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投機小子:森西·利沃默

  當巨大的銀色飛鳥向西飛往沸羅里達的福特·勞德戴爾市時,從空中望下去,介于墨西哥灣和大西洋之間的閃光的彩色輪廓分外突出。當飛機即將降落時,我仰靠在座位上,回想著此次圣誕節假期我到佛羅里達釣魚旅行的主要原因。我對一個人們稱為 J. L.的人有一種強烈的興趣,我之所以要到這里來是因為他過去常常來這兒。 我可以描述出在20世紀20年代他鼎盛時期的形象:身材高大,衣冠楚楚,神情嚴肅,坐在紐約到佛羅里達高速列車的窗邊,企盼著釣魚交友、放松神經、沉思真想的日子,而更重要的是,企盼著能在華爾街和芝加哥的競技場上奮勇廝殺之后得到一點休息,盡管這種休息只是短暫的。他的名字叫杰西·勞里斯頓·利沃默。

  本世紀確有一批卓越或幸運的市場操作大師曾在其鼎盛時期,靠著良好直覺及時結清持有頭寸賺取百萬美元計的利潤。我自己,也曾多次很幸運地被算在這一exclusive群體中。但利沃默自成一派。僅就其有影響力的操作的規模和重要性,就其買入賣出時那種精確計算和有約束的操作方式,就其經常運用的不同于他人的超然的交易手段,他從未被任何其他人超出過。

  森西·利沃默出生于1877年7月26日,美國馬塞諸塞州舒茨伯里市,是一對貧苦農民的獨子。他14歲時離家工作,在波士頓的一家經紀公司做行情室操作員,每周賺3美元。從這一平凡的工作開始,又做了幾年學徒,在沿東海岸的幾家不同的經紀公司進行小額股票頭寸交易,這位沉默寡言而又具有獻身精神的年輕人終于成為本世紀早期最令人敬畏和仰慕的市場操作大師之一。華爾街的其他操作大師給他起了個綽號:“投機小子”。

  利沃默的世界就是價格的波動(股票和商品價格波動)和他執著的意念、精確分析以及對這些價格的預測。當代最著名的金融評論家之下愛德華·J·戴伊斯指出:“假定利沃默被剝奪得一名不文,只給他一點經紀公司貸款,把他鎖在有電話和行情顯示器的房間里,他再次出來時又會有一筆新的財富。”

  1959年我進入華爾街的最初日子里,利沃默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當我不斷發展自身在價格分析以及交易中的專業技術水平時,他又成了我的教練和精神上的導師。同其他許多投資者一樣,我深受他的戰術、策略及市場哲學影響。

  “市場只有一個方面,這個方面既不是牛市又不是熊市,”他寫道,“這個方面就是正確的方面。”這一基本理論已深深中入我的腦海,揮之不去。每當我讀到那些過多重視理論而不關注實際市場的空泛而又乏味的市場分析和策略時,我就會回想起這句話。象大多數交易者一樣,我也常常面臨著決定哪些是應該持有的頭寸,哪些是應當結清的頭寸。在這一問題上,利沃默為我們提出了極好的、清晰的勸告,他在評論自身所犯錯誤時指出:“我的確做了一件錯事。棉花交易已表明我會遭受損失,但我卻仍保留著。小麥交易表明我有利可圖,我卻賣掉了。在所有的投機錯誤中,幾乎沒有比試圖平均對沖損失更大的錯誤了。應當永遠記住要結清顯示有損失的頭寸而保有顯示出有利可圖的頭寸。”

  然而,利沃默給眾多投資者的最具意義的財富還是有關投資目標的總體策略。現時代,交易者日益依賴于功能強大的個人計算機和先進軟件,這一財富的重要性就更顯突出。即便是相對缺乏經驗的交易者也可以借助于即時的短期圖表顯示,進行相當規模的買進和賣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