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華爾街華裔投資大王浮出水面

  年收入5000萬美元的江平,從不盲從華爾街分析報告

  江平的獨特之處是他具有獨立思維和逆向思維,能夠在大的市場變化中抓住機會,在市場的改變中賺錢。江平從不盲從華爾街分析報告,每次操作前,都要通過自己的分析作出判斷。

  在華爾街去年收入超過5000萬美元的"百位頂尖交易者"中,第一次出現了一位華裔的名字,他就是年僅43歲的美國賽克資本管理公司的基金經理江平。北美最大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近日刊登長文介紹了他的經歷和業績,稱其完全靠業績掙錢,而其他入圍的人大都是大型基金的老板,收入中有資本分紅。

  揚州地區高考狀元

  江平是江蘇靖江人。1978年,不到13歲的江平來到揚州中學住校讀高中。1981年,他以揚州地區高考狀元身份進入中國科技大學化學系讀書。

  江平在寫給揚州中學的一封題為《三度春秋,一生感動》的信里說:每當夜深人靜之時,我難免回顧人生,深感在揚中三年之所得,為我后來的十四年在中國科技大學、中科院、普林斯頓大學、斯坦福大學這四所名校接受高等教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他回憶說:進校時,他的數學水平只算中等,在選拔測試中,他的成績不到70分,落到了學校的選拔標準之外,進不了數學興趣小組。但其數學老師周老師仔細分析他的答卷后,覺得他的基礎比較扎實,只是缺乏一些解題技巧,破例把他吸收進了數學興趣小組。由此開始,高效率的訓練最終使他的數學成績在班里名列前茅。他在大學里很早就能自學完成微積分、微分方程、概率統計、復變函數、數理方程等課程,后來不管是從事量子化學研究,還是構建金融衍生物模型,數學一直是他的強項。

  逆市而動屢獲提升

  江平1993年畢業于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獲得化學博士學位,接著進入斯坦福大學攻讀金融學博士。1995年,江平在完成學業后走上工作崗位,通過面試,他進入華爾街雷曼公司,不久,江平設計的一種交易模型,為公司贏得了大量利潤。公司的一名決策層領導很欣賞他。于是,江平如愿進入該公司拉美外匯交易部,成了一名交易員。

  據江平介紹,開始幾年,江平在雷曼兄弟銀行的工作只是負責拉美地區外匯業務,當墨西哥暴發危機,各路投資者紛紛逃離并看好阿根廷時,江平卻反其道而行之。當墨西哥經濟日漸恢復,外來投資增加時,阿根廷卻面臨危機,投資者紛紛撤離,江平又逆市而動。結果,他讓雷曼公司在拉美市場賺得盆盈缽滿。

  江平從不盲從華爾街分析報告,每次操作前,都要通過自己的分析作出判斷。與此同時,江平一直關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1997年到1998年,亞洲及新興國家出現貨幣危機,華爾街不少短見之人看淡中國,并攜巨額資本試圖直接沖擊港幣,進而影響整個中國的金融系統。在公司投資決策會議上,面對一片懷疑的目光,江平據理力爭,指出美元的強勢是暫時的,香港及其他亞洲地區的困難是暫時的,而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勢頭不會改變,人民幣不但不會貶值,而且在不遠的將來,將有巨大的升值潛力。正是在他的影響下,雷曼外匯部門沒有加入沖擊港幣之行列,并且在1998年到1999年開始加大投資人民幣、港幣及其他新興國家貨幣,獲利甚豐。半年后,江平被提為副總裁,執掌雷曼拉美交易部。

  1998年,在俄羅斯危機中,他升任雷曼公司拉美部主管。之后,又官至該公司高級副總裁,直至董事總經理。在2002年到2003年度,江平所領導的小組,承擔了雷曼公司這個全球第四大投資銀行外匯交易部95%以上的風險,成為外匯交易的決策人。

  投資中國市場獲利頗豐

  作為一位來自中國的留美基金經理,江平一直關注祖國的經濟發展。2001年,他發現在海外上市的中國公司的股票被嚴重低估,江平決定對中國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國石油進行投資,這一舉動比股神巴菲特投資中國石油還要早。

  1997年和1998年,1美元兌換8元人民幣以上。由于一系列新興國家貨幣發生危機,市場上流傳人民幣必須貶值。但江平卻認為,美元會貶值,而人民幣卻會上漲。2000年,上海市政府為了推動當地的房地產行業,采取"買一套房子,進一個戶口"的政策。江平認為,中國的房地產根本不用促銷,將來一定會增值。這兩次正確判斷都給他的投資帶來巨大的收益。

  2005年,中國股市持續熊市,投資者怨聲連連。江平卻敏銳地意識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投資機會已經來臨"。當時,許多優質股票市盈率不到10倍,而贏利每年都增長兩到三成。江平判斷,銀行利率不到2%,巨額存款可能轉入股市,大量外資為炒作人民幣升值也會努力透過種種渠道流入中國。結果,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正確,他投資中國股市獲利頗豐。

  江平的朋友蔣明說,江平的獨特之處是他具有獨立思維和逆向思維,"能夠在大的市場變化中抓住機會,在市場的改變中賺錢"。

  每天工作相當緊張

  江平現在的投資團隊有20人,"以中國內地留學生為主",他們分別在紐約和上海兩個地方辦公,在全球范圍內投資股票、債券、外匯和石油等。而他自己則側重于國與國、行業與行業等宏觀比較。他牢記自己的信念,只有一線的將領最了解戰局的變化。"盡管我側重在宏觀布局,但是有時仍然親自操盤"。

  作為一個掌控十幾億元投資的基金經理,江平每天工作相當緊張。他每天早晨4時前起床,打電話了解全球市場動態。其后,他開始打太極拳,6時進入公司開始工作。中午,他大都回家休息一下。晚飯后的19時至21時,他開始亞洲市場的工作。他說,自己"每天只睡四個半小時,但精力卻很充沛"。

  江平當年的班主任許白虹介紹說,目前江平在上海和美國都有辦公室江平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但是他與國內金融界一直有著密切的聯系。

  在工作取得一定成就之后,江平和他的家人都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動。在紐約地區,他們直接參與了美國羅賓漢基金、艾滋病基金、癌癥基金及中小學教育基金的組織及捐款活動。在中國,他們越來越多地參與公益活動,支持祖國的發展與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