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3日

貨幣作手回憶錄(連載十八)

第十三章:人生的百分之五十一,鈍刀效應

人生切不可這山盼著那山高,結果是到了那山沒柴燒!

妙手,是圍棋術語,指最精妙的下法,一著妙手可解開困境,可扭轉敗局,可一舉制勝,堪稱妙到毫巔的智慧。棋史上有不少留名千古的妙手,如“鎮神頭”、“閑著妙手”、“耳赤妙手”……

韓國棋手李昌鎬16歲就奪得了世界冠軍,并開創了一個時代,卻很少妙手,成了—個謎。

一次,記者問他這個問題,內向的他木訥良久,憋出一句:“我從不追求妙手。”

“為什么呢?妙手是最高效率的棋啊!”

“……每手棋,我只求51%的效率。”

記者愣住了,只求51%的效率?眾所周知,棋子效率越高越占優勢,高效行棋,自古以來就是棋手追求的目標。

李昌鎬又說:“我從不想一舉擊潰對手。”記者再追問,他不開口了。

李昌鎬的老對手,中國圍棋代表人物之一馬曉春九段曾說,如果一手棋的效率滿分是10分的話,那么李昌鎬的棋,每一手最多只能打6分到7分。這印證了李昌鎬所言非虛。

為什么每手棋追求51%的效率,卻是世界第一?10多年前,我看到上述報道,困惑不已,近日似有所悟。

每手棋追求51%的效率,也就是每個回合只想比對手多得1%。每手棋有這樣的效果微不足道,但一盤棋中,有一半以上的棋得到預期效果,結果是唯一的,就是贏。李昌鎬的棋證實了這一點。他最使對手們頭痛的是“半目勝”,一局棋300手左右,贏半目。這是最細微的差距。要把握到這個火候,比中盤獲勝更難。

追求51%的效率,就是用51%的力量進攻。用100%的力量進攻,不更強嗎?不然。人求勝欲最強的時候,恰是最不冷靜的時候;對別人進攻最強的時候,正是防守最弱的時候。所以,李昌鎬用51%的力量進攻,另外49%的力量防守。這是他沒說出的。這使他的棋極其穩健、冷靜,極少出錯,常使對手感到無隙可乘。年輕的他因此得了許多與年齡不相稱的綽號:少年姜太公、鱷魚、石佛……

妙手極美,從另一個角度看,是陷阱。誰能讓自己的思維一直保持在100%的高效上呢?因追求妙手,用上全部精力,思維也像透支一樣,妙手之后,不假深思的棋也來了。如果對手沒有被擊潰,你的破綻就完全呈給了對方。全力之后,必有懈怠;極亮之后,必有大暗;邁最大步子往前沖,也最容易一腳踩空。這不是每個棋手都看得到的,李昌鎬看到了。

在他眼中,極品的妙手,就是看破妙手的誘惑后,落下的平凡一子。

推想到人生。人生如棋,也是追求成功,但是成功的誘惑,也會把人引向歧路。人要有拒絕名利誘惑的心力,才能去面對名利,否則便會踏入歧路。有此心力的人,在山下不灰心,在山巔不失態,在泥淖中不抱怨,在亂花中不迷路,能從容、淡定地對待勝負。能駕馭自己,方能駕馭環境。

棋追求51%的效率,對人生也是極好的借鑒。如今社會上熱談效率、成功,很多人分分秒秒爭效率、全力以赴求成功,匆匆忙忙往前跑,很少有時間慢下來,看看天上的云地上的景,顧不得停一停,聽聽心靈的呼喚。人生難道就為抓得更多?這樣的人生價值觀,未必正確。若以51%的精力追求事業,用49%的精力營造一個心靈的后花園,生活會更加優雅,靈性會更加瀟灑舒展。

追求51%,是含蓄之美。花看半開,酒飲微醺,若全開、大醉,妙處也就喪盡了。國畫要“留白”,空白處沒有筆墨,正是畫家苦心經營的地方。于無聲處聽到驚雷,才是藝術的高妙之處。

追求51%,是一種智慧。人們都渴望圓滿、完美,其實美味吃飽就會厭棄,登山到達絕頂,面臨的多是險路。曾國藩就曾有這樣的心理歷程。他平定太平天國后,實力、聲望達到頂峰,轉而悟出萬物盈虛之理,發現了圓滿的害處,將書齋取名“求闕齋”,有意自損,化解了官場的險惡。歷代很多與他功業相似的人,因追求圓滿,反而極度虧損。盈虛之理,何等精微啊。

51%,極拙,極淡,卻有著“大成若缺”的智慧,“真水無香”的境界。

(本章完-KJC外匯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