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3日

1930年代貨幣戰爭是否再度上演?

當前,全球非美經濟體面臨通縮風險,年初至今的短短2個月間便有13個國家奔赴“降息潮”。歷史一次又一次地證明,通過貨幣貶值轉嫁國內經濟困局對各國而言就好比“巧克力之于孩童”,這種吸引力往往難以抵擋。

現實將人帶回了上世紀30年代發生的那場貨幣戰,當時正值金本位和大蕭條時期,由于英國在1931年9月20日宣布放棄金本位,英鎊急劇貶值,隨后又先后有25個國家跟風脫離金本位。盡管眼下的全球“寬松潮”同當年的事發背景不同,但以史為鑒總是永恒的智慧。

 

1930年代貨幣戰爭將再度上演

全球經濟眼下好不容易走出金融危機,通縮“惡魔”又開始抬頭,于是又一波“寬松潮”拉開帷幕。今年1月15日,瑞士央行除了意外取消1歐元兌 1.20瑞郎的匯率下限,同時也進行降息,將活期存款利率降至-0.75%。同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25個基點,秘魯央行宣布降息25個基點,埃及央行用時也宣布降息50個基點。

此后,丹麥央行于1月19日降息,將存款利率從-0.05%降至-0.2%,將貸款利率從0.2%降至0.05%,并在此后的十天內又兩度降息;1月20日,G20成員國之一的土耳其也宣布降息;1月22日,歐洲央行宣布萬億QE;1月28日,新加坡央行也意外宣布降低新加坡元匯率政策斜坡。瑞典央行更是“驚呆眾人”,于2月12日率先將主要政策利率設為負值,并開啟QE,表示將購買100億瑞典克朗的政府債券。

然而,這場“寬松潮”到這里應該只是中場休息而已。值得思索的是,在當下美元獨強的局勢下,美聯儲能在多大程度上容忍潛在出口競爭力的下降和輸入性通縮風險,這同美聯儲今年會否推遲加息息息相關。

問題來了,1930年代的貨幣戰真的可能重演嗎?全球主要國家的財長們對此并不認同。G20財長及央行行長上周在伊斯坦布爾會晤期間,美國和歐洲的官員們表示,近來匯率的動蕩折射出了不同經濟體的走勢,而非赤裸裸地為了拉高增長保住自身競爭力。

意大利財長PierCarloPadoan稱:“主要貨幣的調整更好地反映了基本面。”美國財長雅各布·盧表示,最近的匯率走勢顯示出美國經濟“比我們競爭對手的強勁程度”。

G20公報草案顯示,G20的財長和央行行長同意在經濟增長展望改善前,需維持寬松貨幣政策。這佐證了當前的“寬松潮”仍將持續。

對于1930年代貨幣戰是否正在上演,摩根士丹利認為,現在大多數主要貨幣匯率較之當時更為靈活,所以大幅貨幣波動的可能性應該更低,但共同點在于各國貶值的意圖都緣于國內問題,而且都產生了以鄰為壑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