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馬田·史華茲: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以下為作者和馬田·史華茲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馬田·史華茲:

  問:股災之后請問在什么時候才再度假入戰斗?

  答:10月21日星期三。

  問:換言之兩日之后恢復信心,再度披掛上陣?

  答:說來甚為滑稽,開始只是買賣一兩手和約。

  問:市勢上落是否較大?

  答:是。每次跳動起碼一大點,相等于每張和約五百美元,比最低跳動限額大了二十倍,令人驚心動魄。

  問:上落幅度增加,豈非是好機會?

  答:理論上是。但為了家人日后生活的安全,不敢全力入市。仍然是一句話,保本比賺錢更加重要。

  問:星期三是否沽空?

  答:對,當時股市反彈至阻力位,我認為是沽空的良機收市結算,我共持有十二張和約的空倉。

  問:注碼微不足道。對嗎?

  答:小試牛刀,勝于無所事事。

  問:戰果如何?

  答:當晚波浪大師柏澈特在電話熱線中發表利淡分析,次日股市乘勢急銼。

  問:一個人的言論足以帶動大勢?

  答:當然尚有其他的因素 據悉當日某基金經理急于清倉增加了沽售的壓力。

  問:沽空的合約,實際盈利若干?

  答:接近兩千萬美元,可以成為代表作之一。

  問:閣下的成功故事,讀者已經耳熟能詳,請恕小弟改變話題訪問一下失手的事例。

  答:好,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值得檢討。

  問:最大的挫折,在什么時候發生?

  答:1982年11月4日。

  問:一日之內,輸去了六十萬美元,與當時資產相比是天文數字。在何處出錯?

  答:共和黨在競選中贏得了比預期多的議席,股市持續上升,我則一路加碼沽空。

  問:其后如何了斷?

  答:內子不斷提醒我減低注碼,差不多每十分鐘便提醒一次,處于當時劣勢,只好舉手投降,陸續平倉。

  問:永遠不可加死碼,不是你的格言嗎?

  答:當時尚未深切了解,經過此役教訓,自然成為不可或忘的座右銘。

  問:輸了錢,是否不應急于翻本。

  答:絕對正確,無論投資炒賣或者賭博,都要戒除急于復仇的沖動,否則只會越弄越僵,一發不可收拾。

  問:82年的11月份,最終結果如何?

  答:我一路減低注碼,小本經營,爭取一兩次勝利一邊恢復信心。

  問:是否奏效。

  答:整個月計算只輸去五萬七千美元,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問:82年11月4日之內閣下輸去了六十萬美元,賽后可曾認真檢討出錯的原因?

  答:是。

  問:帳面上出現赤字,繼續加碼沽空,是否愚不可及?

  答:加上現貨市場繼續上升,事后檢討的確是愚蠢的決策。

  問:究竟為什么會作出全無理智的決定?

  答:可能是上個月贏了大勢,在輕飄飄的心情下,忘了應該小心翼翼的買賣。

  問:是否經常如此。

  答:通常來說,在大獲全勝之后,會因一時的疏忽帶來較大的損失。

  問:換一句話說至今你仍然會犯同樣的錯誤,違反自己的買賣戒條。

  答:出措是人之常情,舉例說,最近變做錯了一單買賣。由于違反自己既定的方針,結果由二萬美元擴大到六位數。

  問:也就是說,作為一位炒家,要不斷進步。

  答:正確。

  問:遮掩錯失于事無補。

  答:在其他行業,做錯了可以隱瞞,炒賣生涯,真金白銀必須面對現實,咬緊牙關奮斗!

  問:從以上的訪問,閣下是注重紀律的戰士,可否將應該遵守的戒條與讀者分享。

  答:根本不是秘密,只不過老生常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