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3日

貨幣作手回憶錄(連載十三)

第十章:行天下,屢敗屢戰,和命運抗爭到底

第2節:山西、合肥、四川之行

外匯保證金市場的投機雖有科學的成分,但主要是一門藝術的直接原因是:外匯風險市場中唯一不變的就是,永恒的不斷的變化。投資者下單跟隨變化的節奏與幅度,就體現一個人的操盤藝術水平,就體現出每個人的個性和差異的存在。每次價格的跳動就是音樂的一個音符,就是舞蹈的一個動作,就是美術的一個筆法。書法和繪畫的美,來自于構圖和造型。舞蹈和音樂的美,來自于節奏和旋律。比例和韻律產生了數字與諧和,隨之產生了科學和藝術。美,存在于萬事萬物之中。靜態的美,是符合視覺舒適比例的。動態的美,是符合視覺舒適韻律的。那么,外匯保證金市場的美呢?外匯保證金市場的美表現為動和靜的結合。因此,面對外匯保證金市場,既要有藝術的想象又要有科學的嚴謹。什么時候能享受做外匯的藝術樂趣,說明你離成功或許就不遠了。外匯交易是一個遺憾的藝術,沒有任何人做外匯能做到完美無缺,百戰百勝,伴隨著利潤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虧損,只能追求自我的完善,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最終能找到一個屬于自己的外匯藝術人生世界。在外匯市場上賺錢是對交易者人性優點的獎賞,而虧錢則是對交易者性格缺點的懲罰。

外匯交易至少能教會你兩種品格:

一是自信;

二是謙虛。

如果你沒有自己的主見和起碼的自信,賺錢的機會絕不會降臨到你的頭上。而你如果不知道什么是謙虛,市場也將重新教會你這種美德。外匯不是一門手藝、一個技能,它是藝術的范疇,如果你對外匯沒有一種直達本源的清醒認識和比別人更獨到的投資理念,就不可能在外匯上獲得真正的成功。

山西,合肥,四川之行:

為什么要來山西?

第一個原因是許昌公司敗局已定,繼續留在那里也是無所作為,浪費時間而已。

第二個原因是山西竇總有意合作,盛情相邀。

第三個原因是筆者要不回老家上班,要不繼續在外面闖,不去山西,還能去哪里呢?

就這樣筆者來到了山西臨汾,和竇總短暫的相處了兩個星期。

我:喂,竇總我到了,你在哪里呢?

竇總:我在車站外面呢,我看到你了,你回頭。

我:竇總,你好,這么晚了還專門來接我,辛苦了。

竇總:應該的,還沒吃飯吧,走,先去吃飯吧。

就這樣,我們去了飯店。飯桌上,竇總很是客氣地給筆者夾菜,簡單的聊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吃完飯就回竇總的工作室休息了,竇總知道我要過來,專門買的新被子和新枕頭。

第二天,和竇總交流了一下做單經驗,收獲頗豐。

我:竇總,你均線用幾根?

竇總:我均線用兩根,多了看眼花。

我:副圖呢?

竇總:副圖就一個MACD。

竇總:我現在做單,主要是四小時看方向,時間周期很重要,半小時圖選入場點,最近做的也很不錯。

竇總繼續分享著他的交易心得,共鳴的地方很多。

我:竇總,你看接下來怎么工作?

竇總:安排一個賬戶給你,你先做。

我:好的。

筆者這次又沒做好,有負竇總厚望,由于賬戶回撤了不小,雖然竇總一直說沒事沒事,但是筆者實在不好意思繼續留下來,于是和竇總告別了。

為什么要回合肥?

因為此時的筆者已經無路可去,不回老家,又能去哪里呢?雖然事業沒成功,我還是很想小茹的。但是這次回去,我沒告訴她,丟人啊,信誓旦旦的走了,現在一事無成的回來,我實在沒勇氣告訴小茹我回來了,因為畢竟說過分手了,此時我們已經不再是情侶關系。

回家后,筆者反思自己,花拳繡腿,沒有真功夫,到哪里都不行,于是筆者在家埋頭研究了兩個月,復盤的數據很滿意,又模擬了一段時間,也很不錯,此時筆者可能太渴望成功了,忽略了“近期偏好”的問題,實際此時的筆者還沒有穩定贏利。

因為在許昌工作過程中,認識了不少朋友,有位朋友告訴我四川有個馬老板在找操盤手,你可以過去試一下,你就說是我介紹的,聯系他就可以了。筆者又一次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又有機會運作大資金了。

就這樣,筆者在一次離開家鄉,來到了四川成都,這個天府之國。

為什么要來四川?

第一、筆者自信此時的交易能穩定贏利。

第二:林女士我也一直想見見她(得償所愿,還一起去爬了西嶺雪山)。

筆者那時候省吃儉用,不舍得買飛機票,臥鋪票又沒買到,買的硬座,還好有位子,這是筆者平生坐的最久的一趟火車,合肥到成都,旅途的景色還是蠻不錯的。

我:喂,馬總你好,我到成都火車站了。

馬總:你好,我們在出站口這里等你。

馬總和助手小劉在出站口等我,我們一行三人去了酒店放置行李,在酒店泡了茶,我們開始了交談。

馬總:李總,你這個系統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我:一個月大概能賺10%左右,有的時候可能也會虧。

馬總:虧啊,我的錢可以虧點沒事,我介紹來的客戶資金是不能虧的。

我:做投資不可能保證每一次交易都獲利的。

馬總:你大老遠的來,相信你肯定是有穩定贏利的方法的。

我:信心是有的。

馬總:有信心就好,明天我先開個5000的戶你做吧,風險控制在30%就好,你隨便做,我只看結果。

我:好的。

就這樣,馬總在我推薦的百匯平臺開了戶,入了金,我開始了操盤,這次運氣就不錯,3天賺了11%。

我:馬總啊,這個月任務完成了,賺了11%。

馬總:不錯,真有兩下子,你接下來時間還做不做單了?

我:我有個朋友在夾江,我想和她出去玩幾天,來成都這么久了,還沒有見面。

馬總:好的,那你忙,有事電話聯系。

說罷,筆者去聯系林女士了,正好她QQ在線。

我:嗨,上午好。

林女士:不好,你來成都這么多天,也不聯系我。

我:工作忙啊,要做盤。

林女士:哦,做的怎么樣?

我:蠻順利的,這個月才3天時間,賺了11%,我打算休息了。

林女士:休息干嘛呀。

我:見你唄,四川這么多好玩的地點,一起去度個假?

林女士:誰要和你一起呀。

我:你不是說,我只要來了,你就見我嗎?你說話不算話?

林女士:你來又不是專門見我的,哼!

我:我現在不是專門來見你了嗎?

林女士:好吧,我也好久沒出去玩了,你想去哪?

我:聽說“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杜甫當年就是在西嶺雪山作的這首詩,我想去這。

林女士:好有詩意喔。

筆者就這樣和林女士相約在第二天,我在成都南門汽車站等她,我們去西嶺雪山度假去嘍!

第二天,她如期而至,我們在南門汽車站出發,由于時間關系,今天是無法上山的,只能在山下的農家樂住一晚,第二天一早上山。晚飯過后,我們去村莊散步,在回來的路上,傍晚時分,出現了雷陣雨,由于雨傘不夠大,我就隨手摟住她,這樣就不會被雨淋著。漫步風雨中,真愜意,天公作美啊。此情此景筆者沒有添油加醋,可能是心靈感應的問題,我們同時停住了腳步不走了,撐著雨傘,佇立在雨中。

到了農家樂以后,林女士一直跟我說她研究“中山狼”的一分鐘法,這個交易手法如何如何的好,把“中山狼”夸的跟一朵花一樣,筆者不悅,這也是日后,筆者找中山狼PK的原因之一。當然筆者現在和“中山狼”是很好的朋友。

第二天到了西嶺雪山,我們是坐索道上去的,山上云霧繚繞,環境優美,堪稱人間仙境。

西嶺雪山是消滅塵世煩惱的好去處,很推薦大家去玩一下。

快樂的時間永遠是過的很快,一轉眼在山上玩了四天了,由于林女士工作原因我們要下山了。

西嶺雪山難忘的鏡頭:

第一個鏡頭:佇立雨中,上文已說。

第二個鏡頭:在西嶺雪山纜車上,看到一對年邁的夫妻,大概有80歲上下,不由感嘆,最浪漫的事情是陪你慢慢變老,或者說筆者心里覺得,當年華老去,青春不在,筆者晚年能有此伴侶,足矣。

第三個鏡頭: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體會杜甫作出這首千古絕句的心境。

第四個鏡頭:晚上篝火晚會,發現老外比較會玩,不住酒店,住帳篷,露營。一起參加篝火晚會的朋友問我露營嗎?我回答:“我怕杜甫晚上來找我談論詩詞”。

所謂情場得意,賭場必失意:筆者樂極生悲的典型寫照

筆者回來后,繼續看盤交易。由于交易不順,賬戶之前獲利的11%已經不復存在。此時筆者心態不穩,想重倉賭回來之前的損失,犯了兵家大忌,賬戶很快就回撤到了30%,筆者又失敗了。筆者痛苦地反思自己,如此來之不易的機會因為筆者情緒沒控制好,又給葬送了。

接下來筆者又再一次陷入選擇,要不回老家上班放棄外匯,要不繼續在外面闖,筆者選擇了后者。

一個優秀的交易者,不光需要技術過硬,還需要心態平和,筆者過去和大多數朋友一樣,連續虧損幾筆,就忍不住重倉一下,賭一下,期望把前面的損失拿回來,多幼稚的想法。

筆者過去四處碰壁,其原因就兩點:技術不好和心態不穩。連續的失敗,讓筆者清醒地意識到,如果繼續這樣出去找機會,即便有人給你機會了,也是徒勞的,打鐵還需自身硬。痛定思痛之后,筆者打算到一家技術實力較好的外匯公司打工,再沉淀沉淀自己。隨后,筆者在大連程總的邀請下,來到了大連工作,在這里筆者見到了傳說中的大連女騎警。

我和林女士的結果:

由于客觀原因,比如工作,地域,彼此之間最終只能成為朋友。在筆者離開四川之前,她來機場為筆者送行,并且能夠坦然地接受不能在一起的事實。筆者最后即將登機的時候,我只說了保持聯系,我會回來的,很像灰太狼吧,呵呵。筆者打算今年九月份故地重游一下,順便看望下故人。

(本章完-KJC外匯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