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0日

比爾·利普舒茨——無與倫比的外匯交易大師

比爾·利普舒茨僅36歲時,就已主持索羅門兄弟公司外匯部已近10年,為該公司賺取了五六億美元的巨額利潤。這位三十出頭的年輕人被華爾街稱為“外匯蘇丹王”。他進單的規模之大令人咋舌,一次進幾億美元,甚至幾十億美元是家常便飯。由于他的出色成就,輔之以索羅門公司的財力,他主持的外匯部在全世界上百家銀行共有800億美元的信用額度,每年從外匯市場賺取的利潤數以億計。

 

kjc外匯網-比爾·利普舒茨

80年代末期,比爾·利普舒茨擔任所羅門兄弟公司的外匯交易主管。對于專業交易員來說,如果有所謂的最佳時機與最佳場所,那就是這種時機與場所。在《新金融怪杰》一書中,杰克·施瓦格把比爾·利普舒茨形容為所羅門兄弟公司最大與最成功的外匯交易員。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利普舒茨的單筆交易的金額通常都高達數十億美元,獲利也經常是以千萬美元計算。根據施瓦格的估計,利普舒茨任職所羅門兄弟公司的八年期間,他個人創造的獲利就超過五億美元,相當于八年期間每天平均獲利25萬美元。

所羅門兄弟公司時期

在康耐爾大學取得建筑設計學士與MBA學位之后,比爾·利普舒茨在1982年加入所羅門兄弟公司,當時他的年齡是28歲。最初接受股票與股票選擇權的訓練,稍后被征召到外匯交易部門,從事店頭市場與集中市場外匯選擇權產品的設計與推廣工作。外匯市場是規模最大、流動性最高的金融市場,單日的交易量超過二兆美元。

“在80年代,所羅門兄弟公司可以說是一個相當獨特的組織,尤其是在外匯市場。約翰·古特弗羅因德的經營方式使得邁克爾·劉易斯在《騙子撲克》一書中把他形容為臭名昭著的人。在湯姆·斯特勞斯的管理下,公司的交易員都有充分發揮的空間。當然,如果我搞砸的話,還是必須自己負責,卷鋪蓋走路。雖然如此,我還是必須承認,很多機構都不能提供這樣的機會。其它公司通常不允許交易員建立類似的部位或承擔類似的風險。在這種環境下,交易員很快就學習自我負責與成熟的交易心態。絕對沒有人會規定‘這是你的部位限制,你必須認賠出場’。”

“如果一個交易員的損失累積到某種程度,他的桌子就突然不見了。可是,你在這個環境里可以不斷向前推進。只要你能夠成功到達另一個層次,就可以繼續推進。這是一個相當不尋常的文化,我當時還不能充分體會。現在回想起來,所羅門確實是一個獨特的機構,管理階層的那些人也很獨特。”

“我留在所羅門的那段時期,公司對于績效的衡量方法不同于資產管理公司。后者通常是以百分率報酬為基準,這經常造成誤導,因為其中涉及額外增加的資本。在所羅門之類的公司,從事交易往往不需要實際的資本。主要造市商與金融機構之間的外匯交易,基本上都是在信用的基礎上進行。不需要保證金,所以也不需要實際投入資本。當時,我們是透過所羅門的一家子公司從事交易,資本額只有100萬美元。不論每年度的獲利是多少,都轉到母公司。所以,誰也不知道公司累積的報酬到底有多少。可是,我們的信用額度高達1500億美元。”

有趣的是,利普舒茨剛開始做外匯時對外匯市場的了解幾乎等于零。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他借助本公司在華爾街的聲譽和實力,幾年之內闖出一片新天地。利普舒茨原本是學建筑的,但讀研究生時對股票期權產生了興趣,干脆同時選修了工商管理碩士的學位,畢業后被索羅門公司錄用。該公司管理得法,任人唯賢,經常破格選拔人才。1982年費城交易所新開外匯期權交易,當時外匯部只有利普舒茨做過期權,所以他被委任負責這一業務。利普舒茨在同事的協助下建立了一個關系網。他認為做外匯主要靠消息靈通,賺大錢的都是被銀行同業所接受的人。大戶的動向影響市場,一些重大消息得到得早也能賺錢。當然大部分消息是公開的,關鍵是看如何分析。信息的運用要靈活,要看市場的反應。利普舒茨認為德國統一對外匯市場的影響最能說明問題。當柏林墻倒下時,市場的情緒是,這下子大家都要把錢投到東德去,所以馬克要大漲。過了一陣子市場意識到,德國統一后要吸收東德尚需時日,所以把錢投進去不明智。市場是如何改變看法的呢?無非是德國總理科爾的一次講話,美國國務卿貝克的一句評論,東德的高失業率,以及東德人對西德的過高期望,等等。投資界開始意識到重建東歐談何容易。等這種想法占了上風后,馬克便開始大跌。實際上很早就有人持這種觀點,但市場走向往往取決于某一個時刻市場的焦點。這就需要同市場的參與者通氣,并非每個人都往一處想,但大家的注意力是可以覺察得到的。比如某一天市場關注利率差,第二天又強調經濟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