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伯納德·奧佩蒂特

  巴黎巴銀行隸屬于巴黎巴集團,這是一家國際性銀行,在全球60多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巴黎巴集團的總資產超過2690億美元。伯納德·奧佩蒂特是巴黎巴銀行全球股票衍生性交易的主管,主要是從事股票選擇權與指數選擇權等衍生性產品的交易,涵蓋所有的主要市場以及一些新興市場,例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與大部分的東南亞國家,現在又增加了匈牙利、俄羅斯與波蘭。

  “我們非常穩定地賺了不少錢!”

  討論主題:

  從下至上的分析

  動態分析

  “瑞士方法”:客觀與中性

  風險與機率分析

  最佳分散組合

  頂尖交易員的特質

  停損

  從下至上的分析:掌握勝算的專家

  伯納德·奧佩蒂特強調主要的對象是個別公司,他研究一家公司,成為這家公司的專家。相反的策略則是從上至下,首先分析國家政策和產業,然后才是個別公司。伯納德·奧佩蒂特花費無數的時間研究交易對象,竭力掌握公司管理階層、股東、員工、往來銀行、債權人、債務人以及該公司股票交易者的心態。他盤算后續的可能發展與股價反應。通過這個角度切入,直接歸集資訊,勝算自然超過那些仰賴二手資訊的分析師。

  個案研究:西北航空公司

  “1993年,我們曾經介入西北航空公司。該公司在1989年曾經發生融資并購的事件。接下來,整個航空產業就陷入嚴重的衰退,整體損失高達數十億美元,西北航空的業績也一落千丈。從資產負債表中觀察,西北航空當時的銀行債務很高,但債券發行的數量非常有限(如果記憶沒錯的話,總負債大概是六、七十億美元,除了5億美元的債券之外,其余都是銀行債務)。由于短期內再度陷入困境,公司提出破產的威脅。公司高層分別與銀行集團、員工、供應商進行強硬的協商,只要商談對手將因為西北航空破產而受損,公司的態度就非常強硬。”

  “西北航空開始贏得一些讓步。銀行同意取消利息費用,提供擔保品的的股價,波音公司也同意延遲飛機貨款的交付時間。為了取得這些重大的成果,西北公司擺出即將破產的姿態。每天,它們總是通過媒體放話:‘我們打算宣布破產。’這也是公司債券價格不斷下跌的原因。最后,1美元面值的債券價格只有10美分。”

  “根據我的分析,公司不可能破產。我認為這一切都是嚇人的手段。當然,這種手段對公司非常有利,逼迫談判對手讓步。對于我們來說,從事債券交易沒有什么意義,因為規模實在太小。所以,我們開始買進西北航空的債務。當然,結果也可能賠得很慘,但我相信勝算更高。總之,我們認定西北航空正在玩弄嚇人的手法。”

  “一旦談判對手讓步之后,一切都奇跡般地恢復正常。公司開始公布一些漂亮的數據,債券價格回升到平價,我們也賺進四、五倍的利潤。后來,公司掛牌上市,經營績效還是很理想。”

  “整筆交易涉及許多基本分析。現代的基本分析需要進行動態研究,尤其是遇到這類的特殊情況。”

  “歐洲迪斯尼是另一個非常類似的案例,當時,市場上有一種歐洲迪斯尼的可轉換公司債流通;當它們遇到麻煩時,就如同西北航空一樣,通過媒體制造各種雜音,渲染情況的惡劣程度。它們玩弄銀行、股東與每個人。但沒有觸及債券,整個事件的發展也完全相同,包括我們的獲利在內。”

  “在歐洲迪斯尼的案例中,債券是可轉換債券,屬于衍生性交易工具。可能是這個緣故,讓我們有機會掌握價格混亂的交易機會,因為許多衍生性產品交易員不熟悉根本證券,而根本證券的交易者又不熟悉衍生性工具。如果年同時了解這兩方面,就能夠取得優勢。”

  深入的策略性思考可以讓你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并因此而獲利。當然,情況未必始終如此。某個事件或許沒有大家忽略的資訊或隱藏的議題。另外,辛勤工作不一定能夠讓你產生特殊的見解。特殊的見解需要通過經驗的培育。經由媒體報導追蹤公司的發展,這是累積經驗的好方法。

  * 了解所有的玩家,留意他們的言行。所謂玩家,是指具備不可忽略的影響力的人,包括團體在內,舉例來說,工會就可能是重要的玩家。

  * 了解他們為了本身的利益,應該說些什么話;或者,他們說的話可能帶來什么利益。動機是什么?隱藏的議題又是什么?只要涉及利益關系,任何的談話都不可輕信。

  * 誰是最大的損失者?

  * 誰是最大的受益者?

  * 對于每個利益集團,他們希望發生的最佳、次佳與第三種結果是什么?

  * 每個利益集團操縱事件發展的著力點與影響力在哪里?

  * 每個集團對于每個結果的反應將如何?如果某個人這么做,其他人的反應與后續的發展可能如何?

  通過這種方式思考公司事件,這顯然是一種技巧,需要時間來培養。可是,這也可以增添交易的趣味。最后,請記住,對于奧佩蒂特來說,價格受到公司事件的驅動,而公司事件又是由某些有權力的人塑造的。權力就代表影響力。因此,在整個價格變動的因果關系中,你首先應該考慮:“誰具有影響力?”務必記住,對于某家公司或特定情況,很多人都具有影響力。永遠要保持開放的心胸與客觀的立場。如同奧佩蒂特所描述的故事,市場往往是一場權力的游戲。西北航空的案例涉及許多人,包括銀行在內。權力與影響力不斷流動,這使得你在追蹤公司事件的過程中更困難,也更有趣。

  動態分析

  伯納德·奧佩蒂特介紹了一種非常有趣的觀念。“基本分析非常重要,但我所謂的‘動態分析’也是如此。你想知道某家公司究竟發生了什么,某個人究竟做什么,目的是什么,打算什么時候做,能夠做到什么程度。任何事件背后都必定有一段故事,你必須了解這段故事。”

  根據伯納德·奧佩蒂特的看法,公司事件不可能在真空狀態發展,必定有來龍去脈,務必了解整個因果關系與背景。

  “就股票交易來說,我認為技術分析有99%是胡扯,這種說法或許不適用于外匯、大多數的商品、指數和利率。技術分析在后面這幾個領域內相當重要,因為這幾個市場并沒有統一的正確做法,即使你的操作相當不理想,結果也可能勝過全然不理會。可是,我還是要強調一點,盤算背后的故事很重要——誰打算做什么。”主角或許不是銀行、公司的供應商與股東,而是政府、供/需關系與生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