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年輕交易員楊文軍:棄股炒匯化短為長

深圳某私募年輕的交易員楊文軍因為在今年由股票市場轉戰外匯市場而躲過了A股的連連下跌,而從外匯市場上,他獲取了400%的收益。

“今年沒有做A股”

閑聊中,楊文軍遞給記者一疊編排過后的交易心得,里面有數張繪制精美的趨勢圖。年輕的楊文軍眼睛清澈,眼光中卻有湖南人特有的執著。今年年中見到楊文軍時,他已經將全部精力放在外匯交易上。“感覺在國內經濟很低迷、貨幣緊縮下,大盤股雖然估值較低,市場卻缺乏拉抬資金;而值得投資的一些上市公司估值又過高,找不出買股票的理由,所以全心做外匯了。”楊文軍當時告訴記者。

三年前,他還在湖南老家的壟斷型國企過著穩定舒服的日子,由于心里懷著對未知的探索欲望和對自由的向往,楊文軍來到了深圳。2008年剛到深圳時,楊文軍也走過彎路。懷著向“牛人”學習的態度,楊文軍進入一家外匯投資公司工作。后來才發現,自己所做的工作其實就是通過自己開戶交易或者找親戚朋友開戶交易,從而獲取傭金。這份工作雖然只持續了短短兩個月,不過第一次讓楊文軍接觸到了外匯交易。

和許多“80后”一樣,他也聽過很多股市里的創富傳奇,于是在2007年大學畢業之后,他一邊在老家電信部門工作,一邊參與到股市的搏殺當中。他清晰地記得那時上證指數是4800多點,這個點位入市,真是糟糕!

“一開始就買了建設銀行和工商銀行,一開始就被套了。當大盤掉到3000點時,那時候覺得股票不應該這樣做,就止損出來了。”楊文軍說。也許一開始就遭遇不順,這提高了他對股票市場的警惕心,從一開始他就產生了一個模糊的想法:大勢不好的時候,什么股票也不能買。

從股市出來后,楊文軍開始接觸商品期貨和外匯。“股市也會一直關注,但是沒有好的機會肯定不會進去。因為股票只能做多,又難以使用杠桿,交易形式很單一。要是沒有大概率獲利的機會的話,沒有必要玩了。”他告訴記者。

楊文軍也加過一些股票群,給他最大的感觸是不管牛市熊市,群里同樣有不少人操作不斷、折騰不休。于是,楊文軍在近期一篇交易心得上寫到:“說白了,股民也是生意人,都是以盈利為目的的交易者。那么,既然是生意人,何苦又要迷戀股市?人性的恐懼與貪婪注定了股市的牛熊循環。為何要在熊市中苦苦支撐去博小概率的收益?何不將資金騰挪出來去順勢賺取其他大概率的利潤。”

去年10月份,楊文軍買了一只煤炭股,賺了一筆,就出來了。國慶后,眼看著原油在70~80美元反復震蕩近一年后,感覺終于要突破了,此時美聯儲也拋出了第二輪量化寬松政策,大趨勢已然來臨,于是去年“十一”假期過后,楊文軍即追漲買入了煤炭股,不到一個月就讓他獲利近一倍。

交易化短為長

技術指標有點像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可以幫助你抵達對岸,但要是以為這只小船是無所不能,那就極容易翻船。“一開始的時候,什么指標我都研究,看大量的書,根據書上的圖,我到A股的K線圖上找,一找到能對應上的還挺高興的,感覺很有用,終于有一種體系可以解釋市場。但是慢慢地就會發現,指標幾乎無一例外地都有滯后的問題。從那后,我開始去思考一些邏輯,為什么這種情況下,行情會出現那樣的波動,為什么發生這樣的事件后會導致行情那樣動,會有機構出逃。然后慢慢回歸到最簡單的K線,就看裸K圖,自己畫畫趨勢線,最多再加個均線系統。”楊文軍如是說。

“做外匯,癡迷起來的時候喜歡日內交易,用杠桿,很刺激。我一開始也是做日內交易。”楊文軍告訴記者。

楊文軍把日內交易比作梭哈。“梭哈其實既不是比技術也不是比運氣,它是在賭誰的錢多。我們任何人,相對于市場來說,資金量都很少,市場的資金是無窮大的。重倉做日內交易,就像在跟市場梭哈,賭性太大,拿雞蛋碰石頭,最終必死無疑。”

他也有過爆倉的經歷。當他在做外匯日內交易時,他有一個5000美元賬戶,剛開始也一直很順手,做到1萬美元,然后野心開始膨脹,資金回撤后不但不服輸反而還逆勢加倉,最終卻爆倉了。

“爆倉之后就更堅定了我做中長線的想法,感覺中長線比較適合我,最大的體會是能睡得著覺了。現在沒有再做過日內交易,短線也沒做,期貨、外匯都沒做過,股票就更不會了。中長線K線肯定會看的,按照行為金融學來說,金融市場中的假說,不管它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市場中所有人覺得它是真的,它就會變成真的。”楊文軍告訴記者。

楊文軍近三年以來最大的變化就是倉位變輕、杠桿變小和持倉時間變長。他告訴記者:“此前做外匯的時候,杠桿大概是100倍,1萬美元下1~3手,有時候虧損還會加進去,4~5手都會做的,倉位特別重。現在1萬美元基本上0.5~1手。倉位輕了,心態也變得比較放松。”

今年年初至今,楊文軍的操作不超過5次:“外匯至少要感覺有500點的空間我才做,期貨10%以上,股票至少30%。未來是無法預測,但是能夠感覺到這筆做進去,把握有多大,風險有多大。”

“我現在主要拿的是EUR/USD的空單和USD/JPY的多單。”楊文軍告訴記者,“USD/JPY我覺得會有1000點的行情,日元是我比較看空的品種。上次日本央行干預那波行情,USD/JPY漲到79.50,按照以前的操作策略我肯定會先止贏出來的,因為我認為干預以后還是會跌,但是這次我沒有出來,現在我寧愿忍受一定的回調也好過失掉倉位、失掉心態。”

“現在我沒有那么固守技術。”楊文軍解釋道,“比如在多頭趨勢下,假設前期是震蕩回調區間,如果我判斷基本面和技術面的趨勢都是往上的,結果震蕩之后市場往下突破區間了,而且下破力量較強。有些技術派會順勢做空,而我則會去做多。”

“房子?不能買吧。”

想到當今年輕人大多為了房子而煩惱不已,而倒退10年,這絕對是中國市場上最應該投資的品種,記者拋給這個年輕的楊文軍一個問題:“房子,你覺得能買嗎?”

楊文軍用手指動了動身上整齊的襯衫,想了想說:“房子現在已經不是很好的投資品種了。我認為即使國家解除限購令,現在讓有錢人去買房,也會比較難。炒股炒房都是追漲殺跌,越漲越敢買,越跌越不敢買。現在不是普遍的觀點都是跌10%~20%嗎?其實未來10年~20年,如果房價都不怎么漲,就等于是跌了。我的觀點是房價肯定暴跌。國內外對中國房產的擔憂已經日漸濃厚,一旦產生了下跌的趨勢,肯定是多頭互相踐踏賣空,之前大家買房,是因為房子從來沒有跌過價,經過2008年后,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房價一旦跌了,政府會來救市,但是在市場面前,還是多一些敬畏吧,常識告訴我們天底下不會存在只漲不跌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