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約翰·泰勒:外匯市場超級交易員

在現金外匯交易市場成立之初,約翰·泰勒(John Taylor)幾乎是陰錯陽差地涉足其中。隨后他經歷了技術交易革命時代,并發現絕對回報率理財策略的吸引力遠遠超過套期保值對沖風險。1972年,他成立化學銀行外匯咨詢服務公司,并開發出第一代計算機智能模型,以協助跨國公司管理外匯風險。目前,該公司管理著超過80億美元的各類項目,其中大部分集中于外匯交易。與此同時,泰勒還是外匯周期性分析的“先驅”,也是最早在外匯市場采用技術趨勢追蹤模型的交易商之一。然而他并沒就此止步,而是通過在套息交易(carry trading)和波動性策略中融入獨創的分析方法來擴大業務規模。

 

kjc外匯網-約翰·泰勒

《Futures Magazine》(以下簡稱FM):您涉足現金外匯市場已經超過40年了。一路走來,市場發生了哪些重要變化呢?

約翰·泰勒(以下簡稱JT):現在人們終于意識到它的存在了。記得當初我去參加一個雞尾酒會,跟人們談論我的職業時,大家一聽都走開了,現在反而對我緊追不放。另外,市場規模越來越大,參與者越來越多,競爭也日顯激烈,賺錢越來越難。要知道這個行業里人人都是精英俊才,即便有愚蠢的參與者,也會有專業人士代為出謀劃策,競爭無處不在。

FM:您能跟我們介紹一下什么叫“愚蠢的參與者”嗎?

JT:諸如中央銀行、政府、通用汽車、波音公司等,這些部門、機構因為不同的目的進入市場,所以你可以根據他們的需求賺很多錢。如今他們的需求相對于市場規模而言已經小了很多,競爭太激烈了,人人都想賺錢。

FM:您從20世紀70年代就開始為銀行管理外匯風險,請解釋一下外匯風險管理的方法,另外,這和商品交易顧問(CTA)進行交易的方法有何不同呢?

JT:事實上,管理套期保值業務沒有任何吸引力。因為如果你賺了錢,那就意味著你的客戶在投資中賠錢,相反,如果客戶在投資中賺了錢,那就意味著你沒賺到錢,而且他會想知道你在那里到底做了些什么。換句話說,在交易員和投資客戶之間,只有一個人會笑到最后,所以這真的很難做。試想一下,有些時候因為客戶做了一筆糟糕的投資而讓你賺到一大筆錢,那么對客戶來說,這就是一筆失敗的交易,還因此欠你一筆錢,客戶必然滿腔怒火。相反,如果第二年他大賺一筆,而你賠錢了,那么客戶會想到你虧的錢都是他的,必然會悔不該當初。所以,我很高興地說我們的業務是99.5%絕對回報的業務。

FM:自從1987年推出第一個交易系統以后,您就一直致力于研究并推出各種不同的交易模式,但據我們了解,您大多數的交易都限制在外匯業務,這是為什么呢?

JT:原因之一在于交易市場,能夠在該市場立足,這就足以表明你確有一技之長。或許我們并不優秀,但相對而言,我們還沒發現在做其他事情上我們有更大的優勢。自從1985年以來,我們就一直關注利率市場,并于2003年開始展開交易。盡管如此,在我們管理之下的80億美元資產中,僅有1.12億美元涉及固定收益類資產,這是我們宏觀產品的一部分。有趣的是,外匯交易占用了我們大量的時間,我們在這上面也確實頗費心思。我們正在研究短期模型和不同種類的均值回歸模型,波動率交易工具已經成為我們公司的明星業務了。

FM:通常情況下,波動性交易者更加傾向于股票指數,很少有人像您這樣專注于貨幣,這是為什么呢?

JT:這是一項十分繁瑣的業務,除非你對系統非常了解,并且十分精通,這包括后臺操作系統和定價系統。你必須知道期權曲線的內涵,經過多年的跟蹤研究之后再把它編入系統中。所以,我們在2002年決定做期權的時候,發現一切都要從零開始。因為沒有人對期權做過全面的、系統性的分析,我們必須自己創建數據。隨即,我們就發現創建數據非常困難,因為所有的歷史數據本身都存在誤差。在實際交易中,系統總是會出現交易錯誤,當歷史數據顯示交易良機出現時,事實上交易機會可能并沒有出現,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所以,直到2005年我們才擁有足夠多的數據,確保不會出現類似錯誤,那個時候才能編寫系統,然后我們還得培養出一個分析員。2008年我們從海曼·貝克(Hyman Beck)聘請了一位專家,他曾是一名工程師,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一直從事這方面的業務。由于他專業技術精湛,所以與我們的系統工作人員相處甚好。一般來說,人們通常只用三種方法進行買賣期權交易,而我們最終研發出七八種交易方法。在過去的一年里,我們在期權合約上的投資占總投資額的35%,如此規模的投資額足以顯示我們對期權交易的重視。

波動性交易是外匯市場尚未觸及到的一個領域。現如今,我們在期權市場上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我們的投資交易會對市場流動性造成重要影響,有意思的是,我們啟動如此規模的資金,卻是做銀行也在做的業務。但是,可不要小瞧了這項業務,事實上這是一項巨大的工程,它不僅僅是溢價收集策略(premium collection strategy),而是二者兼而有之。一般來說,我們的工作有兩個方面,一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在固定收益類產品和股票指數上進行投資,當然,或許還有商品類投資工具;二是進行場外期權交易,所以你不必圍繞執行價格開展投資策略。期權空間不太一樣,因為它沒有執行價格或到期日。現如今,期權在我們所管理的資產中大約占到12%的比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