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錯誤造就金融期貨之父:利奧·梅拉梅德

利奧·梅拉梅德這個重大金融事件的操縱者、最有個性的金融奇才,被譽為期貨界的“英雄”和“暴君”,在進入金融行業前,所學的專業可以說跟金融是“八竿子打不著”。

 

kjc外匯之父-金融期貨之父,梅拉梅德

利奧·梅拉梅德原本學習法律專業,畢業后理所當然成為一位律師。在《逃向期貨》這本帶有自傳色彩的書中,梅拉梅德先生這樣回憶:在1953年的暑假期間,利奧誤以為芝加哥商業交易所是一家律師事務所,因而應聘前往面試。剛剛進入交易大廳,年輕的利奧就被交易池里嘈雜緊張,充滿了朝氣的忙碌場景吸引住了,這里的喧鬧氣氛與單調乏味的律師事務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所以,雖然明白了這是一場誤會,但等到順利地通過了面試之后,年輕的利奧還是決定加入芝加哥商業交易所。

此事雖然是一個巧合,但利奧卻并未放棄這次機會,這應該是利奧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第一次展現了他的積極進取心態。

兩年以后,美國政府要征募士兵入伍,利奧也在被征召之列。當時,利奧剛剛開始他的職業生涯,也剛剛組成了他的小家庭,所以,他并不想去參軍。于是,利奧認為,自己患有多年的胃潰瘍也許可以證明自己不適宜從軍。

于是,不久以后,在體檢新兵的醫院就出現了十分滑稽的一幕:利奧赤身裸體地坐在一間辦公室里,一張描述嚴重胃潰瘍疾病的X照片拿在利奧的手里。而在他的對面,三位征募軍官像法官一樣莊嚴地坐在利奧的對面。他們軍裝整潔,微笑迷人,親切友好地注視著利奧。于是,利奧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并且產生了微妙的自卑心理。

軍官們用盡了甜言蜜語,做出了種種許諾,又灌輸了許許多多慷慨激昂的大道理,希望利奧能夠加入美國軍隊,派去德國駐守。

在交談中,利奧突然領悟到,如果自己始終堅持自己的立場,那么,軍官們就無法強迫自己入伍。而事實也證明了他的判斷的正確,利奧堅持住了自己的立場,美國政府沒有得到年輕的利奧,利奧又可以繼續自己愜意的平民生活了。

利奧在《逃向期貨》一書中敘述這段往事時,我們似乎仍然可以從字里行間讀出作者的得意心情。也許,在利奧看來,在征兵站與征募軍官的這次交鋒,與在期貨交易池里的交易員們之間每天都在進行著的交鋒并沒有什么本質上的不同。

每一位成功的期貨交易員,最終都會成為一名孤獨的獵手。在工作時,他必須是強悍而且狡猾的,他也必須學會冷酷無情,敏銳而善變。期貨交易瞬息萬變,幻滅無常,富可敵國的大筆游資可以輕易易手。驟富暴貧、大起大落的傳奇故事經常輪回上演。

而這樣的文化從交易池里蔓延開來,就仿佛是有毒的化學物質從密封的管道中泄漏出來,就會對周圍的環境形成致命的破壞。十分不幸的是,利奧加盟芝加哥商業交易所時,這家交易所已經被蠻橫無理的強勢交易員們控制住了,這里的企業文化已經像是被污染的環境那樣日漸沉淪頹喪。

一個轟動性的事件是,種植洋蔥的美國農民們原本應該是利用期貨作為保值手段,但卻因為不良交易員的誘惑,淳樸的農民們也干起了投機炒作的危險營生。他們當然在這種危險的游戲中失去了自己的財富。于是,怒氣沖天的農民們尋求美國議員們的政治保護,美國議會因此叫停了洋蔥的期貨交易。這注定成為美國期貨歷史上的一件大事而載入史冊。

對于芝加哥商業交易所而言,洋蔥事件也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義。許多年輕的交易員們也覺得不能容忍自己的交易所再這樣沉淪下去,他們必須要為了拯救自己的交易所而團結起來,做出一些改革的努力。

利奧正是在這樣的運動中展示了自己的才華,并且成為這場改革運動的領導者。1953年,利奧加入了芝加哥商業交易所。1957年,發生了洋蔥事件。而到了1969年時,他已經成功地被推選為交易所的第23屆理事長。此時的利奧大權在握,躊躇滿志,終于可以實踐他們期盼已久的革新措施了。

就在利奧這些年輕人們向舊管理層發起一次次進攻時,他們遭遇到最兇猛的對手,卻是一個名叫弗里曼的職業律師。此人足智多謀,知道何時退卻,躲避開對方打來的重拳。此人也足夠兇猛,知道何時全力反擊。雖然利奧并沒有詳細介紹他與弗里曼律師在長達十余年的時間里是如何斗智斗勇的,但等到利奧成為理事長后,所有的人都一致認為,利奧理事長一定會解雇弗里曼的。當然,弗里曼也是這樣認為。

根據利奧自己的敘述,弗里曼律師在第一次正式拜謁新任理事長時,利奧對他說:“我希望你能夠為我去戰斗,就像你過去曾經對我所做的那樣。”其意大抵如此。

于是,弗里曼立即與利奧和解了,從此兩人成為了最好的朋友。利奧回憶說,與弗里曼的和解是他所做過的最明智的一件事。

利奧憑借自己的智慧與美德,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也正是這一點,保證了新任理事長在遏制強勢交易員的斗爭中大獲全勝,成功地扭轉了交易所的沉淪風氣,改變了交易所的頹廢文化。

根據利奧的自述,他每天要用一半的時間從事交易員的工作,在這一點上,他與場內的普遍交易員沒有任何差別。但同時,他也要用另一半的時間來從事交易所的管理事務。

利奧原先很喜歡下國際象棋,但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可以輕松地在對局中戰勝自己的父親,但利奧卻并不喜歡這樣的結果,于是利奧放棄了象棋的愛好。

后來,為了代替象棋,利奧開始打橋牌。根據他的體會,他認為橋牌運動是文明的亞文化,有嚴格的規則、規范和道德觀。

即使是在激烈的搏斗中也要保持嚴格的規則和道德觀,這一點也是許多的投機客們所無法理解的奇怪想法吧。

既擁有交易員的經驗,又具有許多非交易員的特質,也許正是利奧·梅拉梅德先生最大的職業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