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5億美元資金操盤手 外匯期權對實盤有參考價值

  加拿大麥博金融集團總裁鄧越文從2002年底投身北美金融市場,目前管理資產總規模超過5億美元,外匯交易額每月超過50億美元,單日交易額也常常超過10億美元,資金回報率高達每年30%到60%。

  麥博集團是鄧越文和他的幾位志同道合的圈中朋友一手創辦起來的專業投資金融機構,除外匯市場以外,鄧越文和他的軍團的投資運作還涉及到全球各資本市場,包括北美、亞洲等新興產業市場。“用數據說話”是鄧越文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鄧越文認為外匯交易分為短、中、長線,其實是根據每個人的交易習慣在時間上對風險承受能力的不同而制定的交易策略,他一般以短線為主,因此也形成了一整套短線交易策略,以期用最小的風險來贏取最大利潤。此外他并不在盤后花費大量時間來復盤,相反把主要精力放在歐洲和北美開盤前來分析,根據技術分析和當天的數據公布情況制定出當日的交易策略。

  “做外匯就如同在作戰,保護自己、保護本金永遠是第一位的。在實戰中,我只要有小幅虧損就會及時認錯。外匯市場是允許你犯錯的,但是你一定要及時認識到并糾錯。認錯不等于認輸,我會重新分析局勢,重新來過。我沒有特別要推崇的交易大師和理論,不過‘三人行,必有我師’,我一直在向每一個人學習,這也是我與人相處的基本原則之一。”

  在鄧越文看來,許多人眼中頗為神秘的外匯期權其實是一種對沖及避險工具,“我做的是實盤交易,不做期權,但是我會根據市場中期權的關鍵價位來作為我交易的參考。”

  鄧越文認為在外匯市場上談不上哪個貨幣品種比哪個更重要,“一個貨幣強,我們就可以做多,一個貨幣弱,我們就可以大力做空。目前美國的次貸危機不能說是完全過去了,但是美聯儲對其關注性已經在減弱,目前大家的焦點在于美國是否會進入滯脹,這一點上次美聯儲調息時已有說明,如果通貨膨脹加劇,下次不排除加息的可能。歐洲這次在次貸危機中受到的損失比美國更多,大概2000億美元,而美國銀行業的損失有1600多億美元。歐元區強硬的貨幣政策支撐著歐元的強勢,而且歐元區的經濟情況比較復雜,歐央行目前的貨幣政策還是在于控制通脹和維持經濟穩定。”

  “而加拿大的經濟成分中出口占了極大的比重,而出口又基本上都是到美國,所以加拿大經濟和美國經濟可以說是唇齒相依。雖然現在的高油價會給加拿大帶來更多的出口利潤,但是加拿大的經濟前景最終還是要看美國。”

  鄧越文認為外匯市場上的虧損者甚至比股市還要多,“主要是心態和精神面貌修煉方面的因素多一些,技術分析大家很快都可以學會,甚至國內投資者比海外投資者在技術上更成熟,而消息面大家也是一樣的。一般交易者主要還是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適合自己性格的操作策略,此外也沒有切實改變自己的心理特點。”

  “記得有一天我感覺差極了。頭幾單外匯都賠了,市場好像是存心在和我作對,我買多,市場就跌,我反手做空,市場就漲。反復幾次,我已經有了一定幅度的虧損,這時候我有點急躁了,眼看著虧損在增加,就想一單把錢掙回來,于是下了一個大單。可是急躁中下的單十有八九沒有勝算,結果那一天終以大虧而告終。這次慘敗的經歷我永生難忘,在我以后的交易生涯中也時時提醒我,做外匯如同用兵打仗,屢敗屢戰并不是好的策略,在任何時候都要保持高度冷靜客觀。”

  鄧越文在心理的成熟中逐漸走向成功,他認為交易者在細致分析后,不必輕易放棄自己的判斷,“當然也不會認死理,當看到有明顯的市場逆轉行情時,我也會調整甚至推翻我原先的操作策略。”

  “單從個人投資的角度來說,所有的操作者都是等同的。但是我們公司的操作策略是把外匯交易融入了整個風險管理體系之中。我們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制度,比如如何操作、如何控制風險、如何嚴格執行,這是我們能夠在高利潤但高風險的外匯市場生存的條件之一。”

  鄧越文強調,在外匯市場上生存是第一位的,有了生存,才談得上發展,所以他一向把安全操作和嚴格止損作為自己交易策略的核心。經過多年歷練,他自認已經形成了一套非常安全的交易方法。他主要參與的貨幣包括歐元、英鎊、日元、加元。“高端付費數據對操作匯市有用,因為有專業的機構請專人來收集數據,設計出專業的平臺,可以提供較高的參考價值。當然具體如何運用還是要靠自己的分析判斷。”

  《第一財經日報》曾采訪過多位外匯高手,鄧越文的特殊之處在于他從來不用自動交易系統。他認為唯有人腦才可以隨時調整策略。“不可能由計算機自動化,因為太多因素讓我決定什么時候、什么價位進行買賣。這種模糊邏輯相信是計算機目前還不具備的。”現在已經有算法交易,即用計算機來代替人執行交易,他認為優點是屏蔽了人的性格上的弱點,但是也正由于機械化,不可以靈活跟隨市場來調整策略,應該說有待完善。

  鄧越文的交易頻率非常高,兩年時間已經超過10萬次以上的買賣單,這其實與傳統外匯投資理論是相矛盾的。目前,在鄧越文的高頻率“排兵布陣”過程中,集團每月平均交易額約50億美元,單日交易額也常常超過10億美元,可謂是時刻處于“戰備”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