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2日

98年香港血戰“魔鬼”索羅斯

香港1998年金融市場保衛戰

大鱷索羅斯機關算盡折戟沉沙

1998年,大鱷索羅斯等國際對沖基金巨頭攜數千億資產做空港股港幣,與香港政府包括其身后的中央政府打了一場沒有硝煙但慘烈無比的金融戰。

香港最終艱難獲勝的基本經驗有四條:

1. 高度重視全力迎戰不惜代價;

2. 中央政府雄厚財力支持;

3. 國家隊直接出動在市場上擊垮對手;

4. 修改政策法規讓空頭再無機可乘。

戰前形勢

風雨飄搖:1997年,東南亞諸國存在經濟實力下滑和固定匯率制不匹配的弱點,索羅斯攻擊泰銖引發金融危機,泰國、印尼等國應聲倒下,大鱷刀鋒直指香港。

香港:泡沫已經形成,房價在1997年之前七年上漲4倍,恒指1997年8月7日創下16673點高位。但是港幣實行有自調機制的聯系匯率制,不易直接攻破。

索羅斯的策略:不像以往攻擊英鎊、泰銖那樣直取,而是對香港匯、股、期三市場實施聯動打擊。港幣弱點是利率容易急升,進而導致股市大跌。事先賣空股市及期市,然后陰陽各類手法齊上推動港幣利率急升,促成恒生指數和期指暴跌,獲得暴利后離場。

索羅斯的準備:1. 預先囤積港幣,化解香港金管局提高短期貸款利率的“任一招”。2. 推高港股,以實現沽空利益最大化。1998年上半年開始囤積港幣超2000億,1998年6-7月建立大量恒指空倉頭寸,恒指每跌1點炒家1張合約可賺50港幣。

港府的準備:動用所有的金融資源迎戰,高官曾秘訪北京,獲得中央舉全中國外儲支持的承諾。索羅斯面對的是實力遠超泰國之流的強大中國。

 

98年香港血戰“魔鬼”索羅斯.jpg

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與曾蔭權合照。曾蔭權時任香港財政司司長,曾回憶入場激斗索羅斯之前曾半夜哭泣數次,唯恐輸掉全港人的錢,跳樓都是百身莫贖。