驗,其實就是密切關注盤面動向,去發現去發覺行情的異動。譬如說,前幾天非美表現,利好美元的消息非美偏不漲,不利美元的消息非美偏要跌,十分詭異,但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發現實際上的主力還沒出現,或者說出現了,但還沒拉動行情。(注意了,我們主要的是要吃主力拉升的那一段行情!)這樣一來,高拋低吸就是好的操作。但問題是,如果你認為非美上漲的概率高,就準備好跟主力一起吸籌碼,當然,一定要由絕對止損,主力不可能打壓的太低,太低的話那主力也不賺錢。(也是很簡單的道理,你100塊的衣服,你想要120塊買出去,總不能先告訴別人這衣服50塊進貨吧。而且要把價位壓的太低,需要很大的資金。)

好了,說到這里,我希望大家能明白一點,就是說在所有牛市中沒有不利的消息,掌握了這點,基本是掌握了精華。前兩年,我買進了一些股票,剛在年初的時候放掉一些,原因?很簡單,我就跟著這些莊家玩,我十分相信莊家這幫家伙會在2003-2004年這段股市低迷時間里吸進籌碼的,即便沒吸進也是準備吸進的。上個月我有買了點,這幾天又漲起來了。老實說,上個月買的股票都有點危險,我做好了止損,就看他怎么走。大盤上雙頂,macd背離,奇怪的是居然沒跌破頸線。這股票牛市的事情應該是要定下來的。建議大家有點資產的話就把資金放一些進去,持有一兩年,估計也差不多了。昨天我操作了一下非農之后就離開,就是去碰面一個在香港做基金的一個朋友,他告訴我,他買了不少國內的股票了。--也是因為跟他聊天,錯過了進場機會,呵呵。

我繼續說一下我以前做外匯的經歷,我做外匯有四五個年頭了,斷斷續續,以前跟搞投資似的,一虧就虧2,3百點,要盈利就多些,大概也是5,6百點左右。實盤虛盤都做。我覺得有幾點要明白的是,外匯市場總有一段時間盤整的厲害,而真正賺錢的時間是比較少的。譬如今年的4,5月份,前年的9月份打后等等,都是賺錢的時間。因為我當時又搞生意,搞房地產,不可能天天看盤,我的操作也十分好笑,在一個相對的低位做200點止損,然后放幾天看一次這樣子,到現在也沒怎么虧過。譬如小日本,我就一路做多,即便賺的不多,但利息什么的卻不少。

盤面感覺,我覺得這點嘛,也重要也不重要,只要在市場上判斷大的方向,就譬如說現在是牛市,你就好好的買進就可以了。但外匯市場它就是每天給你升升跌跌的,如果日內交易(跟我這幾天做的一樣),就確實有點難判斷了。我最記得以前的幾次行情反應,一次一個很好的數據出臺,我們馬上出貨,行情的反應是怎樣呢?先上漲大概十幾點,隨后馬上急跌。在那時候,我就記住了只要趨勢不能在消息的影響下延續,那就有可能是要轉向了。這個經驗曾給我賺過錢,也虧過錢,實際上如何運用,當真難說,要明白搞投機的人都是干概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