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3日

貨幣作手回憶錄(連載十一)

第九章:為事業,舍佳人,淚兩行

夢想到底多重要?

“人可以10天不喝水,7、8天不吃飯,2分鐘不呼吸,但不能失去夢想1分鐘。沒有夢想比貧窮更可怕,因為這代表著對未來沒有希望。一個人最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干什么,有夢想就不在乎別人罵,知道自己要什么,才最后會堅持下去。”

緣分是什么?

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福。

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荒唐。

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嘆息。(筆者可能是這一項)

為事業,舍佳人,兩行淚:聽著抒情的音樂,寫著過往的人生,愜意。

我:吳總,你的想法很好呀,我決定和您合作。

吳總:你計劃什么時候過來?許昌比較冷的,多帶點衣服。

我:我盡快去,我這邊還有些事情沒處理完。

吳總:好的,到時候我去車站接你。

我:你告訴我地址,我自己打個車過去就好。

吳總:你是貴客,怎么好不去迎接。

寒暄過后,筆者陷入了沉思,筆者很清楚,這一走,就像那小船一樣在大海上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同時也會有驚濤駭浪的伴隨,為事業,背井離鄉,舍棄心愛的人,用論語的話來說:“父母在不遠游”,此時的筆者已經管不了太多,在實現理想的道路上,太多的無可奈何。

筆者當年分手電話:

我:喂,小茹。

小茹:喂,昨天剛打過電話,今天又打,嘻嘻,想我了?

我:想,是必須的(嘿嘿傻笑了一下)。

我:小茹你現在在部隊還適應吧,你在后勤單位,比我以前在野戰軍部隊舒服多了。

小茹:好累啊,每天要干好多活。

我:你剛去部隊,你不干誰干,哈哈。

小茹:部隊怎么和電視里演的不一樣啊,一點意思都沒有。

我:部隊題材的電視劇,都是入伍廣告,現在后悔了吧。

小茹:是后悔啊,是我爸逼我來的,我有什么辦法。

我: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女兵的指標是很少的,沒有相當的關系,是搞不定的,而且你還在本省當兵,多幸福啊,回家就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小茹:那是,回家是方便點。

我:暈,你剛到部隊沒幾天,就想著回家,有點出息好不。

就這樣,有說有笑的聊著,當然我知道這通電話的主題是什么。

我:“我們不是不相愛,也不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生活很現實,你現在在部隊當兵(合肥武警醫院服役),我們也不能經常在一起,我在合肥也沒什么發展,現在我要去其他城市闖一闖,這一走,也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才能回來,我不想彼此牽掛,煎熬,對你、對我都不好,如果有情在,以后還會在一起,如果有朝一日,我有成就了,我未娶,你未嫁,那時候,我們一樣可以在一起,但是現在,我們必須做出選擇。”

小茹:你去其他地點也沒必要分手啊(邊說邊流淚)。

我:小茹,我們從小就認識,這都多少年了,我是因為愛你,才……我不是說和你分手,是說,我這一走,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如果你遇到合適的,別耽誤了你幸福。

小茹:(打斷了我繼續說下去)既然你決定了,在外面注意安全,照顧好自己,有時間多給你媽打個電話,在外面多留個心眼,你什么時候走,走之前我送你。

我:好的,我明天去買票,到時候告訴你。

這通電話打了2個多小時,手機打到滾燙沒電才掛斷。

(再次重逢是幾年以后,她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我們三個人,還一起吃了頓飯,呵呵。)

筆者和當事人的背景介紹:我們是同年級的校友,那時候,我們就偷偷拍拖了,她經常給我買早餐,對我很關心,兒時純潔的感情,綠色無污染。

就這樣,筆者去買了行李箱和去許昌的火車票,開始了人生的第一站旅行。筆者清晰地記得,沒有直達到許昌的車,要中轉一次才能到,晚上23:15發車。

我:小茹,我明天晚上去許昌,時間太晚了,估計部隊這么晚是不會放你出來的,明天中午一起吃個飯吧,晚上你就別送我了。

小茹:好的,我已經和領導請過假了。

我:那明天中午在步行街見,我行李放火車站托管了,我們在合肥逛逛街,不知道下次一起逛街是什么時候了。

小茹:好的,下午4點前回部隊就可以了,不和你說了,部隊有點事情,明天見。

我:好的,你去忙吧。

和母親辭別:

我:媽,我要去外地工作了,以后不能經常回家看你了,你照顧好自己啊。

母親:你現在在外面做什么呢?

我:還是搞金融這行。

母親:那行業不是一般人干的,風險很大的,要是不行,就回老家搞個小生意或是去單位上班吧。

我:媽,我決定做這行不會改變的,我還年輕嘛,你就別為我擔心了。

母親:在外面手頭要是緊張,跟媽說啊,別死撐。

我:媽,我錢夠花的,你別為我操心了。

母親:今天也沒買什么菜,我去給你買點烤鴨和鹵菜去。

臨行前,老媽給我加了餐,在她心里,我以后是否有出息,事業是否成功,對她都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她兒子能平安就好。

小茹這邊,如期在約定地點相會,那天我們誰都沒說不開心的事情。

小茹:你以后有錢了,會不會跟其他漂亮美眉跑了?

我:不會的。

小茹:你發誓。

就在我準備發誓時,她用手輕輕的捂住我的嘴不讓我說,然后什么都不說,緊緊的抱著我,這一切,仿佛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

筆者為了外匯保證金事業,克服一切困難,義無反顧地踏上去許昌的火車,帶著親人的祝福,愛人的期待,離開了家鄉。

(本章完-KJC外匯網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