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2日

東南亞金融市場切入口-新加坡

作為21世紀新崛起的國際金融中心,新加坡長期以來被認為是東南亞市場重要的前沿陣地。其彈丸之地匯集了如此眾多的金融機構,其密集度和多樣化足以覆蓋經濟發展對金融的巨大需求,集群效應也在吸引著更多金融領域的大小實體爭相進駐。

僅2010年,該國就已經成為外匯交易量居全球第四位(2013年擠掉日本躍居第三位),跨國界貸款居全球第十位,柜面市場衍生交易居全球第十三位的全球第四大國際金融中心。加之近年來東南亞新興市場的快速發展,使得新加坡成為國際大佬們爭相“入侵”的切入口,一場不見硝煙的戰爭早已在這片總計才71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打響。

 

新加坡

國際交易所巨頭爭相入駐

近年來,國際性的交易所紛紛選擇在新加坡設立分支機構,顯示出國際大佬們對于東南亞這塊蓬勃發展的新興市場的關注度日益提高。日本交易所集團 (Japan Exchange Group,簡稱JPX)近日宣布將于5月1日在新加坡設立新分支機構,以作為該集團東南亞市場戰略履行計劃的一部分。

JPX指出,之所以選擇在新加坡設立分支機構,主要歸因于該國的國際金融中心的身份,入駐新加坡將對對接東南亞投資者和機構帶來極大幫助。新辦公室將致力于提升日本市場的影響力,吸引更多的投資者。

新辦公室將取代JPX在新加坡現有的代表辦事處,該辦公室將作為JPX的前哨戰,用以部署銷售、市場活動等。

無獨有偶,洲際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簡稱ICE)也將在幾個月后在新加坡設立新的期貨交易所ICE Futures Singapore。

ICE新加坡期貨交易所成立后,第一批交易的5個期貨合約將包括布倫特原油迷你合約、黃金1公斤合約、中國棉花、中國白糖以及人民幣期貨。這些期貨合約的推出將允許東南亞交易者無須進入中國市場,即能觸及該市場的高流動性。

ICE于2013年收購了新加坡商品期貨交易所(Singapore Mercantile Exchange)及新加坡清算所。今年2月,ICE將設立新加坡期貨交易所的日期從3月推遲至上半年晚些時候,以贏得充分的前期準備時間。

與中國金融機構通力合作研發人民幣產品服務

作為中國重要的經貿合作伙伴,新加坡率先成為周邊國家中第一個人民幣離岸清算中心,該國在人民幣相關產品和服務方面可謂是東南亞地區最為豐富的。2013年7月,新加坡交易所(Singapore Exchange,簡稱SGX)推出了以新幣和人民幣雙幣交易的股票產品。2014年10月,SGX開始推出人民幣、日元和泰銖外匯期貨合約交易。

今年4月17日,SGX與中國銀行和中銀國際簽署合作框架,進一步加強人民幣相關合作,同時也會推動有助雙邊金融市場發展的合作項目。

有關合作框架是延伸自SGX與中國銀行在2013年簽署的合作備忘錄,有關備忘錄的主要內容是共同開發人民幣產品和服務,以及互助擴展在中國和新加坡的業務。

SGX首席執行長Magnus Bocker和中國銀行行長陳四清共同見證了此次簽約儀式。陳四清致辭表示,中國銀行在新加坡成長發展的歷程,是中國金融業海外拓展的重要歷史篇章。在 “一帶一路”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推動下,中新雙邊關系將迎來歷史性的發展機遇。中國銀行將努力服務于新加坡金融中心及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建設,促進中新兩國全面交流、合作,為推動兩國發展,增進兩國人民福祉做出更大貢獻。

雙方表示將攜手合作研發更多人民幣計價產品,包括人民幣計價的大宗商品期貨和外匯衍生品等,并加強人民幣清算和支付領域的合作。

外匯交易市場三分天下

在外匯交易領域,新加坡自2013年已經成為僅次于英國和美國,外匯交易量位居全球第三的東南亞交易中心,日均交易量達2600-3000億美元。目前,超過600家金融機構總部設在新加坡,范圍從銀行到保險公司再到外匯及差價合約經紀商,這些機構的操作均被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所監管。

MAS被授權代表新加坡中央銀行,管理國家的官方外匯儲備,發展和促進新加坡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最后 — 特別是當涉及外匯交易時,擔任監管機構。要在該國家進行運營,每個經紀商都必須取得MAS的許可證。

新加坡以其銀行系統和非常先進的銀行間及機構外匯業務而聞名,同時,其零售外匯也非常受新加坡投資者的歡迎。美國知名外匯經紀商OANDA、新加坡輝立期貨及英國IG集團占據新加坡外匯和差價合約市場的絕大部分份額。作為技術型金融公司,OANDA在新加坡零售外匯市場中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