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3日

貨幣作手回憶錄(連載五)

第三章:迷信萬能指標

(第2節):割袍斷義,同窗情一刀兩斷

英雄不是沒有眼淚的,是含著眼淚奔跑的人。

外匯保證金除了它自身的套匯保值功能外,說白了就是一個資金再分配的市場,而不是創造財富的地方。說得不好聽,從另一角度來講這是一種合法的搶錢,只不過是受多方面監管的。強盜也不是提刀武棍,面目可憎的暴徒。就看那位眼疾手快。從對方的荷包更快掏出更多的錢來歸自己所有了。有些人想用自己的資金實力,賺到更多的錢,最后沒了,有些人通過刻苦磨礪,出生入死的努力,最后走向了顛峰!

割袍斷義,同窗情一刀兩斷:

我:老張啊,MACD背離好難等啊,都等了幾天了,也沒出信號。

老張:再耐心點,會出的。

我:我現在就只做背離,其他信號都不做。

經過第一次的爆倉,和我知道“點差之謎”后,老張也不頻繁勸我做單了,因為尷尬。我們看盤的周期也從5分鐘,調到了60分鐘級別。

就這樣又過了2天,機會來了。

我:老張,你看英鎊又要背離了,這次我等它頂背離后,下破20日均線后,我再動手,上次雖然賺了,還是有點冒險。

老張:這樣做更保險點。

就這樣行情如分析預期一樣波動著,先等頂背離出現后,在跌破20日均線的瞬間我進單了,這次是50%的比例開的,因為我內心里有個錯誤的觀點,使用的杠桿越大,代表自己的水平越高。

我:老張,我這單子賺錢了,等下跌有50點就走,不貪。

老張:落袋為安,大智慧。

我一臉得意地笑著,繼續全神貫注地看盤。

我:不好,行情怎么又創新高了,賬戶開始出現虧損。

老張:可能是第2次背離,2次背離后,如果再出新高,就要跑了。

我:好的,明白。

現在我們操作,已經有止損觀念了,不得不說是一個進步啊。

我:行情怎么還不下,急死人了。

行情繼續上漲,就在行情即將升破第2次背離的高點時,我打算跑的時候,行情出現暴漲,看著兇猛的行情猛烈的上攻態勢,我已經沒機會出來了,然而我做出了一個很正常的舉動“臥倒”,期盼行情能夠放我一馬,不要趕盡殺絕。

我:老張,完了,這次套狠了。

老張:我不是跟你說了,升破2次背離的高點,就要跑的嗎,你沒跑?

我:沒來及啊,漲的太快了。

老張:你沒設止損單嗎?

我:沒設。

老張:你沒設止損單,你怪誰啊。

老張說的對,我沒設止損單,怪誰,小虧變大虧,砍倉,下不去手,太疼了。

就在我們在討論該怎么辦的時候,行情如火山爆發一般的上漲。

我:(嘴里罵了一句)XXX,這也不用管了,又XXX的爆了。追加保證金的機會都不給我。

老張:這次爆倉不是你的問題,是行情走的太變態了,很少有的。

對于老張的安慰之情我要感謝,但是這個誤導之罪,真不能原諒,交易做錯了,是自己水平問題,而不該把自己的交易失敗歸咎到市場上。市場永遠是對的。

老張:你休息調整下心態吧,過幾天公司總部有個講座,一起去學習下。

我:好的,是該好好反思一下,加強學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