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3日

貨幣作手回憶錄(連載十五)

第十章:行天下,屢敗屢戰,和命運抗爭到底

第4節:終點站深圳,作出一片天空

成功靠什么?

有一種說法,說人一生的成功有五個要素:命、運、緣、善、智。在這五個因素中,前三個你無法改變,你的出生、你的性別、你所在的地域以及你在不同人生階段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人,你都無法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改變。但后兩項是可以改變的。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善待成功、善待失敗、善待過去、善待今天、善待一切,我們都可以做得更好。學習更是成功的必要因素。

何為善人?老子說過:“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為人之所惡,故幾于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在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面前我們幾乎是無知的。完全理解這句話可能要一生的時間,而做到,幾乎沒有可能,那豈不成了圣人!水處為人之所惡,利萬物而不爭,道矣!

外匯保證金贏家能否成功,除了知識,在某種程度上還與個人的性格、修養有關。就是不僅要有高智商,還要有高情商。

破解匯市,掌握外匯知識,理解現成的研究成果,這些和智商水平有關;而外匯市場中的輸贏更直接地涉及到金錢利益的得失,要從容面對金錢的得失需要一流的情商。情商可以通過后天培養提高。成功不光要靠智商,還要靠情商,但最重要的是靠“志商”即志向,志氣。當你懷 著志向和理想來到外匯市場時,首先就要想到可能會失敗,然而無論遇到多少挫折,都不要輕言放棄,沒有“志商”的人肯定不會成功。

終點站深圳,作出一片天空:

筆者為什么會來深圳,為什么終點站會在深圳,這還要從客戶洪女士談起。

事業感情雙豐收:

洪女士在和筆者合作期間,把XX萬的資金打到了筆者指定賬戶(由于股票賬戶多,不好操作的原因),通過這種合作方式不難看出洪女士對筆者是很信任的,在后面的操作中筆者給她的資金實現了贏利,故而對筆者萌生好感,隨著彼此相互的了解從相識相知相愛,最后走向婚姻的殿堂。

筆者經常和朋友開玩笑說,老婆都是金融市場賺來的。

一路走到這里,掐指一算,已經有五載,多年的江湖漂泊,讓筆者好想有個家,在她的建議下,筆者來到了經濟特區深圳。

筆者來到深圳后,很喜歡這座城市,有在深圳買房、安家落戶的念頭,老婆得知我有此想法,高興不已,本來還擔心我有回老家的想法,現在這個擔心已成多余。

沒過多久,筆者就擁有了屬于自己的房子,順理成章的和老婆去辦了結婚證,就這樣,筆者成家立業了。

筆者這些年每次出去和朋友相聚,朋友都會問我如下幾個問題:

1、你什么時候來深圳的?回答:2009年。

2、結婚了嗎?回答:結婚了。

3、老婆是深圳的?回答:是。

4、是深圳本地的?回答:是。

在別人眼里,能娶到一個深圳本地土著女,是一件很值得羨慕的事情。為什么呢?因為深圳人和深圳本地人是有區別的。深圳改革開放以后,村里實行股份制,村民都有股份,村里有企業,有酒樓,有物業等等收入,每年按照收入的比例給村民發一次年終分紅,每年有一次旅游,每個月有生活補助,還有過節費等等。

蘇杭旅游(重點寫一下蘇杭旅游這一個月難忘的鏡頭):

杭州西湖

第1個鏡頭(逛西湖)

筆者在兒時就有西湖情節,因為那時候熱播的新白娘子傳奇電視劇,把筆者看哭了,那時候筆者就一直想,長大了,帶著心愛的人,咱們也游西湖。

第2個鏡頭(浙江經商之道)

筆者和老婆去用餐,多點了幾個菜,服務員告訴我,你們幾位?如果兩位的話,菜點的有點多,浪費,這是筆者第一次在外用餐,遇見這么厚道的服務員,浙江人務實,勤儉的風氣感染了我。

浙江人的務實風氣還不僅僅停留在這里。我去浙江做客,朋友是杭州蕭山人士,網名ID金算盤,業內有一定的知名度,一個小件事,顛覆了我對富人的看法。我到蕭山他公司玩,晚上回酒店的時候,他說買點水果你帶回去吃。就這樣,我們找到了一個小地攤,他和攤主,因為一元錢,死活要那攤主便宜一塊錢,他才愿意買。我站旁邊不說話,默默地看著。最后攤主無奈之下,還是答應了,便宜一塊錢,還送兩個塑料袋。事后,我問他,你開著保時捷,抽著軟中華,你去和小販一塊錢斤斤計較,太損了吧。他笑了一下說“錢是用的,不是浪費的”。簡短的一句話,讓人振聾發聵。浙江人的務實之風,可見一般。比起那些窮大方的人來說,太值得欽佩了。

筆者覺得,那些“污蔑”浙江人小氣的,只能說富人的思想,不是窮人能明白的。

第3個鏡頭(斷橋止步)

我和老婆走到斷橋的時候,本來想上去的,考慮了良久,還是不走了,在斷橋旁回憶著許仙和白娘子的故事。

蘇州十全街

第1個鏡頭(筆者晚上沙巴克攻城戰,只顧玩游戲,老婆遭冷落)

筆者沒什么興趣愛好,喜歡玩玩網絡游戲,比如傳奇,一玩就是十幾年,似乎成了生命里一個不能缺少的東西。有人說傳奇沒落了,但是筆者玩的是一種情結,并非游戲本身,沒玩過的人,是不會懂的。

本來說好的晚上和她去逛夜市,但行會老大打筆者電話,說晚上要攻城,筆者毫不猶豫地打開筆記本,準時19點30分在魔龍集合,上IS,聽指揮員戰前動員和部署。

可能筆者攻城戰打的太激烈了,完全無視她的存在,戰斗結束后,發現她不在房間,筆者馬上跑到樓下找她,酒店大堂也沒有,筆者打她電話,也不接,筆者急了。筆者走出酒店門口,她老人家就在酒店對面的橋上獨自賞月,筆者邁著老爺步,徑直走過去,調侃她說,要跑就跑遠點,跑得我找不到,你在這,我一下就看到你了,多沒意思啊。她哈哈大笑,就這樣我們去了十全街賣刺繡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